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人智醫學中對「『人』的存在」該有的圖像

華德福學校教育著七到十四歲之間的孩子,也是因為這段期間正是孩子以靈性的自己推翻物質自己的關鍵期,正要為自己發展出第二副身體,教育必須幫助孩子由內在升起可以生命、可以命運的自己,卻也讓生命、命運導向地球真實的存在。

本文由作者授權本站刊發,未經許可,嚴禁轉載

作者:陳琪瑩
撰文:2021年6月20日

真正的醫療在喚醒心魂(沉睡)的能力! 

〔補充說明:當只生活在日常里、看見在日常里、科學在日常里,心魂將無法看向靈性、無法被靈性滋養;這樣的心魂無法擁有治療/醫療的能力──日常並非宇宙-靈性的實相,只是投影;日常生活的底層是人為何必須如此存在?要喚醒、激發內在的什麼?〕

而醫生能「『醫』『生』」的首要,在不斷地深化自己的心魂,讓自己在物質中看到靈性-宇宙的作用。

〔舉例說明一:頭顱/顱骨/腦殼之所以能球體/圓形而能覆蓋、包容、保護其他,是因為頭顱/顱骨/腦殼屬於土星旋轉運動的力量,因不斷旋轉而能成圓(形)/球(體)──人的存在以月亮-地球之間的關係力量(在四肢上)由下而上地形成自己,而在最後以土星旋轉性的力量(在頭顱)收束、完成也圓融自己:進入四肢的力量抵抗著進入頭顱的力量,前者柔軟、彈性、可塑,後者硬實、抵抗、拆毀/潰解;生長/建構屬於月亮-地球作用、關係著銀,裁剪/解構屬於土星作用、關係著鉛(鉛修剪、粉碎著銀力量的過盛/過剩)。〕

〔舉例說明二:在物質界,整體大於局部;在靈性界,局部大於整體。〕

〔舉例說明三:當人生病時,他其實已經將自己置身在生-死的門檻/邊界讓自己臨界,可以生、也可以死。〕

人的存在上,身質四體攪和、混雜,心魂在身質之中,以光、屬光……身體屬於地球性的沉重,必須以心魂-光輻射而出的浮力克服那樣的黑暗。

〔舉例說明:頭顱可以在感受上輕盈,是因為被我們心魂上的光充滿也作用著;當頭顱內在缺乏著光,會感覺昏沉、滯重,思想無法清楚。〕

正因為亮暗交織、清濁相剋,人疾病的本質無法輕易在物質層域顯像、揭露。

〔補充說明:當醫生養成冥想/沉思的習慣,會為心魂注入力量,讓自己以不同於自己過去的養成來看待與抓握世界。〕

乙太體關係著無法錨定在物質體上的一切,乙太體重視著「金-太陽」的力量,因為金拒絕「氧」化,金能由人的中心-心臟治療物質體的迫切需要氧,透過節律系統的調和──人在物質體上地球-感官,在乙太體上宇宙-超感官;所以物質體重力、黑暗;乙太體浮力、光亮。

〔補充說明:風元素與水元素在肺臟相遇,氧溶進了血液里;肺臟可以讓這樣的交溶不疾不徐,充盈內在篤定的韻律。〕

人複製著宇宙,也攜帶著宇宙,當中有自己對即將形成自己的期待與渴望;但人出生時已經被家族提供出了鷹架/范型/樣板,必須在第一個七年期以接收/接受到的物質轉換非地球的自己,但這時的自己只有形成宇宙-球體的能力,所以人主要在頭顱上工作,之後才慢慢發展向四肢。

〔補充說明一:胚胎的發展的確非常美妙,但不那麼允許著即將成為的靈-心參與/干預著;靈-心被允許創造環繞胚胎的環境,卻非胚胎本身──人的靈-心住在羊膜、絨毛膜等被拆解、稀釋的物質層域里;未入胎的心魂住在包圍著胚胎的子宮環境里。〕

〔補充說明二:四肢最後發展,是因為四肢只在地球上有用,也只能為地球所用(特別是雙腳之上的大腿);離開地球,四肢無用武之地(手、腳因為地球而意義、而目的)。若非地球,人無以為人、無以人模人樣(現在的人類因應著地球的狀態而創造出來)。〕

人(的存在)之內,因此有著兩種截然不同的力量:「地球」與「非地球」、「地球」與「宇宙」──人曾經古土星、古太陽、古月亮、然後地球:太陽離開了地球之後,人住到了太陽之外;月亮離開了地球之後,人住到了月亮之外……在此之前,宇宙力協同作用出人的本質;之後,分別作用出人的本質。

