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教养】是尊重,还是放纵?

在八月底师训回来后,我请教了我的导师“如何看待孩子的问题行为”,我说华德福教育非常尊重每一个孩子的个体,也要求老师不带批判地看待学生,那么假如学生今天做了很不适当的举动,老师到底该不该处理?

本文由作者授权本站刊发,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作者:Stefanie Wang
撰文:2017年9月7日
原载Fountain博客

前几天台湾有个五岁小女孩,因为在人来人往的台北车站附近裸体,引发了社会的讨论。同样是五岁,我转头看看Iro,到现在在家里还是一样无法乖乖坐好吃完一餐饭,问他为什么不能坐好吃、一定要站起来跑来跑去玩东西,他回我:“因为我就是想。”我觉得这问题很大。

回到三年前,两岁的他吃饭跑来跑去,我家的其他大人都觉得:“那就喂他吃算了。”我则是试过许多方法:时间到就收起来,下一餐拿出来继续吃;房间门关起来、玩具通通收起来;一对一、面对面一起“专心”吃饭;吃饭的时候和大家进行话题讨论让他没有机会去玩别的东西,以下族繁不及备载,但他现在仍然跑来跑去Orz 唯一庆幸的是,他在外面用餐不会这样,而且他一直都是全班最高的孩子,长得人高马大也不常生病,所以我只能当他是不喜欢我煮的东西,逼他吃完似乎也蛮残忍的,有吃超过一半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

但如果他五岁在外面依然不能坐好吃饭呢?我想我一定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折关节),因为这样的行为对周围的人造成了莫大的干扰,我在家里吃饭都这么觉得了,何况是经常有服务生端菜行走的餐厅呢?我又想到他三岁多时也曾经在海边玩水玩到脱光光,还好他现在已经知道羞耻所以不会这么做了,不然我一定会很困扰,怎么人家女孩的父母就可以做到“完全的尊重”我却不行呢?我觉得这中间一定有什么问题。

当Noki跟我说出:“我想要多一点自由、不想要人家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我听到的当下是震撼的,因为我发觉我一直以来追求的所谓“自由”的教育,出了问题,我从我孩子口里听到的不是“自由”,而是“叛逆”。我并不是反对他争取自由,而是他没有意识到,在争取自由之前,还有很多的责任该做,而那部分不能怪他,因为他从来不知道除了追求自由之外,身为一个成长中的孩子,他对自己还有哪些责任和任务要完成,而这部分是身为大人的我应该要告诉他的,所以我们有了以下的对话:

“你觉得‘不按照别人规定的去做’就是自由吗?”我问。

“就是‘做我想做的事’。”他说。

“如果是这样的话,坏人想杀人放火就去杀人放火,这样你觉得对吗?”我又问。

“当然不行啦!应该是说,‘可以做想做的事,但不能做坏事’。”

“嗯,所以这个“自由”应该是有条件的对吧?”

“是的。”

“可是你还记得我们讨论过战争吗?发动战争的两边都不觉得自己是错的,这样要怎么判断什么是‘好’、什么是‘坏’呢?”

他想了好一阵子说:“不能伤害别人。”

“好跟坏有时候不是绝对的,但‘什么时候、什么时间、应该做什么事情比较适当’就比较能够下判断了,不是吗?这也是我常常要求你们要做到的。”我继续说:“真正的自由,不是完全没有规则和限制、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而是在既定的限制下,还能够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孔子说:‘随心所欲而不逾矩’,就是这个意思,这是最困难的,也是追求自由最高的境界。”

“所以说,在争取自由之前,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好了,如果你今天把该做的功课都做完了,告诉我你想看电视,我一定会让你看半个小时;但如果你没有把该做的事情做完却看电视,我还是会不停地‘烦’你去做功课,你觉得你得到自由了吗?”

“当然没有。”

“对,所以你想争取自由,就应该先把自己管理好,当我们信任你有足够的能力去判断什么时间该做什么事,你自然就享有更多的自由。”

那次的对话大致上就进行到这里而已,但现在想起来,还有很多没有讲,而且这种想法我也应该要让Iro知道。没错,我很尊重他,他吃饭吃到一半不起来活动一下屁股就会很痒,但他也应该要知道,随着年龄越来越大,他需要慢慢训练自己坐好吃完一餐饭,因为吃饭跑来跑去会影响到别人;我也应该要让他知道,即使是在家里、我们大家会容忍他,也不代表他可以不在乎我们的感受、凡事只想到他自己,不然我担心等他长大了,就会变成那种“只想到他自己”的人,如果我们不赞同他的行为他还要攻击我们“不尊重他”,ok,不尊重你,那请问一下,你尊重我们了吗?

