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鲁道夫·施泰纳】童话的诗学(3)

说了这么多后,当我们发现那最瑰丽,最具有特点的童话都来自于早期人类还具有洞察力的时代,对此我们就不会再觉得惊讶了。也正是如此,童话在更接近于精神资源的地方,比如说印度或者东方,体现出和西方世界完全不同的特点就毫不奇怪了。

在德国,我们有雅各和威廉兄弟的“格林童话”,其中的童话是他们兄弟收集了亲戚,或生活在农村的简单的环境中的那些人们所口述的故事。这些故事让我们想起欧洲古代的英雄们。但即使这些童话包含着英雄和众神的精彩故事,我们也会毫不奇怪地发现其中一些最重要的的童话的年代比英雄时代还要久远。英雄故事说到底描述的是某个人在生命的某个时期所经历的特殊的困难,但童话呈现给我们的却和每个个体从出生到死亡的每个生命阶段相关。然后我们就能够理解童话是如何切入灵魂的深层体验,感受到自身在面对大自然的力量时的无助,但同时灵魂也有一种确认,知道在自身中存在着甚至能够超越自然的力量的另一种更伟大的存在,灵魂正是从这样的确认中获得慰藉。

当你能够体会到这些的时候,你就会明白为什么在故事中会有那么多的巨人出现。实际上,这些巨人的出现几乎无一例外地象征着灵魂的觉醒——灵魂希望进入身体之中,并去寻找活跃在其中的“巨大的”自然的力量。灵魂所要经历的斗争和人们要去和巨人之间进行的各种各样的战斗是相呼应的,尽管这样的解释仅以智性是不能被理解的。灵魂认识到当它遭遇和巨人之间的战斗时,它唯一的优势在于——它的智慧。灵魂是这样思考的:你可以进入你的身体,但对那身体之中存在的巨大的宇宙的力量你又能做些什么呢?不过,有一样你有但巨人却没有的东西,那就是智慧!理性!当我们的灵魂意识到自己的力量的渺小时,它就无意识地开始着这样的思考。处于这种状态下的灵魂,我们可以用下面的图景来描述:

一个人正在大路上行走。他来到了一家小旅店,他走进去,想要一碗牛奶。碗边飞满了嗡嗡作响的苍蝇;有一些苍蝇掉进了牛奶里,有一些被他拍死了。当桌子上有一百只死苍蝇的时候,他很得意地吹嘘“一下打死一百个!”于是旅店的主人就在这个人的脖子上挂了块牌子,上面写着:他一下打死了一百个。

这个人继续往前走,来到了一座城堡边。这城堡的国王刚巧正从窗户处朝外望,他看见了这个挂着牌子的人。国王想,“这家伙倒是能为我做些事!”国王赶忙跑出来,把这个人带进了城堡,然后派给他一个任务。“有一群熊总是进入我的国家,如果你一下就能打死一百多只,你就能把它们彻底了结了。”这个人说:“行,我能做到!”但在熊到来之前,他要求国王付给他报酬,还有大量的食物,因为他想万一他要死了的话,不管怎样他现在还可以先享受一下生活。最后熊要来的时候到了,这个人把所有熊喜欢吃的甜食都摆了出来,做好了准备。

熊来了,吃光了所有找得到的东西,肚子塞得太满了,只好躺下来睡觉。就在它们睡得万事不知的时候,这个人来把这些熊全部结果了。国王来看时,这人就告诉国王,“我在它们朝我扑过来的时候砍下了他们的头!”国王对这个勇敢的人非常满意,于是给他一个更困难的任务。“看!那些巨人就要回来了。你得要帮我打败他们。”这人答应了国王。时候到了,他身边除了一块奶酪和一个小百灵鸟外,还搜罗了大量的好吃的随身带着。当然,他遇到了那些巨人们,然后就开始吹嘘自己的强壮。其中一个巨人说,“那你给我们看看你到底有多强壮!”然后这巨人捡起一块石头,把它捏成了粉末。“小人,如果你象自己说得那么强壮的话,就这样做做看。”另外一个巨人把箭射向天空,射得如此之远,很长时间以后,这箭才落下来。“小人,如果你象自己说的那么强壮的话,就这样做做看。”这时候,这个“一下打死一百个”的人告诉这些巨人,“我能做的远比这厉害”他捡起一块石头,把随身带的奶酪粘在上面,说“看着,我能从石头里挤出水来!”当然了,他边挤水就从奶酪里流了出来。这些巨人非常惊讶。然后这个人拿出了那只百灵鸟,让它飞向了天空,说:“你们的箭能回来,可我的会飞到天空的最高处,回都回不来!”当然了,这云雀是不会飞回来的。这些巨人惊讶极了,他们决定要用小聪明来战胜这个家伙,因为看来靠力气是没法打败他的。可最后巨人的小聪明也赢不了这个人,因为这个人比他们还要聪明。这些巨人就躺下来睡觉了,在黑暗中,这人把一个吹了气的,装满了血的猪尿泡带在头上。这些巨人相互转告,“这个人在醒着的时候我们是没办法打败他的,所以我们得等他睡着以后。”这个人一睡着,这些巨人就朝着他的头上猛击,猪尿泡破了,里面的血喷涌而出;这些巨人都很确定这个人肯定完蛋了。所以他们就躺下来安安稳稳地休息,于是这个人就轻易地结果了这些巨人们。

