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第一所華德福幼兒園——我們的華德福幼兒教育運動的開端(上)

第一所「正式的」華德福幼兒園是在魯道夫•施泰納逝世一年半後,於1926年在斯圖加特的華德福學校開辦。不過,在此之前,實際上有一段鮮有人知的最早的 華德福幼兒教育的嘗試。我通過閱讀各類文章、未出版的手稿和談話記錄,整理出了下面的關於我們的華德福幼兒教育運動的開端的故事。

編者註:本文配圖來自世界第一所華德福幼兒園——德國斯圖加特Uhlandshöhe華德福幼兒園網站

本文由HiWaldorf組織翻譯、首發,如需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鏈接

作者:蘇珊·霍華德  翻譯:車前子
原載:北美華德福早期教育協會《通道時事通訊》2005年

第一所「正式的」華德福幼兒園是在魯道夫•施泰納逝世一年半後,於1926年在斯圖加特的華德福學校開辦。不過,在此之前,實際上有一段鮮有人知的最早的華德福幼兒教育的嘗試。我通過閱讀各類文章、未出版的手稿和談話記錄,整理出了下面的關於我們的華德福幼兒教育運動的開端的故事

早在第一所華德福學校於1919年創辦之前,魯道夫•施泰納就已經談到生命頭七年的重要性以及他感到遺憾的是學校應當僅僅接收這個生命的形成階段已經完成的孩子們入學:「老師應接收已經達到一定年齡的孩子開始學校教育;而且他們必須考慮到他們接手的孩子,是已經在生命的早期得到了父母的正確或錯誤養育的一群孩子。只有當人性已經進步到家長們能夠理解即使在生命早期的養育階段,現代的人類和人性有特殊的教育需求時,我們的努力才有可能完全的實現。」(在《人的研究》,或《人類經驗的基礎》中的公開演講)

早在5年前的1914年,魯道夫•施泰納遇到了來自德國阿爾薩斯的伊麗莎白•葛蘭娜利, 她當年19歲,剛剛在波恩完成了她的國立幼兒園培訓學習。伊麗莎白曾讀過施泰納的《神智學》, 然後她決定參與並幫助瑞士多納赫的歌德大殿的建設工作。她加入到一群在施泰納的指導下為新建築做木浮雕的藝術家們的工作當中。伊麗莎白在多納赫工作了一年半,參與木雕工作並同時參加施泰納的講座,之後在柏林的佩斯特拉奇-福祿培爾研究會繼續她的幼兒教育研究。後來,她受到在斯圖加特新建的華德福學校吸引,就去了那裡。

在1919年第一所華德福學校剛剛開辦的時候,魯道夫•施泰納就要求老師們留出房間來做幼兒園,但是當時卻不可能。財務非常緊張,所有的教職員工選擇去利用每一處可能的空間來做另外的班級教室。之後,魯道夫•施泰納在1920年再一次跟教師們提到幼兒園的重要性:「事實上,如果你們能有幼兒教育在學校中會更好。而且你與兒童在一起的時間越久,效果會越好。因此,你們可以接收那些還未到上學年齡的孩子來幼兒園。……如果我們學校能在兒童早期教育的第一個七年階段就有孩子來,那將非常有益。以後,我們必須要在孩子更小的時候給他們來幼兒園的機會,當孩子大一些的時候兒童早期的教育的作用就不大了。」

在一次去參觀小學班級之後,人們聽到他大聲呼籲,「我們需要幼兒園!我們需要幼兒園!」 他要求老師們節省出一個房間作為幼兒園,但是老師們依舊說不可能。根據之後伊麗莎白•葛蘭娜利的評價,老師們那時似乎並未領會幼兒園的重要性。

施泰納記得在多納赫工作過的伊麗莎白,請她寫一篇如何與3到5歲兒童工作的建議書。她嘗試了,但是感覺做不到,因為她過去沒有任何與兒童工作的經驗。

「我覺得我需要先有第一線的經驗。一個人不可能坐在桌子前,就想出所有的方法。今天,也許去想像那個曾經沒有任何人有意識的與兒童的模仿力工作的時期是比較困難的。我們需要記得學校班級老師的工作是教,而幼兒教師必須要通過她的生命和存在(向幼兒)展示出應該怎樣做。」

(選自未發表的文章,魯道夫•施泰納對幼兒園的要求,作者伊麗莎白•葛蘭娜利)

然後,在1920年春,一個新的政府規定把學期的開始時間從復活節調整到了九月份。在1920年的耶穌受難日哪天,魯道夫詢問伊麗莎白•葛蘭娜利是否能夠在復活節到九月份的空檔期帶一個幼兒班。她之後描述了當時的情境:

「我當時完成了我的(國立幼兒教育)培訓,而且非常確定我絕不想跟小孩一起工作!我想去學習醫學。我答覆魯道夫•施泰納說:「我需要再考慮一下」,然後站在那裡看著下面若有所思。我站在那裡時,他也一直站著,似乎他在等待我的客觀的回答。當我抬起頭時,我很疑惑他依舊站在那裡。我想,好吧,如果魯道夫•施泰納在那裡幫助,也許我能夠實行這件事!然後我答道,「如果你將站在我的後面給予支持,那麼我可以。」

一周以後,他們開始工作了。但是那不能算是一個理想的開端。


【投稿須知】想要投稿?想要發布招生、招聘、培訓及工作坊信息請進

You Might Also Like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