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华德福的自由哲学:我们是鸡还是老鹰?

我们需要克服躲在沉默群众中不敢现身的怯懦,与人云亦云不愿负责和独立思辨的懒惰,成为不断自我教育的行动者

作者:成虹飞(FB
撰文:2017年10月16日

今天华德福师训课,我当Torsten老师的翻译。在讨论人的本质的时候,老师分享了一个非洲的故事。

有个农夫在荒野遇到一只小鹰,父母不知去向,于是把它带回村子里,跟着鸡群们一起生活。小鹰渐渐长大,习性变得跟鸡一样,在地上啄虫子吃。农夫越看越不对劲,觉得这不是老鹰该有的样子,于是带着它爬上屋顶,从高处抛出,结果小鹰却直接落到地面,就是不飞。农夫下了决心,带着它来到遥远的山巅,望着日出的太阳,告诉小鹰那才是它应该奔向之处。小鹰仍然抗拒不肯展翅。农夫终于忍不住,自己学起了老鹰大大地张开双臂,就像要飞上天的样子,小鹰这才忽然醒了,决定振翅高飞,不一会儿就在空中盘旋,成了ㄧ只真正的老鹰。

这个故事说完了,班上一阵不寻常的静默。过了片刻,才有个学员细声说:“所以,要作个老鹰才是自由的?”老师回答说,Steiner认为只有人有自由的潜能,人必须追求成为独立自由的个体,就像老鹰终究需要翱翔天际,实现自己的本质….

因为下课休息时间到了,这个话题只好打住。趁空档我跟Torsten说,刚刚那个沉默,或许有特别的意义。在我们的文化里,做个安份守己的鸡,敦亲睦邻,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也是种美德。“所以,”我告诉Torsten,“有些人会认为,当只鸡也没什么不好。”

Torsten想了想,回应道:“可如果原本是只老鹰,我想还是该成为老鹰,而不是鸡。”

我觉得他讲得有理。

但心中疑惑更大:那我们是老鹰吗?还是鸡?

回到家,与老婆讨论心中的疑惑。“当然是老鹰!”老婆斩钉截铁地说,“你看,我们都希望自己的子女成为老鹰!”

我想这也是事实。但我问的不是子女,我问的是“我们”,想当鸡还是老鹰?“照这样说,我们作父母的辛苦一点当鸡没关系?只要将来子女出人头地,不只当老鹰,最好成龙成凤,这样我们也甘愿?”老婆听了没再说什么,似是默认。

“不对!”我追根究底的毛病又犯了,“那我们的子女也不是老鹰!因为那不是他们自己要的!他们听我们的话光耀门楣,那他们仍然是鸡!”我自言自语着,“顶多算是鸡中翘楚。”

思绪已经停不下来。我继续想,所以西方人的自我图像是老鹰,而我们是鸡?

不对不对,我们都是人,照Steiner说都有自由的潜能,我们应该是同一种动物。如果他们是鹰,我们应该也是,只是我们比较属于群聚性的那种。若我们是鸡,那他们应该也是,只是他们是属于个体性比较强的那种鸡。

这样想心里舒坦了些。

喔,不!终究有个严肃的问题必需面对……

毕竟,我们个体化的程度是比较低的,这样到底好不好?需不需要改变?

如果我们认同Steiner讲的自由的人的意涵,那肯定我们需要大大的改变!我们需要克服躲在沉默群众中不敢现身的怯懦,与人云亦云不愿负责和独立思辨的懒惰,成为不断自我教育的行动者,实现孟子说的,只要觉知是合乎仁义的事,便能以强大的意志付诸行动,虽千万人吾往矣。

或许,可以从一件小事做起。下次,当大家都胆怯不讲话的时候,站起来,真诚地说出自己的想法。当一只把大家都吵醒的鸡也不错。


发起/参与讨论

读完此文,意犹未尽或者有话想说?邀您前往Steiner咖啡馆坐坐,分享观点寻找资源答疑解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