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一段走进去,再走出来的旅程——华德福小学与高中课程

在这篇文章中,Carol描述了华德福小学课程和高中课程的关系,并呼吁她的同行华德福教师们(主班老师和高中老师),多多了解一下孩子在八年级分水岭之后的状况。

编者注:在发布过程中,考虑到原文部分图片分辨率较低,在不影响全文流畅性的前提下,我们更换了部分图片并加以标注。

本文由HiWaldorf出品,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作者:Carol Bartges
译者:Siewoon

华德福小学(1-8年级)和华德福高中(9-12年级)组成了一个有机统一体。小学课程和高中课程共同发挥作用,培养学生健康发展,协助他们顺利渡过青春期。

Carol Bartges对华德福课程已经有了极为不同的经历。她曾经是一名从幼儿园上到12年级毕业的华德福学生,后来她做过主班老师、中学老师,目前她是一位高中英语及戏剧老师,她漫长的职业生涯都是在纽约施泰纳学校渡过的。

在这篇文章中,Carol描述了华德福小学课程和高中课程的关系,并呼吁她的同行华德福教师们(主班老师和高中老师),多多了解一下孩子在八年级分水岭之后的状况。

—R. E. K.

孩子们在小学都在学什么?

有时,我们华德福高中教师谈论小学,虽然问了正确的问题,却用错了语调,这可能就会让人听起来不耐烦又充满怀疑。但如果我们换另外一种方式来提问,给人的感觉可能就变成了好奇或尊重。华德福低年级课程会为孩子们植入多种能力,这些能力就好像是一颗金色的种子。它们会在小学的几年中产生,随后,在老师的指导和培育下,高中课程会促使这些能力逐渐成熟,并最终形成。

著名的华德福教育家Douglas Gerwin将这两种课程(小学课程和高中课程),用图表的方式描绘成一对联锁螺旋,一个红色,一个蓝色,分别向相反的反向运动。红色螺旋是从幼儿园到8年级的轨道,孩子从高层灵性世界降临,来到物质世界。当八年级的孩子深深地与物质世界和自己的身体相连,就到达了红色螺旋最里面的顶点。红色螺旋收缩的中心象征着密度最大的地方,在那里开始萌芽的青春期迫切浸入物质,浸入当下的世界。中心点是小学生活第一个八年的最顶点。从这个点开始,高中课程的蓝色螺旋向外移动,进入更宽广的世界。

红色螺旋引导小孩子进入一种深层的自我体验和对物质世界的体验之中,而蓝色螺旋则指导青少年站在更高的视角上步入成年。

华德福小学课程引导孩子更深入、更鲜活地参与物质世界,引导学生的身体发展和情感发展在八年级时到达螺旋中心。比如说,沿着红色螺旋向内盘旋的轨道,可以找到所有小学人文科学课程的主要故事。红色螺旋最外边是幼儿园和低年级要讲得故事,这些故事没有具体的时间地点,它们将孩子与存在于孩子之外的永恒真理相连接,这些故事温和地引导孩子进入因果关系的世界。在低年级,这些故事包括:童话、神话和来自周围世界的寓言。三年级进入史诗式的旧约故事和北美土著居民创世神话。最终,那种不容置疑神圣权威的氛围便形成了。然而在四年级,会有一个变化:伴随着北欧神话,那些描写无可救药地欺骗和失望的内容开始出现。

课程内容的变化要与孩子的心智和灵魂发展状况相对应。有一点很确定,在这个时期,孩子正在无意识地认识到,生活既不是公平的,也不永远都是开心的。我们人类恰恰常常以最糟糕的利己主义来行事,因为我们努力想要获得自由和独立。在北欧神话“巴尔德尔之死”中,有一个这种行为方式的范例,即恶作剧之神洛基。在他的意图之下,巴尔德尔这个最完美之神被杀害了。洛基的故意刁难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但他冲动的行为却永远地破坏了众神之间的和谐与优雅。然而孩子们感受到的是,这些恶作剧行为是真实的,人类为了维护他们的权威和独立性所使用的方式,可能会是可怕的并带有伤害性的。

在一个纯良的世界里,伴随信任的危机,一种内在生命的全新意识现在开始为了九岁而萌芽。就在这个点上,学生们开始正式上木工课,这多么适合他们呀!当孩子们在他们正在制作的木槌上雕刻、敲打的时候——或许为了对雷神托尔表示敬意——他们感受到坚定不移的人类,或许也能做出有用的成果。尽管对成长中的孩子来说,“误入歧途”是不可避免的,但这些损失可以通过木工和其他艺术及手工活动加以转化。孩子们所发展的能力将在未来服务于他们,这些能力指的是一种活跃的内在意识,一种自主工作的能力,一种转化过程中无意识的信认。

