连载读书

《神秘的小王子》连载:第二十六章 “我也想你们!”

编者注:《神秘的小王子》是一个连载故事,旨在帮助孩子渡过这个充满挑战的时代(新冠疫情),更多关于这个长篇故事的介绍以及翻译志愿者招募信息,请移步连载目录阅读。非常感谢参与项目翻译以及校对的朋友们(萌萌),我们也将持续连载更新。

翻译:欣语
连载目录神秘的小王子

第二十六章 “我也想你们!”

米瑞贝尔拽着绳子,拽啊,拽啊,直到把水桶拽到井口,然后把水桶拉向自己,再把它放在井口的石墙上。她日复一日地做着这项工作,她把一桶又一桶的水从地下深处拽上来,这使她的手臂变得强壮起来。

在旁边的院子里,她的父亲把原木劈成小块的木柴。他日复一日地做着这份工作,因为面包师需要木柴烧火来为整个村庄的村民烤面包。

现在,她正停下来休息,她的父亲也停止了挥舞斧头。休息了一会儿,他转过身来,对着米瑞贝尔微笑,她也挥手微笑。

不久前,她的父母还告诉她不要靠近敞开的井口。现在,她的父亲又挥起了斧头,他背对着米瑞贝尔,没有转过身来照看她。她的年龄足够大了,每天可以从井里打上来水送到村子里,这些水桶可以装满两艘船,而且她不需要有人监督。

米瑞贝尔看着她已经装满了的水壶排成了一长串,这些水壶很快就会被装上绿色的船。安德鲁骑士和面包师的儿子加里克会把这些水壶用船运到村子里。他们去村子里会带着水和大袋的面包。面包师在他们的桌子上揉好面团,然后在火上烤。米瑞贝尔记得他说:“我现在仍然是面包师,即使我的面包房被淹了,我不能用我的大烤箱烤面包了。村子里的人需要面包,而我受到了这家人的盛情款待。我很感激他们给了我一个工作的地方。”

阿德莱德蹦蹦跳跳地跑进院子,“面包师让我告诉你面包准备好了。”

“太好了,”米瑞贝尔说,“水壶也差不多要准备好了。”

“我可以帮忙往水壶里倒水吗?”阿德莱德问道。

米瑞贝尔对她的小妹妹笑了笑。她不想告诉她,她还太小呢,还不能把水从沉重的桶里倒进水壶狭窄的口里。但她确实想给她一份工作,即使是最小的人也可以做重要的工作。

“阿德莱德,我需要你做另一份工作,”她说,“你可以帮我去留意着船。你一看到它来了就告诉我,我就开始提水壶,然后你再去告诉罗文把那袋新烤的面包拿出来。”

山羊们现在回到了羊圈里,因为水已经下降了,让它们有了一小块干的地方。

阿德莱德从一丛灌木上折下几根刚发芽的树枝,爬上山羊圈栅栏的顶端。三只山羊,黛西、罗斯和蓝铃花蹦蹦跳跳地跑到她身边,啃着树枝。

站在围栏顶上,阿德莱德可以顺着那条已经变成一条河的小路,看到远处。“我没看见船啊,”她喊道。

米瑞贝尔喊道:“继续留心看”。然后她开始把水从桶里倒进水壶里。她没有漏斗,所以她不得不慢慢地倒。她费了那么大劲从地底下打上来的水,一滴也不想洒出来浪费掉。

现在,米瑞贝尔把水桶放到井下,让它装满水。然后她把它一点点拽了出来,然后把剩下的四个水壶里的三个装满了水。正当她开始往最后一个壶里倒水时,阿德莱德喊道:“我看到了!我看到了!船来了!”

