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关于我们的生命

在人换齿之前(特别是七岁以前),良善的感官就蛰居在我们之内,但我们却缺乏驾驭这些感官的能力;除非我们后来对自己童年的内在生命开始学着自我认识与觉知,否则我们无法运用这样的力量。

本文由作者授权本站刊发,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作者:陈琪莹
撰文:2016年9月24日

生命无法被单一与理性的理论(架构)完全解释与归纳,因为那真的不是生命的真实。

人生被两股反向、制衡的(灵性)流交织着——路西法力量与阿里曼力量——也因此,前半生的思想生命、内在生命必须被(个人性地)完全经验,后半生才能开始了解(这一世)生命的安排与真谛,以个人却宇宙性的了解。

在人换齿之前(特别是七岁以前),良善的感官就蛰居在我们之内,但我们却缺乏驾驭这些感官的能力;除非我们后来对自己童年的内在生命开始学着自我认识与觉知,否则我们无法运用这样的力量。

我们的童年(性成熟之前),必须充分走过十四岁以前该有的意志、情感与思想(生命),人才能完全唤醒自己在地球上的力量,也才能在四十七岁到五十三岁之间,慢慢明白自己生命的本质与遭遇。

性成熟到二十余岁之间,我们必须充分走过二十八岁以前该有的意志、情感与思想(生命),人才能在三十岁左右掌握自己的理想与生命意义。

我们在二十八岁到三十五岁之间能意志、行动出自己的思想,却也能同时明白自己之所以会这样意志、行动的意义,这是人生当中最自由、独立、平衡的时期。

人生是一个整体,不能切片论断;人只有真实走到老年,回溯早年,才能看出自己发展的脉络、才能真实了解自己,也才是某程度完整的人生。

人生很需要耐心与等待,因为人必须在时间中慢慢熟成,所以万物、万事有时(一切有成熟的时机点),躁进不得——既然是人,既然进入了线性时空,人就必须透过历史、时间学习。

人生带不走任何,除了我们得到的洞见;洞见是真正能穿越死亡之门,成为我们部份的唯一。

〔补充说明一:这也是为什么,人即使意识中没有,也会在潜意识中回顾∕回溯自己的缘故——人不管怎样,都必须某程度上“不枉此生”。因此,很多老年人仿佛(表面上)进入了意识的呆滞,其实是进入了此生的回顾与整理,以没那么被自己意识到的状态。〕

〔补充说明二:物质主义时代下我们所学习的任何(物质性∕科学性知识),都带不向死亡世界——(非常倾向)物质(主义)的思想与经验无法穿越死亡。〕

对生命的了解,才是能真正穿越死亡的;不了解生命,即使穿越死亡,我们也等同没有活过——灵魂成长于对生命的体悟。

进入了人生,就进入了相对性。人生中,灵质之流必须被“时间”所作用,才能开始“个人性∕个人化”;而心质与身质之流,却必须练习“永恒”(既不发展也不进化),学习成为(空间上的)“宇宙性”:我们让宇宙得以发生在我们自己之内,让宇宙的真实得以成为我们自己的真实。

只要(让意志)进入了行动,人就进入了时间的前后顺序,就让自己进入了路西法与大天使的角力;心质与身质(的改变与演进)必须被“空间”所作用,只要进入了空间的存在,人就让自己的心魂进入了阿里曼与天使的争战。

〔补充说明:我们内在目前发生着宇宙所发生的,就是善恶的灵性之战。〕

我们的生命∕生死之间,只是宇宙灵性作用的再现,而且是“个人性”的再现:我们在宇宙性的善、恶里反映出宇宙也反应着自己;我们的存在其实是种物质实相式的反影。

如果我们被动于生命,我们将看不到任何;我们必须主动于自己:知道自己既在时间之内,也在永恒之中;知道自己既在物质之上,也在灵性之下。

“心质—身质之流”(第一股流)希望我们在二十八岁以前都沉睡着∕活在睡梦之中,成为完全尘俗性∕地球性∕物质性的存在,像植物(界)一样,让我们遗忘我们曾经走过古土星期、古太阳期、古月亮期,而仅仅只有地球期的存在。这股力量被阿里曼深深作用:阿里曼希望我们是完完全全的“地球人”、完完全全只在地球性的时空下;让我们彻底遗忘宇宙性的记忆与过往。

