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招生

我有一個銀色的夢(附青檀學堂招生簡章)

被體制「淘汰」的孩子,不符合老師要求、家長期待的孩子,心理壓力過大的孩子,熱愛大自然的孩子,歡迎你們來到我們的黃田小院。也許一周,也許一月,也許一年,我們願意成為你們生命成長過程中的同伴,願意牽著你們的小手一起迎接日出、目送夕陽。

作者:吳蓓
撰文:2017年6月4日

今年年初,我修改留學英國的日記,長江文藝出版社將要再版這本書。在重讀當年的日記時,某些段落深深觸動了我。「我意識到特殊需要的人,可能正是環境污染的受害者,是高技術社會發展的犧牲品,我心中湧起對他們的同情。」

「我願意幫助社會中的弱勢人群,這也是在向強權挑戰,強權不僅是政治權力,還有經濟權力,科技濫用的權力。雖然個體微不足道,但畢竟可以提醒人們,一些人獲利的同時,另一些人成了殉葬品。他們被排擠出『正常』社會之外。我願盡我所能,給予他們一點點關懷。」

那時為了掙些生活費,周末我去餐館做服務員、去賓館做清潔工。我力氣小、英文差、反應慢,總是害怕自己被解僱。

有一天我寫道:「連莉莎這麼漂亮能幹的女孩都擔心干慢了被辭退,更何況我!下次我還得加快速度。欣慰的是領班瓊檢查了6個客房,很滿意,沒有挑出毛病,只是要我快點。好像是一架大機器,只要進入其中就得像機器一樣的運轉,如果跟不上機器的運轉速度就得被淘汰。在這架機器中,我幾乎成了特殊需要的人,跟不上轉動著的機器。但我必須跟上,沒有餘地。有些特殊需要的人可能就像我這樣,他們無論怎樣努力都適應不了機器的節奏,他們只能被機器社會淘汰,成為精神或心理有疾病的人。」

最近幾年有些私立學校,想入學的孩子實在太多,他們通過考試或者品行來挑選孩子。我想那些學習吃力或品行不端的孩子怎麼辦?如果有可能,我是否可以做個小小的學堂,接受被「淘汰」的孩子?

接受那些被應試教育「淘汰」的孩子,被家長不恰當的養育方式摧殘的孩子,接受那些不符合現行標準的孩子。我想有個小小的學堂,讓孩子的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讓他們的身體在大自然中得到舒展,讓他們的雙手能夠為自己也為他人來勞動。

十幾年前我的一位鄰居在精神病院目睹小學生精神失常,十分的心疼。她深有感觸地對我說,家長千萬不要給孩子太多的壓力,等到孩子精神崩潰,後悔來不及了。如今,孩子們的現狀越來越令人擔憂。華東師範大學心理學陳默教授從1999年開始,為8千多個城市家庭做過心理諮詢,她說:「我發現從2004年起,孩子因為焦慮而引起的心理問題,成幾何級數地在提高。」

徐凱文是北京大學心理健康教育與諮詢中心副主任。 他在高校接觸到的部分學生「有強烈的孤獨感和無意義感,他們從小都是最好的學生,最乖的學生,他們也特別需要得到別人的稱許,但是他們有強烈的自殺意念,不是想自殺,他們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活下去,活著的價值和意義是什麼?」「整個國家自殺率在大幅度下降,但是中小學自殺率卻在上升。」

大學生、中學生,甚至小學生都開始自殺,肯定家庭教育、學校教育,還有這個社會、時代,都有嚴重的「病患」了。我想做的是在孩子年幼的時候,提供一個溫馨、自然的地方,讓孩子們綻放出生命之光,是人活在世上的本來具足的光明和豐盛。

幾個月前我就起心動念,但現實的種種考慮,要找到一個合適的自然環境,就得遠離城市,如何能夠兼顧年邁體衰的父母?誰與我同行?總不能我一個人來做這件事情,可是我不開始,有誰知道?

五月初我和喬艷坤老師說起我的想法,她立即回應,她也想辦這樣的學堂,她願意和我一起去嘗試。我和喬老師認識有十五年了,我對她十分的敬佩。《下鄉育兒》這本書里提到的喬老師就是她。

我們一起去尋找合適的場地,幾經斟酌,一致認為安徽涇縣黃田村是我們夢想開始的地方。日本自然農法的創始人福岡正信認為由人的慾望所創造出來的東西,所謂的現代化「說到底,它們也是毫無價值的。我確信,真正的真、善、美、快樂只有在自然中才會被發現。」黃田村是一個歷史悠久的古村落,周圍群山環抱,溪水長流,處處是美景。

被體制「淘汰」的孩子,不符合老師要求、家長期待的孩子,心理壓力過大的孩子,熱愛大自然的孩子,歡迎你們來到我們的黃田小院。也許一周,也許一月,也許一年,我們願意成為你們生命成長過程中的同伴,願意牽著你們的小手一起迎接日出、目送夕陽。

最近讀到羅大倫老師的文章《讓孩子在山野間長大》,他的寫道:「覺得孩子脾氣暴躁,還愛生病?帶他去田野玩耍吧!」有的家長問如果孩子一個人去鄉下,沒有家長陪同,能行嗎?羅老師回答:「其實,有些家庭環境,孩子離開,對他來說,很有可能是幸福的事情呢。」原來我是堅決反對孩子寄宿,可是目睹現今孩子的遭遇,我開始認同羅老師的意見。我們也會有條件地接受需要寄宿的孩子。