“去告诉妈妈和面包师吧,”米瑞贝尔说。阿德莱德跑到房子里,米瑞贝尔拿着水壶,一次两个,到栅栏那儿把它们排成整齐的一排。罗文带着一大袋面包来了。米瑞贝尔把鼻子凑近面包袋,闻了闻新鲜面包的香味。

现在,船在羊圈旁停了下来。罗文把一大袋面包递给加里克,加里克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在船头。米瑞贝尔和罗文把装满了水的水壶递给安德鲁骑士,加里克则把空水壶递回给他们。

米瑞贝尔注意到周围安静下来了。斧头劈柴的声音停止了,现在,父亲站在她身边。

“日安,理查德。”安德鲁骑士对她父亲说。

“日安,安德鲁骑士。”她父亲回答。

“我想您最好和我一起返回村子里去。”安德鲁骑士说,“让加里克留在这里。”

“我可以劈柴,”加里克说,“我们在镇上的面包店里时,我常常为大烤炉劈木头。”他说。

“镇上的每个人都在谈论种植的事情,”安德鲁骑士说,“我们必须在城堡附近的水退去之前种植农田。正如你所知,这意味着要利用与山上的王国接壤的山地。我们需要派一大队人到山上去耕地、种植,还要防止鸟儿吃掉刚长出来的嫩芽。我们还得在水下降到船不能行驶前把这支队伍送到种植地带。我告诉村民们我们今天下午要开个会,讨论谁去种植、谁留下的问题。”

“我可以和你们一起去村子里吗?”米瑞贝尔问道。

安德鲁骑士和她父亲互相看了一眼,似乎在心里进行了交谈,“好的,你可以和我们一起去,”米瑞贝尔的父亲微笑着说。

“你不会给船增加很多重量,”安德鲁骑士说,“还有,等我们到了村子里,我有一项工作要交给你。”

米瑞贝尔没想到运气这么好。她咧嘴一笑,说:“我很乐意帮忙。”

***

船在树林间沿河划行。阿德莱德坐在船头的大面包袋旁边。船桨的划水声和远处斧子的重击声合奏成音乐。米瑞贝尔记得她在上学和放学的路上沿着这条小路跑步,她记得自己跑得越来越热。而今天,她懒散地躺在船头,抬头望着树林,她感到越来越凉。

“树已经发芽了,”她想,“芽在慢慢长大,有一天它们回撑开长成树叶。这通常是播种的时候。”

现在船驶近了湖边,这是米瑞贝尔和荣顿放学后经常分开的地方。米瑞贝尔注视着树林小路的尽头。但这条路并没有真正结束,相反,它敞开进入了湖的怀抱,现在它是一个巨大的水面,好像没有尽头。

通常沿着湖岸排列的树木现在像哨兵一样站在水中,暗示着湖曾经的边界。安德鲁骑士把船转向左边,他们沿着这些树前进,在米瑞贝尔和荣顿经常跑过的那条小路上划行。

“理查德,当我们到镇上的时候,我要把你留在铁匠家,”安德鲁骑士说,“他们已经同意举行会议。米瑞贝尔可以帮助分发面包和水给今天轮到的家庭。我们去接人,把他们送到开会的地方。”

安德鲁骑士说话时,理查德点点头。米瑞贝尔不知道父亲是否会加入种植队伍。

接着,村庄里的房屋映入眼帘,被树木环绕的地方已经变成了河。当他们走近时,人们来到他们的窗前,探出身子向他们挥手。米瑞贝尔也向他们招手。

“米瑞贝尔,是米瑞贝尔!”

“嗨,米瑞贝尔。”

“我想你了,米瑞贝尔。”

“米瑞贝尔,到我家来玩吧!”

米瑞贝尔学校里的朋友们都冲到窗前。她知道她不能停下来,爬进他们二楼的窗户去玩一个下午。他们还要去送面包和水,然后还有一个会议要参加。

她所能做的就是挥手,并且大声地跟她亲爱的朋友们打招呼。“我也想你们!”她一遍又一遍地喊着。


【投稿须知】想要投稿?想要发布招生、招聘、培训及工作坊信息请进

You Might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