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亚洲华德福教师大会论语研讨

外国人究竟怎么看待论语?他们真的能够进入到我们的语境中去吗?因本人参加亚洲华德福教师大会(Asia Waldorf Teachers’ Conference),记录出来以供观瞻,略探文化之异同。

原载:《教育家》杂志

外国人究竟怎么看待论语?他们真的能够进入到我们的语境中去吗?因本人参加亚洲华德福教师大会(Asia Waldorf Teachers’ Conference),记录出来以供观瞻,略探文化之异同。

华德福教育(Waldorf Education)是近百年前由鲁道夫·施泰纳从德国斯图加特开始,最近两年在中国大陆越来越有耳闻,它注重头、心、手的整体发展,不但有自己的课程,也在教师培训培养上自成体系。我这里要谈到的是我今年四月底去日本神奈川县,参加亚洲华德福教师大会,由我带日本、韩国、新西兰、泰国、菲律宾等国以及台湾地区的华德福老师讨论《论语》。

我选择了五个段落,分别为1,学而第一,英文为Book 1,“學而時習之⋯⋯”;2,子路第二十三,Book 13,“君子和而不同⋯⋯”;3,宪问第三十,Book 14, “君子道者三⋯⋯仁者不憂⋯⋯”;4,卫灵公第二十八,Book 15, “人能弘道⋯⋯”;5,尧曰第三,Book 20,“不知命,無以為君子⋯⋯”。

为什么选这些文段,因为我想一些重要的观念在里头,事实上我们也把文字写在黑板上:

禮,君子,道,仁,學,命,翻译成英文Ritual, Gentlemen, Tao/Way, Goodness, to learn, Destiny

这些都是《论语》里面最基本的概念,由天、道及人、伦,由人、伦到天、道。

日本,韩国,很多老师都认识这些繁体汉字。

我先简单介绍了历史背景,讲到“春秋”,与希腊大贤们时代相仿。春秋的意义,万物生长灭绝,因为中国重农,强调农业的重要性,春秋代表时间的转换。处决犯人也是依据春秋转换。然后介绍了孔子的非常概略的生平。来路不正,据说父母野合,也有其它说法,总之父母没正式结婚,生了他,三岁父亲就去世,母亲被逐出家族,生活艰辛,后来孔子做了管畜牧之类的小官,三十岁左右有了些名气,向老子等先贤学习;后来又做大官,主持国君的会面;后来兴学,到处游走,学生们也跟着走。有一次在一个诸侯国里,那里有权势的人派人骚扰,最后他在一棵大树下休息,那人派人把大树给砍了,不让他休息,环境险恶。总之一生奔波。给长夜人世带来光明。

和我一起主持这个工作坊的老师,是泰国的Porn博士,他是泰国最大的华德福学校的创办人。他补充说孔子的学校是世界上最早的学校,早于柏拉图的Academy(柏拉图学院)。

然后我请一位台湾老师读中文,“学而”第一段。一位老师读英语,我请大家感受了一下语言。我用的是法国的Arthur Waley的版本,内容如下:

子曰,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

The master said, to learn and at due times to repeat what one has learnt is that after all a pleasure?That friends should come to one from afar ,is this after all delightful?To remain unsoured even though ones merits are unrecognized by others, is that not after all what is expected of a gentleman?

我们根据语言分成不同小组来讨论,有韩语、日语小组和两个英语组。

虽然有一位台湾老师与我说中文,我们还是加入到了一个泰国老师、新西兰老师,和我们学校的懂中文,又懂英语的日文老师那个组,用英语讨论。

他们提出几个问题,重点是两个:

  1. 为什么把“學”与“習”、“朋友”与“君子”放在一起?
  2. “習”翻译成repeat,不是那么合适;

