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心的陪伴

我直视着他说:“所以你说我恨你们的意思,其实是我爱你们吗?”

本文由作者授权本站刊发,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作者:李仁裕(FB
撰文:2016年2月10日

上一篇新年自我回顾(阅读链接),有很多部份来不及细谈,尤其是和孩子相处的过程,究竟如何陪伴,一直都是最大的挑战。没有办法给什么具体建议,唯一能说的或许只有“真心”两字。与大家分享。

两个月前带着班上孩子前往尼泊尔做社会服务学习,一个月的时间里,感觉过了好久又过得好快。在工作的时候巴不得赶快回家,要离开的时候又舍不得走。每一个人都在如此复杂的心情里、相异的生活环境中以及不时冲突吵架的学习状态下,独自细细咀嚼此趟旅行的意义。我想趁记忆尚未消逝前,纪录一个对我而言意义重大的事件,来提醒自己在面对孩子困境的时候,能记得他们最美的一面。

在回国前一天晚上,我们最好的朋友后璁向导为大家生一团火,每个人围坐一起分享回顾这一个月来的学习心得。有的孩子感性的说:“我觉得自己变得比以前知足,因为和这里的孩子比起来,我在台湾的生活真的很幸福,以前常因为父母不买东西给我就生气,现在我觉得自己好幼稚。”大家笑着说你本来就很幼稚。另一个孩子接着说:“我觉得又找回自己了,出发前我其实很迷惘,原本坚持的音乐梦想也开始动摇了。连我妈都骂我说,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后来这最后一个礼拜,我们遇见这一群尼泊尔的音乐老师,观看他们乐团排练时真的很感动,这里的环境对音乐人来说很辛苦,但他们却能充满笑容的全心投入,将传统乐曲改编成现代版唤起在地人的重视,真的很厉害。我觉得自己也充满了力量。”大家都点点头。另一个孩子说:“我这次来学到蛮多的,而且觉得这一个月过得还不错,除了老师很机车的要求作业没写完不能吃饭之外,一切都很好”几个同样遭遇的孩子都大声的笑说“对!对!老师超机车。”他继续说:“像今天早上我们男生被处罚去捡干柴,原本我超不爽,但是现在一起烤火觉得还蛮开心的。”大家都笑了。还有孩子很兴奋的说:“终于要回家了,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吃一碗牛肉面。”“我要吃肉燥饭!”“我要吃蚵仔煎!”“我还要喝珍珠奶茶!”急急切切的点菜声,仿佛我们已经回到台湾逛起夜市了。

在这欢乐又带点感伤的时刻,围着柴火依偎着彼此,享受时而炙热时而冷却的温度。而原先还没想到要分享什么的孩子,也随着轻松的气氛简单说了自己的感受。最后,剩下一位男孩没分享,大家也不急着催促他,因为一两年前他只要一上台,会紧张的连一句话都说不出口。我们就继续坐着烤火,享受回家前最后的悠闲。烧了一段时间,几个好动的男生看火快熄了,起身在四周找树叶或枯枝给向导添火。看着他趴在地上小心的放入树枝和杂草,不急不徐的缓缓送入空气,轻轻的吹、轻轻的吹,那小小忽明忽灭的火苗,在一团大烟之后再度变成亮眼的火炬。

有孩子问他:“你想到要说什么了没?”“还没。”“再不说柴都快没了。”“嗯。”他的眼睛注视着火焰。

过了十几分钟,火越来越小,几个男生又出去找枯枝,其中一个拿回一根长落枝说:“这是最后一根了啦,你赶快讲吧!”“你到底要不要讲?”

女生帮忙打圆场:“没关系,想到什么说什么。一句话也可以。”

我说:“不用给自己太大压力,有人也只有说几句话。”他沉默不语。旁边的孩子小声问我:“老师,我们还要等吗?”“没关系,最后一个晚上了。让每一个人都说说话。”

终于,火焰慢慢的藏进了灰烬之中,每个人都静静地观赏这团闪闪发亮的木炭,不再放送滚滚的热浪但让人多了一份安心。突然他身旁的孩子说:“老师,他要说了。”我很开心的说:“好啊!”