我的夢想是銀色的,像月亮的銀色——溫和、柔情、清雅、涼爽。我的夢想不是金色的,像太陽的金色——燦爛、激情、耀眼、灼熱。這個世界需要陽光的熱烈,也需要月光的靜謐。需要金光閃爍,也需要銀輝郎朗。我們有了太多的成功,高科技、高鐵、高速——整個世界奔跑得越來越快,我們的身體跟上了快速的節奏,我們的靈魂在哪裡?好幾次,我乘坐高鐵去了另一個城市,身體到達了,好像魂還在半路上,跑不了那麼快。

需要有一個地方來安放我們的靈魂,她不需要喧鬧的城市,不需要四處奔波,不需要嘈雜的信息,她只想靜靜地安住在土地上,安住在花草樹木之間,安住在蔚藍的天空下。

這樣一個地方不僅僅是為了孩子,也為了我自己,以及和我有同樣想法的人。喬艷坤老師認為,人活在世上要有信仰,信仰不是宗教,一個人可以不信任何宗教,但要有信仰。信仰存在著「天地之道」。她告訴我:「心中有信仰,身上有力量。」

我有一個銀色的夢想,為這世上減少一個精神病人、一個自殺者、一個罪犯而奉獻。「讓我們不要停留在嘴上,而是行動起來。去服務,而不是去統治,去幫助而不是強制,去愛而不是傷害。」

你告訴我雲朵,我在飯碗里找見雲朵。

你告訴我神的光暈,我在孩子的面頰上找到光暈。

我來世上,和真實的物質發生關係。

我的每寸肌膚都浸泡在生活里。

你告訴我神的故事、大師的故事、遙遠奇異的故事、藝術的故事,

可我要照顧果園、伺候土地、撿拾麥穗。

我的全部心思都浸泡在生活里。

你告訴我祖國的故事,成功與榮耀的故事、隱士的故事、智者的故事,

可我要拖地,要和孩子賽跑,要把一鍋粥煮得香甜。

我的全部體力浸泡在生活里。

你告訴我仇恨,不幸與恩怨的故事、得失與恐懼,

但我要去撫摸木頭、去愛,去疼惜小動物,這都需要全心全意。

我的時光全部浸泡在生活里。

(選自安貧詩歌)

青檀學堂招生簡章

教育目的:

  • 恢復孩子自然生命活力,點燃學習興趣,保護孩子的童年。幫助孩子重返原來的學校生活。
  • 嘗試幫助陪同的家長覺察自我,學習愛自己。以便協調自我身心和親子關係。

教學內容:

  • 文化課:語文,數學、繪畫、音樂、——
  • 親近大自然:徒步、戲水、爬樹——
  • 勞動:打掃衛生、田間勞動、生活自理、烹飪——
  • 手工:編織、木工、剪紙——

招生對象:

  • 5歲至10歲的孩子。
  • 在學習,情緒,人際交往等方面有困難的孩子。
  • 或者家長希望孩子在山野間度過一段時光。

家長不能陪同的個別孩子,可以考慮寄宿。

地點:安徽涇縣黃田村

時間:2017年8月25日至9月25日(先嘗試做一個月)

收費

  • 每位孩子每月4000元,陪同家長每人每月2500元。
  • 如果孩子一個人單獨來,每月6000元

以上包括食宿、教學、管理、保險、材料等項費用。(如果有經濟困難,可以申請減免。)

聯繫方式

  • 手機:張慧 13910291988
  • 微信: 13910291988 (請盡量用微信聯繫。)
  • 郵箱:3330409754@QQ.com

報名後,我們會發一份報名表。

教師團隊介紹

吳蓓老師:

上海交通大學理學碩士,擔任大學物理老師13年。 2001年赴英國愛默生學院學習華德福教育。2005年在北京創辦華德福幼兒家庭園。在全國各地舉辦過30多次工作坊和講座。在北京、福建、安徽等地,舉辦過多次的夏令營、秋令營,深受家長和孩子們的喜愛。2013年在廣州擔任華德福小學老師3年有餘。

出版著作有:《英格蘭的落葉》(再版書名《華德福老師的心靈日記》 )、《請讓我慢慢長大》。翻譯的著作有:《學校是一段旅程》、《解放孩子的潛能》,甘地著作《聖雄修身錄》、《聖雄箴言錄》、繪本《根娃娃》等。

喬艷坤老師:

任高中英語教師8年。任蒙氏,華德福幼兒園教師及幼兒園園長10年。任小學治療教育混齡主班一年。家庭治療教育3年。

個人特長:1、針對多動、自閉、厭學等的特殊教育;2、家庭親子關係心理和行為治療;3、中醫調理兒童日常疾病。

庄易燁老師:

20多年素食廚師,酷愛野外生存,性情平和,參加過中國傳統文化的培訓班。擅長木工、布藝、野炊,深受孩子們的喜愛。

青檀學堂
合肥道田自然教育諮詢有限公司
2017年6月4日


【害羞的廣告】《寫給華德福家長的信》:集納了海聲張宜玲校長寫給家長的108封信,購買入口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HTML標籤和語法: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