地球在自己的過程里不斷乾枯、硬化,以成為物質,所以遺傳性密實、濃縮到非常堅強;父母給出的,只是身體上原始而藝術的框架/原則:父親太陽、母親月亮。

〔補充說明一:透過父母的結合,日與月的力量重新在孩子的地球上一體/合而為一,讓孩子得以地球性地組織、結構、發展自己。〕

〔補充說明二:父親以太陽示範出孩子的自我體、以地球示範出孩子的物質體,母親以月亮示範出孩子的星芒體與乙太體。〕

地球是我們創造的界域,然後我們在其中發展出自己(的結構、生命……);我們之所以接受家族-先祖-父母的遺傳(以為範本/樣張),在其上調整、修改,是因為我們人類想為自己做些什麼、做出什麼,而那是可以脫離宇宙,不需宇宙插手幫忙的──要先能獨立於宇宙之外,才能練習自由。

當孩子換上了恆齒,孩子完全推翻了(之前)的物質體,而能徹底更新著自己。

〔補充說明:將乳齒完全替換成恆齒,只是人更新、替換自己最表層/表象的作業;此際的人已經不再是初生/出生時同樣的(物質性)存在:身體不再是(原先)接受著(系列先祖)遺傳的身體、不再是原先身體的形變/變化,而是另一副對從前身體的抵抗/反抗。七到十四歲的身體是孩子為自己的帶來、帶來的自己,不再地球,開始宇宙。〕

換齒之後,孩子首度擁有了(完全)自己的身體:由先祖-遺傳而來的第一副身體只是鷹架/范型/樣板,幫助孩子在身體上認識地球-物質;之後,孩子以從前地球-超地球存在的力量演繹出可以再度地球-物質性的第二副身體。

在人生的第一個七年期,人在自己之內內鬥/內戰:前一世的自己征戰著被遺傳到的自己,所以零到七歲之間的疾病,主要是因為這樣的持續戰爭所引起,不是因為體質虛弱、不健康──當前一世的自己打贏了遺傳上的自己,靈-心會願意與身親密、和諧、同心。

人生的第二個七年期,人以新起的身體爭鬥原有的身體、以新起的人推翻舊有的人──對人超地球/非地球的存在,第一副身體是陌生、異質而地球性的版本,不管多麼不願意,都必須對著這個版本/模組激厲/劇烈/暴躁地工作,讓接下來的身體能真正為靈-心所用:靈-心會不惜一切代價,(無所不在地)大搞破壞,讓身體能真正自己、真正表現出自己。

〔補充說明:華德福學校教育著七到十四歲之間的孩子,也是因為這段期間正是孩子以靈性的自己推翻物質自己的關鍵期,正要為自己發展出第二副身體,教育必須幫助孩子由內在升起可以生命、可以命運的自己,卻也讓生命、命運導向地球真實的存在。〕

〔舉例說明:孩子的猩紅熱就是內在過度暴烈的產物;如果孩子的內在太溫和,一直退縮自己,不斷讓自己妥協著第一副身體,孩子會罹患麻疹。〕

對物質主義者來說,即使換齒之後,孩子仍然相像父母,但這只是因為孩子內在太衰弱,或,縱想有所作為,但作為的過程頻頻被醫療中止/介入/打斷,讓孩子只能大幅度對遺傳妥協;總而言之,換齒之後,仍有很多非常不像父母的孩子、非常不像小時候自己的孩子,長成忠於自己的存在。

身為醫生,也必須牢記:在孩子內在性地成長、演繹著自己的過程里(特別是第一個七年期),自我體、星芒體與食物的接觸/碰觸非常密切,而且非常強迫性;只要攝取了食物,自我體、星芒體就必須上工,不管自身成不成熟,讓攝取到的食物能模鑄成自己想要的身體範型──所有食物中,只有親生母親的母乳有能力讓乙太性的理想結構(以接近完美的比例)落實在物質體上,幫助物質體成形;母乳並非(物質的)物質,母乳本質與結構乙太,可以讓孩子的星芒體輕鬆掌握,對自己(乙太性地)盡情勾勒,讓物質體的結構符合靈-心真正的需要,而這是所有其他食物、配方奶/替代乳與副食品所望塵莫及的!

〔補充說明一:當吸吮著母乳,孩子以完全的自我體、星芒體緊抓著母乳,因為孩子渴望在母乳當中工作出自己;孩子以整個消化道渴望也擁抱著母乳,這是無法在成人身上看見的:在母乳中,孩子的靈-心被點亮,讓自己的第二副身體逐漸在光影、亮暗、色彩中賦形(第二副身體光亮在黑暗的第一副身體里,而在靈性的看見里,母乳的白成為了黑暗)。〕

〔補充說明二:任何形式的冥想/沉思與思索都不應該基於義務、迫於規定,而必須是心甘情願地自發,否則,就嚴重摺損了當中應有的力量。〕

〔舉例說明:冥想著這樣的孩子圖像,但卻將母乳替換成孩子的第一副身體,當攫取太緊,圖像結晶下來,就是猩紅熱的疾病圖像;當攫取太松,就是麻疹的疾病圖像(這就是人智醫學式的冥想)──醫學上,不是所有都能被頭腦-智性一網打盡,特別是葯;能被那樣掌握與理解的,只有礦物性/礦物界的疾病,但單單那樣無法進階到真正醫療的層次。〕

