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哭与笑

哭泣是眼睛里涌出内在的泉水,在痛苦、深刻的绝望中,心魂仍有回到世界之中的渴望,愿意重新拥抱地球。哭泣是对心魂的(重新)洗净。

本文由作者授权本站刊发,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作者:陈琪莹
撰文:2016年7月7日

心魂会在笑声中释放自己;笑声中,自我体也会扩展,因此连动着星芒体延展、扩张、甚至放松,笑(声)能让星芒体松弛。

补充说明:某些人在哀恸到了极点会放声大笑,不是因为神经不正常,而是因为星芒体已经绷到了临界点,需要释放过度紧绷的压力。“喜极而泣”则是要将过度松弛的星芒体拉回来。

哭泣会收缩星芒体,让星芒体退缩到器官之内,造成星芒体对以太体的不自然介入/入侵,导致器官上的瞬间抽搐/抽筋/痉挛作痛。

笑把星芒体从身体的有机作用中拉出来,哭将星芒体过度推陷入有机作用里。

微笑能带动周围的世界一起雀跃、欢腾,让反向/负向的事物退避;但狂笑却会落入另一个极端,被路西法力量牵引与作用。

哭泣是眼睛里涌出内在的泉水,在痛苦、深刻的绝望中,心魂仍有回到世界之中的渴望,愿意重新拥抱地球。哭泣是对心魂的(重新)洗净。

“哭”与“笑”是强化版、戏剧化了的“呼(出)/(展)放”与“吸(入)/收(敛)”;哭与笑是眼睛看得见的(大)呼吸:在哭中,吸入愈来愈短、呼出愈来愈长;在笑中,吸入愈来愈长,呼出愈来愈短——哭深化着我们,笑却浅薄着我们。

心魂一直努力着让自己与外在一致、和谐:当事物/事件让我们感觉温暖,我们会开始形成连结/结合,我们由内而外地流向事物/事件,这就是我们对环境的编 织。当事物/事件惊吓到了我们,这样心魂在事物/事件上的连结也会层层向下,牵动到物质体的层次,让自我体在血液中(暂时)撤退,让我们(脸色/肤色)苍 白/惨白——血液其实是自我体对外在世界/外在环境的反应/反映。

补充说明:对某些事物/事件,也许我们星芒体很着急、恐惧,但自我体/心魂却乐在其中,自我体/心魂比较能够处变不惊。自我体/心魂较能与各式各色的恐 惧和平共处。自我体/心魂会走出去,与环境/事物/事件连结,甚至让自己渗透,去深深经验那份关系——自我体会让自己跳脱星芒体、以太体的干涉,去经验自 己想经验(到)的经验。

当自我体觉得在事物/事件的连结上过度耗损(已将过多的精力放在了解、认识对方身上),就会设立停损点,开始撤离星芒体,而让我们形成了明确的“立场”与 “态度”;“立场”与“态度”帮助我们与环境保持距离,也让我们由环境中挣脱而自由,这也同时强化了我们的自我意识(self-consciousness)。这样(在印象上)(号令星芒体)的撤退,会让我们关闭我们的感官(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食而不知其味……这就是“‘心’不 在焉”)——星芒体自物质体上的撤退,能让感官无法接受到任何印象,而能保全。在灵视上,星芒体这样的撤退是扩张,是一种自由与释放。星芒体自关系的义务 中解除,解除了压力与紧张。

星芒体的扩张,让我们浮升出我们的存在,某程度脱离了存在的束缚,而能在局面/局势之外,开始超脱;这在物质体上,就以笑/笑容/微笑展现。换言之,当我们不再愿意更深入了解事物/事件/对象时,我们会“笑”出来。

有时我们的心魂并不能在外在环境中找到需要与对应的关系,心魂得不到应有的学习与满足。比方说:你长期深爱、暗恋着一个人,那个人在物质上与你间隔很远, 甚至不太有生活上的交集,但是却在你的心魂(经验)上占据了(非常重要的)一席之地。你在心魂经验上还是有对他/她的黏附。万一他/她根本不要/不接受这 段感情,你的心魂(经验)也会就此撕裂,你与外在环境的关系也会因此破裂(部份),由于这是我们心魂为我们自己创造出的(假想)关系,我们也得为我们的创 造(承)受(悲)苦。心魂破裂时,某部份的自我体也失去,这也剥夺到了星芒体;星芒体为了抵挡这样的剥夺,就会收缩自己——自我体在压力下导致星芒体紧缩 (星芒体因悲伤而产生的裂缝,必须靠“压缩”来弥补、抚平),而星芒体也因此渗透并收缩了物质体上的所有作用,这种物质上的极度收缩/紧缩现象将内在的水 /涌泉挤出,形成了眼泪/泪水。

当自我体经验到剥夺感,就会在“存在”的价值上匮乏,无法再如同之前一般坚强。我们期待在爱中经验到丰富/富饶,但这种状况下的爱却让我们经验到了剥夺, 星芒体于是收缩自己,让自己重新感觉“自己可以‘被爱’、可以‘去爱’”的份量/重量,来找回遗失的力量与感觉。这是自我体、星芒体让自己尝试成为“富 有”的努力。泪水不仅是一种心魂的涌流,泪水是被打击/受创的心魂的自救——在制造泪水当中,心魂重新拾回自己的坚强。泪水是内在的力量、内在的创造,泪 水宣示了我们的可以独立。

伤恸中,泪水就是最好的救赎;泪水让人坚强、让人愿意承受。

“哭”与“笑”是心魂(感受)的流出,是我们内在灵性生活的外显:“笑”拯救我们以“内在的‘自由’”,“哭”拯救我们以“内在的‘坚强/力量’”——而能哭也能笑的先决与关键条件永远是“‘自我体’的存在”/“对‘自我’的意识与感觉”。

补充说明一:新生儿在出生的头几十天不会主动哭与笑,真正、主动的哭与笑出现在第36到40天之间;这是因为上一世的自我体虽然暂驻/暂住在孩子之内, 却还无法让自己与外在环境正确连结。人出生时由两方建构自己,一是物质上/血缘上的继承与遗传,一是灵性上、自己所有转世的心魂经验与质量。前一世的自我 体会入住孩子的身质/进驻并参与婴儿的有机作用,帮忙修正遗传因子,来结构出符合生命/灵魂需要的身体。当身体机能已然能为自我体所用,自我体(前一世的 自我体会代班代到这一世自我体不成熟的入住开始,而转成进入星芒体工作)就能因身体对外界环境的掌握、熟悉而有哭、笑的能力。

补充说明二:动物没有哀泣的能力,只能哀嘷;动物可以咧齿/露齿而狺,却无法笑。动物的自我感还没有成熟到人类的层次,也还不足以发展出自我体——自我 感在人的体内,却在动物的身外;人发展、延续着个体,动物却发展着种族/群体。当“个人性/个体性”发展愈高,哭、笑的能力就愈轻易。当孩子可以自主地 哭、笑,孩子就成熟到超越了动物界。

在哭之中,我们看到人与世界的连结;在笑之中,我们看到了人从世界的释放。


【害羞的广告】《写给华德福家长的信》:集纳了海声张宜玲校长写给家长的108封信,购买入口

你可能也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你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语法: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