“灵质之流”(第二股流)希望我们从时间中抽离出来,进入永恒,而无作无为(于时空的幻相),以虚度此生——如果我们把现下时空完全视之为“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我们会让自己干枯∕枯槁于我们的生命,因为我们抛弃了物质上所有可以对灵性的锻炼;而让地球无法真实服务我们,达成地球应负的使命。路西法力量让我们抽离∕脱离地球、逃避地球,(妄想)进入永恒∕永生∕极乐,把地球当成“五浊恶世”,而忽略∕忽视我们应有的力量与存在。

在第一股流(阿里曼力量)之中,我们错觉在以为物质、地球、现在就是所有一切,我们自己只有时间、没有永恒,只有物质、没有灵性;在第二股流(路西法力量)之中,我们错觉在以为物质全是幻相,逃离物质,才是真正的修行、真正的灵性——阿里曼力量中,我们只有地球性∕暂时性的原则;路西法力量中,我们只有宇宙性∕永恒性的原则。

阿里曼希望地球完完全全独立于宇宙之外,成为人类的唯一;路西法希望地球被人类抛弃,回到丧失个人性的宇宙性里,失去自己、失去自由(意志)。

人需要在二十八岁时,有平衡这两股灵性之流的力量,才能在身质、心质与灵质之中重新生出自己。

〔补充说明:路西法力量并不希望我们发展出个人,所以希望人类在二十八岁之前结束掉自己的生命,永远年轻,拒绝进入中老年(所以二十八岁之前的自杀,深受路西法力量影响);阿里曼力量希望我们永远固化在老年,却害怕死亡,执着于地球性的生命,不肯放手——路西法希望我们永远是孩子,略过未来必须的成长与发展(新木星期、新金星期与新火神星期),直接幼稚地跳级;阿里曼希望我们永远是老人,擦拭掉我们过去所有的记忆,让我们处在古老却无法作动、学习任何(仿古土星期实际上却是地球期)的存在。〕

我们必须发展出宇宙性的感知,知道宇宙与我们的渊源与连结;却也不让自己挥发成完全的灵性,被宇宙灵性自动化——这样的我们,才能真正触及我们生命的意义。

阿里曼让我们僵固、硬化、成为矿物,路西法让我们柔软、溶化、成为气态;阿里曼以直线力量呈现与作用、是“线”,路西法以曲线力量呈现与作用、是“圆”。

〔补充说明:世间所有事物当中,都有阿里曼与路西法的交互作用——阿里曼给予我们骨骼,让我们可以雕塑任何,也希望一切循规蹈矩,跟着规则走(或设定着规则);路西法却移除着这一切,希望一切“(遍及)虚空”、无有形式。〕

〔举例说明:海洋中,海平面出现,是阿里曼力量;波浪出现,是路西法力量。人的头颅中,头骨是阿里曼力量,头颅的球形是路西法力量。〕

我们就在“固定(静)”与“流动(动)”之间,练习完成自己:阿里曼让我们单一(一元性),路西法让我们多重(多元性);我们的任务就是“在一元当中尝试尽可能多元,也在多元中整合出自己个人性的一元”,“在『怀疑』中信任『神秘』,也在『神秘』中进行『怀疑』”……——人生是摆锤,我们在(二元性的)摇摆当中平衡出可能的自己,而让自己在限制当中更超越地自由。

而这,就是生命。


【害羞的广告】《写给华德福家长的信》:集纳了海声张宜玲校长写给家长的108封信,购买入口

你可能也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你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语法: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