七到十四歲,孩子的自我體與乙太體讓超地球的存在能適應地球存在的外在環境,這種調節、適應最盛於青春期:人將自己完全放置在地球性的條件與環境里,讓地球性能整合進自己的存在(孩子從前/前世的地球經驗會對這樣的調整作用舉足輕重,因為青春期之後,孩子今生的業力即將啟動與工作,讓第三副身體足以開展)。

孩子為自己形成的第二副身體/第二次形成的人也必須在第三副身體/第三次形成的人出現、發展時拋棄,雖然外在形式上未曾真正百分之百拋棄,但卻已經走到生命所能拋棄的最遠、最多。

〔補充說明:若能完全拋棄,人會跟著第三次的人/身體形成第三副的牙齒,但此際人已經讓自己接受地球的制約,枯槁自己的非地球性,讓自己能夠快速在遺傳能力中凋謝。〕

人的遺傳中帶有所有最病態、扭曲的力量,人因為遺傳而有能力吸收無以數計的疾病:換齒之後,人讓自己被外在世界-環境統轄,七到十四歲是人健康的全盛/黃金時期,之後人開始敏感、受害於外在條件/因素(如:天候、空氣中的雜質等等),因為業力已經有能力將前世的物質體狀態鋪陳為此世開展的外在環境。

人的演化並不(直)線性,而是多股作用力齊發,雖然時間彷彿(直)線性:人之後的發生關乎從前,人是許許多多的編織/交織。

〔補充說明一:(直)線性的演化只能在礦物界中找到、植物界次之、動物界更次之、人界幾乎找不到。〕

〔補充說明二:種子存在是因為地球物質讓它脫離了結構的原則,回到初始的渾沌,而讓自己之內不再有任何物質的力量;當內在不再有任何地球-物質的結構,種子就可以回到宇宙、重新工作出自己需要的宇宙來支持、維護、確認自己──宇宙將自己的結構鏡映、收藏在迷你的種子之內,讓種子自己(能重新)「從無而有」,因此見微而能知著(「從無而有」本身就是宇宙的過程)。〕

〔舉例說明一:摘除脾臟,就是人工性地逼迫地球性物質混亂,回到渾沌,讓生命回到種子的狀態,再度原始、失序。〕

〔舉例說明二:石英晶體/水晶內在有種對地球(性)的迂腐與執著,以地球為自己的內在力量形成自己,所以能方方面面地六稜柱,即使在外力下損毀、殘缺,依然倔強出六稜柱的結構。迂腐的人如同石英晶體/水晶,本性就已經迂腐,不管被微分/霧化/奈米到多小,他仍然一逕迂腐,因為拒絕著宇宙,只同意完全地球。石英晶體/水晶因為拒絕了宇宙,所以沒有生命,只能(等待自己)不斷地被粉碎成微塵,直到微細、破碎到可以(重新)種子、可以(重新)接受宇宙,而讓生命性的宇宙重新升起,而能再度長出石英晶體/水晶──事實上,世界就是不斷進入渾沌,又不斷從渾沌之中升起秩序的自己的過程──石英晶體/水晶讓自己完全阿里曼(化),迂腐的人也是;固執著讓自己阿里曼性,暗示著生命本身拒絕了所有形式的治療。〕

真正人智的醫生,必須把人的過程/歷程/圖像清楚放進心裡,知道:人的周圍-環境、人的遭遇也是自己生命的一部份、自己業力的設計──人以環境形成並塑造自己的生命。

〔補充說明:若非業力,人不會將自己放在某種特別與特定的情境里。〕

我的醫療,幫助還是阻斷雕鑿生命的環境?能不能幫助病患完成業力所要給出他的?為什麼那樣的醫生必須是我?我百分之千萬願意嗎?醫療是我的職志與使命嗎?是不是完全出自我的自由意志?我真的不被壓迫、更不被勉強?我為什麼要成為醫生?我是因為被「醫療的知識」還是被「生命的神秘」吸引而成為醫生?僅僅因為醫生是一種被社會尊敬、收入豐厚的職業/專業?還是因為我對所有貧、病人類的愛,推動著我,成為教育人類生命的「『醫』『生』」?我願意在醫術中奉獻出所有而完全的我嗎?即使必須失去自己、失去生命?我是否從不遺憾、彷徨與後悔?我願意推動全人類前進嗎?而我,能在醫學上發展與成長我自己嗎(特別是我的心魂生命)?醫學/醫療讓我喜悅、樂在其中嗎?……

〔補充說明:當醫療只是自己外在性、掙錢性/糊口性的工作與專業(不曾內在),醫療反而會成為醫生自己最大的傷害/致命傷──專科在哪一門,就藥石罔效在哪一門,讓自己死在自己的專門/專科/專業里。〕

醫生之內,當有了「人」的圖像,也有了「我」的圖像,更有了經世濟民的博愛,醫學才真正開始、真正踏出第一步!


【投稿須知】想要投稿?想要發布招生、招聘、培訓及工作坊信息請進

You Might Also Like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