在八月底师训回来后,我请教了我的导师“如何看待孩子的问题行为”,我说华德福教育非常尊重每一个孩子的个体,也要求老师不带批判地看待学生,那么假如学生今天做了很不适当的举动,老师到底该不该处理?老师的回答和我心里预设的答案是很类似的:今天如果是高中生,我们一定要让他知道他这种行为的后果,并让他负起责任;但如果是小学生或学龄前,他们对于行为的认知还不够清楚、对于自我与他人的界线还很模糊、甚至人际关系的经验不够,那么师长就一定要介入,因为他们需要学习正确的方法、并受到适当的引导,那是教育工作的责任。

以今天这位五岁小女孩的裸体事件作例子,我认为家长说要“尊重孩子的意愿”是没有错的,孩子觉得很热受不了,这个问题的确是需要处理,但因为孩子只知道“热了要脱衣服”,所以她就脱了,家长也没有进一步引导“热了该如何处理”,我觉得就可惜了一个很好的教育机会。如果我是家长,我会趁机告诉她“觉得热的时候,还有哪些方法可做”,例如先静下来三分钟(小女孩之前似乎是在跟其他孩子追着跑来跑去)、喝口水、煽风或去有冷气的地方等爸爸来接,今天我们有很多方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而不是只有脱衣服,因为在家里可以脱衣服,但在大庭广众下裸体是不适当的,我想大家都知道“在大庭广众下裸体是不是适当的”,除非对方是刚落赛需要换尿片的婴儿我们原谅他/她,其他的小孩不管几岁裸体应该都不是很好吧!?

我觉得一开始出声的群众是出于关心与好意,但没有具体的建议,因此让对方父母和孩子感到被指责并恐慌,当然,说话是个艺术,有时候即使是建议,对方也未必听得进去;但孩子的父母执着于“我要尊重孩子意愿”这点,而忽略了教导孩子更适当的处理方式,反而让自己陷入了牛角尖里,不知道事后他们有没有和孩子讨论以后如何处理会更好,如果有就太好了!如果没有,我就有点担心,虽然女孩以后应该还是有机会自己慢慢摸索出更适当的处理方式,但如果什么事情都要让孩子自己摸索,而过程中又没有被提点自己做得不好的地方,总觉得自己的方式就是最好的、别人为什么要攻击她,那这个成长过程将会是多么跌跌撞撞啊!

尊重孩子,除了是让孩子能够“适性发展”(是“适性”,不是“自由”),也是希望他们有一天能够成为一个能尊重他人的人、懂得与人互相尊重,如果因为我们尊重孩子,而让他变成一个不在乎他人感受的人,那我想就失去了“尊重”的意义了。孩子,你五岁了,以后请你坐好把饭吃完,可以吗?

补充:

在我告诉Noki我们要自学的其中一个目的就是准备考外面学校的时候,他也曾经很反弹地问我:“那你为什么么要让我念华德福、而不直接念外面学校就好!?”我反省了我的口气和论点,或许在他耳里,我似乎不断暗示他华德福教育就是没有竞争力所以害他现在那么辛苦。

我后来和他解释,我告诉他主流学校孩子的程度在哪里,不是想要威胁他,而是不希望他只活在自己快乐的小世界里,不知人间疾苦啊不是啦,是不知道外面竞争的激烈,身为他的父母,我认为我有责任提点他,他现在的情况是什么样子。但是要怎么面对这件事情,我们有很多种方法,像是我们现在自学,可以比在华德福学校学得再快一点、多一点;或是以后回到华德福学校,有自学的能力在课余时间补充自己其他的知识、让自己更有竞争力,这些其实都不是很大的问题,最重要的是希望他了解,不管未来怎么样、就算他书都念不好,我们都会在他身边陪伴他,而不是落狠话叫他自己看着办。

我们只是军师,路还是要他自己走,我觉得这就是我的“尊重”,我希望他遇到困难可以自己爬起来继续走,但我也不会在看他准备撞墙受重伤的时候默不做声,至少,在他成年之前不会,何况他还那么小,看顾他们、提点他们、教导他们,是我们责无旁贷的工作,但最终的目的,当然还是希望他们能活得自由,因为华德福教育的经典就是“迈向自由的教育”啊!


发起/参与讨论

读完此文,意犹未尽或者有话想说?邀您前往Steiner咖啡馆坐坐,分享观点寻找资源答疑解惑

【众筹】为华德福社群的下一个未来,支持HiWaldorf重新出发!前往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