蓝色螺旋从九年级开始先向内,然后向外移动——从螺旋中心向外,回到物质世界。尽管,它的终点没有回到幼儿原始精神家园的那个无限空间中去,但却回到了当前人类正在经验的世界中。

从红色螺旋顶点开始出发的蓝色螺旋暗示着高中课程是小学课程的一场革命。八年级和九年级这两年之间关系非常密切。这两个年级的学生与他们的物质身体、情感和精神层面的发展紧密联结。鲁道夫•施泰纳指出,到了九年级,各种话题、主题会呈现有意识的镜像,从八年级那年之前开始会一直如此进行。高中老师的挑战,是要让孩子们感觉到九年级的工作是有新意的。如果高中课程仅仅是一种复习,学生们就会觉得无聊和厌恶。在八年级,学生们已经接触到了“十八、十九世纪革命”,但主要还是通过人物自传,这些代表人物的生命都曾经受到他们所处时代的世界大事件的影响。比如,八年级学习法国大革命时,可能会考虑到拿破仑生平和其个人行为对欧洲各国命运的影响。而在九年级,复习法国大革命、工业革命,或者是内战时期这些内容时,将会把重点放在普遍观点和这些事件所导致的后果上。学生们鸟瀚历史,而非近距离接触历史。

2016-01-01_111153

在三年级,当神圣的权威和仁慈的经历占优势时,孩子们学习圣经旧约里的英雄的故事。这幅画画得就是大卫遇到并杀害巨人歌利亚的场景。

人类生理学也在八年级和九年级开始教授。八年级,学生们观察和研究人体的外在结构,通过骨骼系统对人体进行部分塑形。九年级,生理学的学习焦点集中在人体内部结构和过程、内部器官及胚胎学。黑白画在八年级和九年级通常也都会画。八年级学生可能会通过自画像来审视自己的风景。而在九年级,研究形状的黑白画则把更多注意力放在透视、明暗的配合及视角上。

在九年级这个时候,青少年到达最“物质”、最专注的阶段,现在的课程促使他们将目光转向外部世界,去经历真实的物质世界。九年级学生在学习科学的过程中,老师会要求他们仔细而客观地观察现象,记录他们所经验到的内容。他们常常会遇到的问题是两级问题——物理主课中的热与冷,文学版块中的悲剧与喜剧,绘画版块中的黑与白。与这些两极元素一起工作,可以帮助孩子们,平衡及缓和偶尔难以克制的情感生命,而有这些难以克制的状况正好是初期高中学生的典型特征。

十年级,学生们开始发展一种比较及对比不同现象、发现两者之间的联系并进行类推的能力。历史课程回到五、六年级所研究的古代文化,如印度、波斯、埃及和罗马,现在学习的焦点放在比较这些古代文明的相同点和不同点,及他们之间是如何相互影响的。学生们将古希腊及古罗马史诗比喻为北欧传奇。在研究小说《哭吧,亲爱的祖国》时,学生们研究了南非白人和黑人这两个分离的世界。诗歌版块,他们对比了史诗、歌词和戏剧形式,并学习了这些不同的形式各自是怎样“吟唱”的。

转化的主题、死亡与复活的主题是十一年级课程的中心。十一年级的学生运用歌德“植物变形记”的原则研究植物。他们阅读《帕西法尔的亚瑟王传奇》,这是一个意义深远的的自我转变的传说。历史课,学生们重游七年级的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主题,但现在是从意义深远的转型角度来学习,这些历史事件均发生在人类存在的三个范畴内:文化范畴、经济范畴和权力范畴。

孩子九岁会经历一次个人意识的觉醒,从此他将自己与世界分离。十六岁或十七岁,这种心灵分离的经历会再次重演。意义深远的内在和外在问题出现了。鲁道夫•施泰纳暗示,对小学生和高中生来说,一次必须由自身去克服的内在“危机”或“缺口”会向前发展,直到与自己的天命相遇。这种危机在十六岁时,可能会表现为自我怀疑、躲避老朋友、质疑家庭和老师的价值观及例行程序、觉醒、缺乏进取心和精力。但这个危机也有积极的一面:学生们会意识到:生活深层问题的答案,无法在争夺高数的过程中获得;也无法在为了迎合众人而扮演的虚伪中获得;更无法在寻求简单逃避的毒品中获得。

