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诚实(honesty)

诚实,让人找回了内在该有的生命性——肇基于“尊严”的生命。

本文由作者授权本站刊发,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作者:陈琪莹
撰文:2016年6月17日

虽然听起来很吊诡,但却是实情:说谎的人比诚实的人更不容易在疾病中被医好或痊愈,如果其他条件都一样的话;诚实的人的伤口有较快速的康复力。

诚实,是非常“个人性”的良知,也是心魂该学会的功课;良知,是心魂的思想、心魂的判断,是非常灵性的思想力量。而诚实是良知导致的认知、表现与行动。

诚实,让人找回了内在该有的生命性——肇基于“尊严”的生命。

诚实需要勇气,一种“不与内在‘低等的自我’妥协”的勇气;诚实需要内在与外在的对话、高我与小我的对话……“诚实”来自真实的对话、真实的思想。

真正的思想不能只停留在“现(有)状(态)(being)”,还要网罗“变为/即将成为(becoming)(的可能状态)”,以勾勒出世界的真貌。事实上,所有的现状都是已完成、都是死亡,而“已完成”、“死亡”并不那么具有在生命上探索的意义,因为那只是一种暂时的停格,无法代表事物完全的状态。

如果我们知道:世界上所有的发生,都是高层灵性界对我们的书写、对我们的诉说,我们就不会将感官只局限在非常物质的眼界——我们会打开自己、尽可能极致;而要打开,就得摒弃虚假,因为虚假会让我们打不开自己。

诚实能让我们里外一致,让自我感产生了真实的连续性——“诚实”是“让‘人’得以‘完整’”的路径与理由。

“诚实”非常重要,如果我们要读的,是世界这本书、宇宙这本书…………

人能够学习思想,在于颅骨将脑叶物质性地固定、限制住,而让脑的乙太体得到可以挣脱的机会与自由;脑的乙太在与物质分离的过程中释出了可以思想的力量——在古月亮期,人的脑叶是可以自由活动的;现在为了因应在地球上的物质化,脑叶才被包覆、局限于颅骨之下。

〔补充说明:人其实有三个脑,一个已完成,两个未完成——头脑是已完成的脑、肩胛骨是即将成为的脑(在新木星期开始发展)、髌骨∕膝盖骨则是更遥远未来的脑,未完成的脑现在只存在着部份,会在将来发展成较完整的球状空间——肩胛骨的脑现在虽然外在化地展现,但当我们进入新金星期,不再那么仰赖物质体之时,它却会形成我们内在完整的脑;髌骨/膝盖骨则将在更晚期展现成未来我们的苍穹/神圣拱顶,成为我们宇宙性的脑。所以,跪着祈祷,也是锻炼着让我们未来的脑,学习天际/天空,向往该成为的(脑的)存在(所以中文里会把“头颅”戏称为“天灵盖”,也是因为对人的未来有些许窥见,也其来有自)。〕

真正的思想,是被乙太所执行;如果乙太健康而平衡,你就有办法正确地思想。

〔补充说明一:当人一味地发展对外在世界的思想,人会开始干枯/枯燥,因为这样的思想会让脑部分泌出一种吸引阿里曼的物质,可以供阿里曼力量运用。如果我们一直从事着一般性、物质性的思考,我们清醒时就会一直与阿里曼力量同在;而过度在物质上清醒,我们白天的思想也会抑制晚上我们的修复/发芽,让生命(乙太体)枯萎。〕

〔补充说明二:阿里曼力量呈现在人类当中的“死亡性”,让僵化、制式、统一、物质性的思想主导人类,让人心冷酷;路西法力量则让人太早脱离物质与感官世界,一味追求灵性,在人尚未成熟之时,让人空灵而梦幻,这也是东方人灵性发展上的危险。阿里曼与路西法虽都属于黑暗势力,但也在相互较量与制衡。〕

物质主义之所以发展,是因为人不能好好思考、好好呼吸,而让呼吸一直冲撞着呼吸器官、让灵性冲撞着物质——生活当中的“促迫/急迫”与“压力”也是因为人的呼吸不正确,这正是呼吸无法正确的人内在感受到的状况;所以当呼吸无法正确,就会觉得整个世界跟你作对、压迫着你。

更精准地说,人会变得物质主义,是因为他无法(在物质上)(好好)摆脱自己,他内在的有机作用不停地冲突与碰撞,他只好不断地处在“压力”底。

“压力”底,没有人能够好好思想;即使表现得仿佛很会思想,但“不能思想”、“不会思想”却得“大量思想”,这种“被‘思想’出的‘非思想’”却权充着“思想”,这样的“思想”品质多么可怕!当人无法好好思想,就会皱眉、甚至敲头、踱步,增加肌肉的紧张;但肌肉紧张,反而会让人更看不清楚事情真相。

〔补充说明:“‘非思想’的思想”早已污染并掌控了我们的文化、教育与传媒。我们很多传媒,呈现的并不是世界上真正发生的事,而是编辑们思想中期待世界发生的事——如果以传媒的报导了解世界,我们了解的只是编辑们的“以为”,我们还停留在“偏差”里。〕

人智学是为了在最深的心魂里,给予所有人类“对人‘基本’的感觉”:让“真正的‘人’”成为我们的心魂基调。

人智学的目的,是要让“不真实”不再可以欺骗、蒙混这个世界,尽管很多“不真实”都被巧妙操控成为“(伪/拟)真实。”

“诚实”,特别是“‘内在’的‘诚实’”,对于人能否真实进入灵性层次相当重要;当你无法诚实,所有心性上花拳绣腿的修练都是缘木求鱼。

我们的世界中有太多的“不诚实”,当社会可以不诚实、可以宽容不诚实、甚至鼓励、赞赏不诚实,就不要苛责当中的科学也有太多的不诚实。

“诚实”源自我们的思想,当我们的思想能够做到施泰纳提到的四项特质:

  • 清晰而独立的思考(clear, independent thinking)
  • 能独立于外在世界的思考(thinking independently from the external world)
  • 能完全悖离/不同于物质世界/物质思维/惯性的思考(thinking in contradiction to how the physical/material world thinks)
  • 在我们的思考中完全诚实(to be honest in our thinking)

我们内在、我们的心魂就能非常非常的诚实。

〔补充说明:当我们历经着生命的转化,我们很容易就在心魂外失落了自己,除非我们还有更高层次、更纯粹的存在能再次集中、梳理、整合我们自己。所以我们自身,其实就是非常多元而复杂的存在。我们分裂着自己、让自己成为复数,为的也是成就复数底下最深的完整/单数。当事件引发了我们的内在经验,也会同时启动某种特殊的感觉——感觉让我们觉得在这里、在这个身体/存在里,我们就是现下这个存在,但我们又能清楚看着现下存在的这个自己……我们实际上活在多重的存在实体里。如果我们要能走向自己多重性的实相,就要有在思想上分裂自己的勇气,因为当我们将自己的思想从主流抽离,我们就进入了另一层次的真实。〕

诚实不仅在于表达∕传达,诚实在思想里、在心魂里——诚实是心魂的敞开、心魂的情感——做“人”,就要从“诚实”做起。


发起/参与讨论

读完此文,意犹未尽或者有话想说?邀您前往Steiner咖啡馆坐坐,分享观点寻找资源答疑解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