就像某种梦境,这个童话故事也以一种模糊的,不太让人满意的方式结束;然而我们在其中确实发现了人类的灵魂和自然的力量之间的冲突,开始是和“熊”,然后是和“巨人”。但这故事中还有更多的东西。这个“一下打死一百个”的人行事如此聪明,我们可以感觉到在我们的无意识的灵魂深处,我们对他所拥有的智慧有种完全的信任,即使在面对强大的力量时,他也表现得非常有力量。对以这样的艺术形式创造出来的图景进行抽象的解释的做法是错误的,并且也不是我想在这里做的。如果你能够感受到童话是和我们内在的精神过程相呼应,那什么也不能破坏一个童话的特征。你会一再地和这样的内在的精神过程相遇,感受到它们——不管一个人对这样内在的精神的过程了解有多少。童话以一种最基本的、原始的形式再次让我们感受到这样的体验。了解在灵魂中所发生的一切的知识,并不会破坏将这一切转换成具有魔力的童话的能力。

对精神研究者们而言,去在童话中发现人类的灵魂的需求是让人激动的。童话的氛围是永远不会被破坏的,能够在人类的无意识生活中探寻到童话源泉的那些研究会发现,如果用抽象的方式来描述这样的意识,其中就会有些东西被弱化。童话本身就是对灵魂经验的最完美的描述。这样人们就能够理解为什么歌德在他的“绿蛇和美丽的莉莉的故事”中,要使用大量的,动人的图景来描绘生命的经验,而席勒却以一种抽象的,逻辑的术语来表达。歌德正是想运用图像来表达他对人类生活的无意识根基的最深刻的洞见。

因为童话属于我们最内在的感情和情绪生活,以及由此相关的所有事件,因此在所有的文学形式中,它们对于孩子的心灵和心智而言是最适合的。童话能够将最丰富的精神智慧和最简单的表达方式相结合。人们可以感受到在艺术的世界里,再没有比童话更加伟大的,它从未知的,不可知的灵魂的深处而来,却通向那充满魅力的,并且通常是有趣的故事的图景。

当那最难以理解的能够以最清晰的方式表达,其结果就是伟大的艺术的形成,它是本能的艺术,是属于人类的最基础层面的艺术。孩子的天性是以如此原始的方式和整个世界相连,孩子们一定要有童话来滋养他们的心灵。精神力量在孩子身上表达得会更加地自由。如果不想打搅孩子的灵性的状态,不想让它变得干涸,而是始终让它和人类生活深处的根基相连,那就不要让孩子被抽象的,理论性的概念所困扰。

因此,用所有那些能够将宇宙生活和人类生活的根基相连的事物来滋养孩子,就是对他最好的祝福。孩子仍旧需要创造性地去工作,形成他自己,使自己的身体茁壮地成长,发展他的内在的个性;孩子需要童话图景的滋养,在这些图景中,孩子的根基就和整个世界相连。即使我们这些依赖于理性和智力的成人们,也不能够和这样的存在的根基相剥离;在生活的不同的阶段,如果我们具有健康的,开放的心智,我们仍旧会快乐地转向童话。人生中没有哪个年龄或者阶段让我们远离童话,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是在放弃我们天性中最深的和最重要的一部分;我们所放弃的是智力所不能理解的:是一种我们内在的感觉,一种在简单的童话中得到描绘的感受,一种童话所弥漫的单纯的,无需任何技艺的,原始的氛围。

格林兄弟,和像他们一样的其他的童话收集者,花了很多年将他们从民间传统中收集到的、多少已经文明化的这些童话带给世界。尽管他们没有精神科学的帮助,他们却全身心地生活于这些童话之中,他们确信自己所给与人类的是属于人类天性的本能的部分。当你了解了这一点时,你就会理解在一百年的理性的年代,让人们,甚至连孩子们都远离了童话,但事情现在却正发生着改变。像格林兄弟这样的童话收集者已经为每一个通向这个世界的人们找到了一条道路;这些童话已经成为了每个孩子心灵中的财富和宝藏,是的,是我们所有心灵的宝藏。当精神科学不再被视为仅仅是一种理论,而是灵魂中弥漫的某种氛围时,这一点会更加清晰。那时,人们就会将灵魂引向它本来的精神的根基。那时,精神科学就会向外传播出去,就会能够证明那些真正的童话收集者,童话爱好者以及童话讲述者所愿意去做的事情的意义所在

总结一下精神科学在今天关于童话的认识。一个喜爱童话的朋友(Ludwig Laistneer)在他的讲座中,用他富有诗意和魅力的语言对童话进行了赞美。他知道如何去收集童话并且了解这些童话的价值所在。我们引用他的一些文字:

“童话就像一个好天使,伴随我们从出生到死亡的人生之旅,是我们这旅途中可以信赖的同盟,是给我们天使般慰藉的陪伴者,这样,我们的生活本身就变成了一个真正的童话!”


【投稿须知】想要投稿?想要发布招生、招聘、培训及工作坊信息请进

You Might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