过了几秒,他说:“我恨你们!”坐对面的女生快乐的回应说:“我也爱你。”向导说:“你要不要确认他说什么。”“他不是说我爱你们吗?”

“我恨你们。”

此时,眼前橘色的灰烬暗淡许多,每个人都静悄悄,而我有一把无名火正暴烈的从脚底窜到头上。怎么会有这么不识相的人,在如此美好感恩的时刻,说出这种话!。为什么会这么自私?大家都开心、耐心等他这么久了,居然还敢这样说!完全不考虑别人的心情,会不会因为自己的言行全部破灭,真是混帐!我要怎么回应他,要破口大骂吗?但是这么做,今天晚上的温馨回顾就毁了。可是身为老师的我又不能不回应,眼前的伤口该怎么抚平呢?无数无数个的念头,压的我吸不到气。“好,那我们全部站起来做最后的结束。”我压抑怒气的拍拍裤子站起身来。在我还在思考要怎么解决困境时,亦琳向导开口分享她这一个月来的收获,接着是凤鸣医师也说了他的感动,最后后璁向导鼓舞着大家记住在这里的学习。三个人轮流的感性谈话,让整个氛围又回到了原先的美好,也让我的心平静下来。

我盯着眼前尚未完全熄灭的灰烬,思考着我究竟要接着说鼓励的话,还是直接处理刚刚的问题。沉默几分钟,我决定开口:“我想知道,你刚刚说恨我们是什么意思?”大家都看着他。

“没什么。”灰烬的烟不定向的飘散,吃到烟的人猛咳。

我慢慢的说:“你是觉得因为大家都在逼你说话,所以才这样回应我们吗?”

“没有。”冷冽的寒气让几位孩子紧紧裹住外套。

“那原因是什么?”我努力好好说。

“不想说。”夜越深,越冷。

“和我们有关系吗?”一团白烟从口中散出。

“没有。”停顿了一下他说:“那是一个很长的故事。”

我看着残余的灰烬,试着感受不多的温暖。“我想听你说说看,因为在这个圈子里,你就是我们的一分子。如果不想说可以请知道的人帮你说。”

“没有人知道。”

几位热情的孩子鼓励他说:“你就说说看吧!”“对啊!你不说我们怎么知道。”此起彼落的骚动增添了一些温度。

终于,他说:“以前国小的时候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他做什么我就跟着做什么。有一次我看到他做太阳能模型车,很酷,我也做了一台。结果做得比他好,他就生气了,觉得我为什么要一直模仿他,从此不跟我讲话,两个人像仇人。一直到上了国中,有一次大吵把话讲开来后,我们才又重新变成好朋友。”

我直视着他说:“所以你说我恨你们的意思,其实是我爱你们吗?”

过了几秒,他说:“嗯,大概吧。”几位孩子松口气的说:“拜托,意思也差太多了吧!”

我回过来再看这团灰烬。“谢谢你最后这一段话的分享,让我们知道你的故事。但是我还是必须让你知道,一开始听到你这么说,我真的非常难过。”地上的残烬微弱的闪着。“那句话就像刚刚烧不起来的烟往我猛吹,呛得我眼泪快掉下来。”我摩擦着手吐口热气“但是,我从这团难受的烟里面,还有感受到些微说不出的温暖,所以我才会试着再问你一次。”“你的故事里面,为什么原本是仇人最后又能变成好朋友,其实就是真心、坦诚相待而已。就如刚才你愿意对我们敞开心胸,说出心底话。希望你可以记住这个礼物。”他点了点头。

最后,全体一起念诗,结束这个难忘的夜晚。

回到学校之后,当这个孩子又不说话时,有人会说:“你该不会又想,我恨你们2.0吧。”大家都笑了。

祝愿   在每一个黑暗的时刻,我们都能怀着爱与信任继续前行。

九十年级导师   李仁裕


【害羞的广告】《写给华德福家长的信》:集纳了海声张宜玲校长写给家长的108封信,购买入口

你可能也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你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语法: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