五年级,孩子们会通过学习古代文明神话和故事,来拓宽他们的历史及文化视野。这是一个学生画得喜马拉雅山。

五年级,孩子们会通过学习古代文明神话和故事,来拓宽他们的历史及文化视野。这是一个学生画得喜马拉雅山。

当十年级的学生已经阅读了富于进取的、欢乐的英雄史诗,比如奥德修斯和贝奥武夫,现在他们遇到了那个主人公,他的故事反映了现代身份危机。十一年级课程标志性的代表是:哈姆雷特、帕西法尔、威廉•布雷克、让•雅克•卢梭、但丁、康拉德•马洛的《黑暗之心》,他们都是独自探索自己的路。这些人物预示着,那些想要揭开生命意义的年轻人,必定要踏上一段内在的、孤独的旅程。在十年级史诗中,那些带动作的人物变成了十一年级中有思想有情感的人。正因为九岁时突然认识到,生活充满了挣扎与不公平,所以,十六岁时就会面对这样的事实,即全新的内在信念和价值观,必须通过艰难的、有时侯甚至是痛苦的个人经历才能获得,而不仅仅是学习榜样、或者听听家人朋友的建议就能简单得到的。因此,华德福十一年级的课程满足了青少年创造真实身份的需求。意识到这个危机,并有意识地与过去和当下的课程工作,华德福教师就可以帮助学生跨越这道门槛,让他们有勇气对未来说“是”。

八年级,学生们会通过黑白肖像画及炭笔自画像来探索人性人格。

八年级,学生们会通过黑白肖像画及炭笔自画像来探索人性人格。(配图来自费城华德福学校

在十二年级这一年,蓝色螺旋几乎到达末端。现在,学生们与那些只能在思想领域才能完全被掌握的材料一起工作。九年级科学版块,学生观察并描述外界现象。相比之下,十二年级的光学版块要求学生与不可见的光的本质相遇。文学版块,学生们通常会阅读美国超验主义者,他们拥护真实,甚至拥护精神活动优先。艾默生写道:“伟大的人,是那些能看到精神力量远比物质力量更强大的人,是那些看到思想能够统治世界的人。”在他们所受教育的最后一刻,学生们回到了那个超越时空的世界,回到了他们曾经通过神话和童话经历过的世界,但现在他们已处在一个拥有鲜活而积极思维的层面。

九年级学生要求画黑白画来研究外部形态,重点强调光和影及透视。

九年级学生要求画黑白画来研究外部形态,重点强调光和影及透视。

因此,正如小学课程代表的,是一种从内在的梦幻到完全入住的运动一样,高中课程代表的,是一种从感觉到领悟的运动。了解之前曾经出现过什么,会帮助高中教师避免执着于概念和事实,而忽略了学生们鲜活的情感生命。尽管高中教师是与学生们新兴的智性能力工作的,但我们必须为以后的年头继续培养学生那些构建他们记忆和思维生命基础的心灵体验。鲁道夫•施泰纳指出:

最终形成记忆的整个过程,也发生在心灵的同一领域,而情感生命正是出现在这一领域中。让人感受到欢乐、痛苦、愉快、不舒适、紧张和放松的情感生命,承载着概念生命的永恒之物。

对华德福高中学生来说,主班老师充满爱的权威已不复存在。相反,学生们从不同的领域得到了异曲同工的启发,比如:各种研究领域、艺术活动以及特别的老师。对有些学生来说,伟大诗人的吟诵最令人信服。而对其他学生来说,科学和数学才会深深地吸引他们的兴趣。在艺术工作室,在管弦乐队,在戏剧俱乐部,在科学实验室里,学生们有机会可以以个人方式或社团方式发展他们独特的技能与天资。华德福高中课程的最终目标,是培养与众不同的人,他们既能感受,又知道真正的思考会对世界有意义深远的、决定性的影响——思考引发行动。华德福高中课程的另一个目标,是唤醒鲜活、自由的个人判断和思考。希望到他们毕业时,学生们有信心有权威走出蓝色螺旋,步入他们自己的世界,满怀热烈地赞美,把真理的潜能变为现实。

帕西法尔的故事向十一年级学生讲述的,是一个人如何自我转变脱胎换骨的传说,故事中一个装模作样的愚人最后成了圣杯之王。

帕西法尔的故事向十一年级学生讲述的,是一个人如何自我转变脱胎换骨的传说,故事中一个装模作样的愚人最后成了圣杯之王。(配图来自意大利博洛尼亚施泰纳学校协会

孩子们在小学都在学什么?答案是:“学了很多东西,高中会学更多。”当高中工作可以作为各个学年的有机产物被经验到时,整个社区都会看到,我们的学生丰富地收获到了甜美的花果。

在高中植物版块中,学生们近距离观察植物,并用色彩画植物和花。

在高中植物版块中,学生们近距离观察植物,并用色彩画植物和花。

作者简介:

Carol Bartges目前在纽约施泰纳学校高中部教授英语。她也作为大西洋中部地区的代表,服务于北美华德福学校联盟(AWSNA)领导委员会。Carol正在纽约大学的城市研究生中心完成她的比较文学博士学位。她的两个孩子,麦克斯和莎拉都是鲁道夫•施泰纳学校的毕业生。


发起/参与讨论

读完此文,意犹未尽或者有话想说?邀您前往Steiner咖啡馆坐坐,分享观点寻找资源答疑解惑

【众筹】为华德福社群的下一个未来,支持HiWaldorf重新出发!前往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