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關於發燒

當我們遭遇疾病時,某方面我們也交出了想掌控未來的自己;疾病讓我們必須真實地回到我們自己——當我們獨力經歷疾病,我們的勇敢,也會讓我們更貼近生命的目的。

本文由作者授權本站刊發,未經許可,嚴禁轉載

作者:陳琪瑩
更新:2015年12月9日

發燒,是一種靈魂或生命上的意欲與目的,與人的自我體和意志相關。發燒能重整身體上的細胞或基因設定,以更符合生命的路徑與藍圖。

補充說明:自我體的活動愈積極,愈能讓身體組織內因性地安全升溫;此外,基因並不靜態,會因環境而流變。

如果出現發燒,要看到這是為了強化靈質——心質的發燒,還是因為缺乏生命意志的逃避性替代物。

發燒,嚴格說起來,是一種更徹底、更完全的新陳代謝——我們身體上很多的功能都只需要完成階段性的任務,發燒幫助著功能上的轉換與啟閉。在孩童身上,發燒能讓孩子解構父母過分的遺傳性能量,重建自己。

發燒會從最封閉性的頭顱開始,因為那邊高度礦化,需要最大的能量來燃燒、凈化。發燒,事實上,就是腦部過度活躍的結果,之後這種過度活躍蔓延到了全身。當身體當中的有機作用出現異常,由於腦部與各器官的內在連動性,腦部會開始試圖抵抗;如果抵抗依舊失效,腦部會開始以發燒因應。所以,人其實是從頭部暖下去,從腳底冷起來的——人體的溫度由上而下地貫穿。即使人體最遠的四肢末梢,也會經由最前方的腦部(鼻子以上的額頭部分)調節。

補充說明:如同狗的尾巴活動會被鼻子所左右;人全身的有機作用,都會被前腦所掌握。

發燒的啟動,有時會藉由身體允許病菌共同參與生命上的轉化——當符合了更高的生命目的,病菌的蔓延與擴散就會被靈魂允許。事實上,不被人為干預降溫的發燒,並不會逾越身體可以容受的閾值。當燒發得完整而徹底,之後接續的發燒也不會發到失控。異常高溫的發燒,往往是之前應該在發燒中進行的代謝被阻止,只好以更變本加厲的型態進行更強制性的代謝。盲目害怕發燒、盲目退燒,往往容易造就日後易過敏與罹癌的體質——發燒,實際上,瓦解了身體上的僵化與冷硬,讓器官或組織恢復固有的彈性——因為之前的你,撤銷也喪失了對身體及身體智慧應有的信任。

發燒,某部分也是我們不滿意原來的自己,所以以身體上所能進行最激烈的改造手段,重塑自己。

額頭髮燙,四肢卻冰涼,表示身體還沒有真正燃燒起來。萬一發燒,要容許身體全面性地處在燃燒狀態,這樣的代謝才能完整。當身體完成靈魂或生命上意欲的修正與目的,燒就會退了。

發燒時采溫敷,只是在防止體溫上升過速時造成的不適,是去減緩升溫的過程與速度,會拉長病程;換言之,溫敷只是讓病程更溫和地對待你、與你共處而已,縮短不了時程。冰敷/冷敷則是惡性的中斷與阻止,身體為了達成被阻止的目的,往往會用更犀利、壯烈的方式高速升溫,造成身體上難以承受的高燒現象。

高燒時,可以在肚臍的位置擺放上檸檬的橫切片,再以溫熱毛巾覆蓋,這樣可以幫忙提醒身體對內在結構的應變與處置。新鮮的檸檬能教導以太體上的秩序與平衡;肚臍又是我們在物質界第一次對外界敞開的地方,也是最信任與接受外在的地方,所以這裡的接收與學習相當有效率。

當我們遭遇疾病時,某方面我們也交出了想掌控未來的自己;疾病讓我們必須真實地回到我們自己——當我們獨力經歷疾病,我們的勇敢,也會讓我們更貼近生命的目的。


【投稿須知】想要投稿?想要發布招生、招聘、培訓及工作坊信息請進

You Might Also Like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