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领悟

了解能帮助你改变对于事件的关系,但你还在事件里、关系里,除非你连想要了解的欲望都摘除了、失去了,你才能自关系中脱离。想了解,本身就是一种渴求;了解让你更靠近事件、更陷入事件。

本文由作者授权本站刊发,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作者:陈琪莹
撰文:2015年10月20日

了解了原因,就能真的脱离事件吗? 不再被事件制约了吗?

我们了解自私,却摆脱不了自私;了解贪婪,却摆脱不了贪婪——了解、知道,并不等于领悟与超脱。

了解能帮助你改变对于事件的关系,但你还在事件里、关系里,除非你连想要了解的欲望都摘除了、失去了,你才能自关系中脱离。想了解,本身就是一种渴求;了解让你更靠近事件、更陷入事件。

业力法则的确运作着,过去的确影响着你的现在,但任何关系中的影响都是双向的: 过去可以影响你,未来也可以影响你;过去以思想上的固定性影响着你,未来以意志上的创造性影响着你。同理,你是过去的未来,也是未来的过去;所以,你既可以影响过去,你也可以影响未来。

重点是: 此时此刻此地的你,是什么? 做着什么? 为着什么?

了解现在的你,远比了解遥远的你重要;因为遥远的你,你并没有权利与存在去更动,你只能透过现在,来更动你自己、更动现在的你自己,然后顺带更动你的过去与未来。

急着寻找或厘清事件的原因,只会愈找愈多,因为事件在宇宙中的全息性,所有的都有关联、都会产生关联,只是远近亲疏而已。而那么迫切要找出原因,往往你出自的,并不是真心想去了解,而是你在寻求一种精神或意识上的安慰——安慰永远不嫌多,安慰渴望累积。

解释,带来不了当下的领悟——解释带来的是死亡性的结论与静止,你的理解就停留在解释里。解释是一种逃避,你只会离领悟更远。清楚、从容地觉知到流程里的每一个部分,才是领悟: 你在过程里,你是过程。解释无法真实,即使看来有多么靠近,解释终究不是真实。没有结论、解释、语汇来取代或存在,真实才会出现。

当你解释,你观察着问题/事件,你其实在问题/事件之外。当你在问题/事件之外,又如何终止问题/事件内在性的发生? 除非你围堵或对抗。不然,若要以事态自然发展的方式来终止,你本身就必须完全已经进入问题/事件、经验问题/事件、成为问题/事件,你才有终止与改变问题/事件的权利与可能。

问题/事件会多重性地连锁,问题/事件之所以发生,是因为许多因素、条件缘合。既是如此,“因”就永远追不完,“果”就永远无限;所以,何必执着于某个“因”形成某个“果”? 那毕竟是太片段的执取。

对虚假觉知,才能真实去自由。习惯是一种虚假,是一种对人类意识非常有效率的催眠。习惯会让我们不知不觉,所以不会痛苦。然而,清醒伴随的,是某程度的痛苦;而(生命觉上的)痛苦能深化生命,能成就出领悟。

当东西可以被“培养”,就失去了当下对真实的尊重。培养,是你要让事件照着你的期待走,你不能容许事件逸离(你控制的设定)。

真实是一种内在的清醒: 对错并不起于判断,对错生于存在上的经验。然而正也因为是存在上的经验,“对”可以是“错”,“错”也可以是“对”;“对”可以不是“错”,“错”也可以不是“对”……对错没那么绝对、没那么泾渭分明。

因为需要延续,可以死亡的事物才会那么害怕终止;而真实不害怕终止,真实是一种永恒。而领悟,就存在于真实里。


发起/参与讨论

读完此文,意犹未尽或者有话想说?邀您前往Steiner咖啡馆坐坐,分享观点寻找资源答疑解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