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为“勇气”下一个勇敢的注解(续)

最后,老师问我和佐藤一个问题:“你们对于ㄚ美将的未来有什么样的期许吗?”佐藤告诉老师:“我们对她一点期许都没有,她会成为她本来就该成为的样子,我们能做的不是以期许的未来来教育她,我们能做的就是将她原来的纯粹很珍重的保留,并且在她成长的过程给予她适时的协助而已,她这颗种子也许会开出紫罗兰或是玫瑰,也或许是地瓜、青椒或是不知名的杂草,不管哪一种,我们都爱也将无保留地接受。”

编者注:发布了第一篇,实在忍不住,击中自己的文字,急切的要分享出去,接连的再发续篇。

本文由作者授权本站刊发,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作者:萧语谦
撰文:2016年4月19日

自从上个星期PO上小女儿在学校所发生的一些小风雨后,很多疼爱她、从小就看着她成长的亲戚朋友、叔叔阿姨们,纷纷给了语谦很多的关怀与询问,脸书的信箱这两天也不可思议地塞满了好多的讯息,老实说,一个在北国偏僻过疏的小村庄放牛的我和佐藤先生来说,还真是吓了一大跳!语谦花了不少时间,总算把讯息大致看了一遍,有很多不认识我的朋友询问我,是如何带领小女儿的成长等等,我想我无法一一回覆这些问题,因为我不是教育或是教养专家之类的人,在我的脸书我都是兴之所至偶尔纪录一些和孩子和先生的点滴与对话,也许有兴趣的新朋友可以请你们看看我之前的脸书动态,或者,请你阅读我之前写的一本书《北纬43.5 度,心的国度》,在书中其实我非常详实地记录了我们对于人生、教育、及生活的看法。

而更多的是叔叔阿姨们,认为小女儿受到了太多委屈或是太过压抑不懂得为自己争取权益等等,其实在那一天小女儿睡后,我和佐藤也有针对是不是需要到学校和老师沟通一事,讨论了不少想法。当时我看着女儿哭得唏哩哗啦的时候,内心也有一种冲动,想要立刻告诉她:“大家都不退让,最后竟然要以猜拳来决定的话,那么你就跟他们猜呀!”只是这些年来,随着孩子们的成长及自我的探询,我开始习惯先以一种全观的角度来试着看“在我眼前呈现的现象”,而不是去“感觉现象带给我的情绪”,所以当下我和佐藤都选择了“静默”,让孩子先去面对自己的情绪,而不是去面对“问题”。当天晚上,我们决定先给孩子一个留白的空间和时间,等到她面对好自己的决定所带来的情绪反应后,身为父母的我们再来决定“该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隔天,小女儿不只很清楚地给了我她“孤单”的感受之外,甚至更让我知道她已经跨越了自己的情绪,而找到了另一种“天命”认知的自由;下午,小女儿放学前,我将早上和小女儿的对话转述给佐藤听,佐藤说:“在一片混沌中认清自己的天命或是任务,甚至要去实践完成,在发芽的一霎那那真的是莫大的‘勇气’,也只有认清这个勇气,才能在将来她的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中,看见真正的自由。”我很认同的点点头,的确,小女儿并不是没有积极地去争取她“想做”的事,她非常积极并且清楚地传达了“她已经做了四届的图书委员,该让她做别的了!”而整个过程老师都非常清楚地在旁边看着、听着(所以老师才在通知单上钜细靡遗地将过程打出来。)可是,当最后每个孩子都只为了自己“想要做的”而不肯退让,进而得出一个解决办法–猜拳(但这个解决方式却是一开始,老师就提醒大家不要使用的方式,并且小女儿也非常地认同,这么神圣的委员任务不该用轻易地猜拳来决定。),她的内心交战的,并不是该不该请老师出面,而是【当大家都为了“想要做的”而不惜破坏规则及无视“该做的事”】时,她感受到了某些部分的悲伤和难过,但是她最终仍维持了她的信念,【与其猜拳不如自己退出,好维护她心目中的神圣。】

而她的孤单则来自于【全班十六个同学,每一个人都知道她除了图书委员之外,其他的工作都没担任过,即便是这样也没有一个人愿意和她共进退。】于是,对于小女儿来说,要不要请老师出面解决那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事了。在整件事情的过程中,我和佐藤看见了她积极争取的部分,也看见了她因为认清某些事,而产生的困惑及孤单,但这些,老实说我们都认为这是孩子该自己去面对去跨越的“情绪及挑战”。

我和佐藤决定等到小女儿第一天担任图书委员的工作结束后,再来决定我们该和老师讨论的部分,所以星期五,我们等到小女儿回来,听到小女儿跟我们说:“新老师觉得一个班上不该有委员的工作,因为班上的事就是大家份内的事,不是什么委员负责做什么,而是班上还有什么工作还没完成,有多余时间的人就去帮忙完成,这样工作可以尽早结束,大家也可以尽早回家。但是我们班现在还做不到,因为老师说,他观察了两个礼拜,发现大家都只顾做“自己份内”的事,都忘了去看看“大家该完成的是什么事”,所以我们班还暂时需要委员,但是五年级结束前的目标,是要废除委员!”我问小女儿这样好吗?她回答:“这样是最好的呀!我有时间、我能做什么或是别人没办法做完的时候,我们都可以一起完成耶!而且我们班今天很奇怪,大家都争先恐后的“礼让”,连××君今天也一直在说:‘你先请!你先请!’”———在孩子的这些话里,我和佐藤开始找到我们和老师共通的地方,于是,我们知道该和老师沟通的并不是“问题”,而是彼此找到相同的价值观,共同引导(而不是诱导)孩子的成长。

星期六下午,我们和老师做了一次愉快的谈话,老师当然无法看到孩子那么深层的思想转变,而我和佐藤要做的也只是将事实完整地呈现给老师知道(而不是我们的情绪转述),并且相信老师的带领。最后,老师问我和佐藤一个问题:“你们对于ㄚ美将的未来有什么样的期许吗?”佐藤告诉老师:“我们对她一点期许都没有,她会成为她本来就该成为的样子,我们能做的不是以期许的未来来教育她,我们能做的就是将她原来的纯粹很珍重的保留,并且在她成长的过程给予她适时的协助而已,她这颗种子也许会开出紫罗兰或是玫瑰,也或许是地瓜、青椒或是不知名的杂草,不管哪一种,我们都爱也将无保留地接受。”

至于担心小女儿太过压抑的朋友,其实“压抑”是一种面对我们无法决定的状态所产生出的“无可奈何、怨天尤人以及不甘情愿”,所以压抑会为我们带来很多的不快乐及负面的想法,但是小女儿当她找到自己还得“担任第五届的图书委员”的真正意义时,她已经是一种全新的心情及状态去看她“该做的工作”,这就是我前面写的“认清了自己的天命及任务时伴随而来的自由。”她不会怨天尤人的去做,相反的,那一天她就将图书室的海报用另一种方式完成了,据她自己说那张海报是她自己最满意的一次!

很感谢大家的关心,我自己本身其实也是经由女儿的一席话才重新发现“勇气”原来如此美丽,而我更感谢,这个小事件所带给我小女儿的“大礼物”,感谢大家的阅读!


发起/参与讨论

读完此文,意犹未尽或者有话想说?邀您前往Steiner咖啡馆坐坐,分享观点寻找资源答疑解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