第一个问题没有直接答案。我们讨论朋友为什么重要,而学习,大家认为学习是重要的,是作为人的第一天性,当然,我们都是华德福老师,老师肯定会这样认为,更别说孩童至上的华德福老师,大家打趣地说。我选它作为第一,我的初衷是展开教育的讨论,也是论语这么两千年这个开篇的道理。但大家没讨论,就说“朋友”,朋友从远处来,afar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朋友从远处来这么重要。新西兰老师说因为朋友总是带来新的主意和想法;我说中国是农业社会,交通不便,朋友相聚情感快乐。带来新主意,新观点,不争起来才怪。这里其实我们完全是两个论语,一个是思考路径,一个是感受路径,一个小小的问题引出去大大的观点。

然后我们谈到“習”,那个新西兰老师说“習”翻译成Repeat(重复),不好。只重复怎么行呢?一定有消化才行。他虽然不懂中文,但能感觉到意义。我说可以用Apply或者Application,就是有运用的意思在里面,泰国老师说可以用Practice,练习,習,头上羽毛重复,初生,鸟头初生的羽毛。就是练习的意思,application有运用的意思,学以致用,也许还是练习(Pratice)比较好。大家说学习是重要的,感情关系也很重要,分享观点,不亦乐乎。

人不知,不能Recognize(承认),得不到承认,但并不生气,这就是真正的君子,那个新西兰老师说。泰国老师马上接了一句,is that not after all what is expected of a waldorf teacher? (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华德福老师夫)我们大家呵呵地笑,华德福老师不被承认,也是常事。

我们探讨Gentleman,君子,也是用的Gentleman,因为我写了一个“士”在黑板上,韩国老师就用“几子”这个词问我,我没听清,他又说了两遍,我反应过来是“君子”。“君子”,“士”,在这本书里几乎却都翻译成了Gentleman,虽然个别地方翻译成了knight。那个中世纪的knight,Middle age(中世纪),与君子相差的太远了,印象中那可是Gentleman的反义词——争胜斗狠之徒。所以新西兰老师说Gentleman,文雅的人,大家把玩了一会儿。

我们这个组对比讨论了我给的“尧曰”,第三,也即论语集书的最后一个文段。英文book 20:

孔子曰:不知命,無以為君子也。不知禮,無以立也。不知言,無以知人也。

The master said, He who does not understand the will of Heaven cannot be regraded as a gentleman. He who does not know the rites cannot take his stand. He who does not understand words, cannot understand people.

我们中国人谈论论语,引用论语,大家很熟悉,所以容易忽视一些形式结构的东西,比如这书的头和尾。从学开头,从命结尾,是什么意思?因为是选出段落来给有一点了解论语的外国华德福老师看的,我考虑两个问题:

  1. 什么是论语的核心?
  2. 外国人怎么能够比较容易去理解?

总之我想用一个对照。因为我觉得从学、朋、知出发,收束到命、礼、言。总在说什么东西。

我们讨论“不知命,无以为君子。”命是什么?destiny,我的第一直觉,命运嘛,如果让我翻成英文的话,这本书上翻的是the will of heaven。新西兰老师说will这个翻译的好,再从英文翻回来就是上天的意志,命是上天注定的,所以君子知命,人智学是承认命运的,哪个不承认命运?上天的一直带来的生命命定的旅程,能够“知命”就能“无忧”,也就能知进退。这真是个境界,既要投入,又要收的住,生命精彩的华章如是。

然后谈到“禮”,新西兰老师用了Lawful来说,意思是法律的。我和Dr.Porn说“禮”是rites,或ritual,不是law。但古代的礼,周礼,确是包含一种法律的东西在里面,孔子谈到的“子为父隐”之类的就是典型的法律问题。“礼是比较soft(柔软),”我说,“Law is hard”。法律是比较僵硬,新西兰老师的理解,没有法如何立?法是立的基础啊,对于中国人来说,到了无办法才谈“法”,有法哪用这么撕破脸的来?

“不知言,无以知人也。”“言”又讨论了一阵。

Words,什么是words,外国几个老师都说不懂,语言那么重要吗?聆听他的语言就知道这个人了吗?我觉得是这样啊,很简单嘛,他们不这样认为,因为有人说什么,很难区分,这是他们总体的意思。他们也提到圣经的“太初有言”。

然后我们请大家把讨论的意见按小组顺序分享一下。大家都谈到repeat的问题,日本老师问了几个问题,没记下来,关于年代什么的,总之问题很普通。一个韩国男老师用韩语让他们老师翻译他的问题给我,关于“春秋”,他说他以前听老师讲“春秋”,是指当时很多国家兴起,又衰去,如春起秋落。我记起在以前书中看到的这个说法,肯定了这位韩国老师。

大家又说到汤因比,Arnold J Toynbee,historian(历史学家)谈到的希腊城邦模型和秦帝国模型,Porn博士又谈到柏拉图,苏格拉底与孔子,老子同时代。语气中有一种东方人的荣誉感。

第二天我们接着讨论剩下三个文段:

子曰:君子道者三,我無能焉。仁者不憂,智者不惑,勇者不懼。子貢曰,夫子自道也。

The master said, the ways of the true gentleman are three. I myself have met with success in none of them. For he that is really good is never unhappy,he that is really wise is never perplexed, he that is really brave is never afraid. Tzu Gong said, that, master, is your own Way!

“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

The master said, the true gentleman is conciliatory but not accommodating. Common people are a ccommodating but not conciliatory.

子曰,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The master said, A man can enlarge his way; but there is no Way that can enlarge a man.

第二天我一看大家手里都有了不同语言的文本。中文、英文、日文、韩文,甚至泰文。

于是大家讨论“道”tao。

“完全不懂在说什么。”大家的总体印象是这样,“弘”翻译里用了一个“large”,我接触以前以为要用“enlarge”,使它放大汉语怎么说?弘,弘扬,发挥,我觉得用to develop或apply,其实不错。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大家都说不懂,选这个文段我的初心是和“君子不器”相连,君子是道的体现者,包括他的身体、心灵、精神,“道”与精神在这里同义,我理解的道就是大海和各种水,水滴的关系:雨水,矿泉水,润肤水⋯⋯

我关于这个谈了一些,自然就引出了水,韩国老师频频点头道与水的关系。华德福教育的哲学背景人智学是人智学(anthroposophy),anthropo,人,拉丁语,Sophie,智慧。认为人是精神的承载,所以大家说不懂前面那句话,我还是有些吃惊,很好理解啊,人承载精神,发挥精神嘛。

然后谈和而不同,简体“和”与繁体“和”日本老师是否同一个字。当然是。“和”是什么呢?Harmonies,Harmony,翻译用的是conciliatory。我问过德国老师,瑞士歌德馆教育部负责人,他说这个conciliatory还不错,保有自己的东西。新西兰老师把他与“同”相比较:accommodating,认为是有compromise妥协的意思,那么就是君子妥协,也坚持个体独特的东西,小人只求相同妥协,不会坚持自己的东西。

有一个单词是subjecting,我当时也想到,顺应。外国老师们谈到这是内心的生活,很困难,很难做到理想化。

我们探讨到无论谈到士,君子,都是一种理想的人,人格,personality,引出理想人格,下一个文段“乐者不忧,智者不惑,勇者不惧”所谓夫子自道。大家读了一下,很快说出good,goodness,仁;wise,wisdom,智;brave,bravery,勇,是三个层面的东西,善的,思考的,意志的,也是人智学人的三个层面,意志,情感,思考,当然意志的勇也与道德的善联系在一起。

最后大家总结出,华德福老师就是孔子描述的那种君子。孔子都说他做不到,所以,华德福老师肯定也只有怀揣理想去做,如果再不吃饭,就可以腾云驾雾了。

我最后总结了一下,就是论语强调人,强调人的关系,社会伦理,Porn补充说有classes,有等级的,也说孔子是一个鲜活的master(圣者)。

下课了,韩国同学说明天还有没有,我说只有下次了。


发起/参与讨论

读完此文,意犹未尽或者有话想说?邀您前往Steiner咖啡馆坐坐,分享观点寻找资源答疑解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