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精神分裂症(Schizophrenia)/精神错乱(Insanity/Psychiatric Illness)

“精神分裂症”患者通常在第三个七年期(十四岁到二十一岁),个体发展会因为(感受到)威胁而突告中止,只能达到十五到十七岁的成熟度;这是因为心魂中的 意识心(consciousness soul)此时会开始发展,而同时赋予自我(ego)演进的机会;意识心之中的光不仅能照亮心魂(soul)整体的进程,还能照耀与温暖“自我”,而且带 着“‘基督’之光”的质量,所以这样质量的光是具有治疗性的。

本文由作者授权本站刊发,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作者:陈琪莹
撰文:2015年9月9日

任何精神性的错乱(insanity)与失常都是肇因于“心魂(soul)”与“自我(ego)”部分性地撤离了物质世界。“癫狂”则是因为灵性力量将自己由个体之中完全抽离,但这并非自愿性地抽离,而是疾病强制、强行将“自我”与“心魂”驱离出境。

有一种光进入了我们内在的情感系统,我们内在有着光;另一种光则来自外界,那种形式的光类似我们的神经,是去照亮事物心魂色彩的光:我们无法看见光(亮),也无法看见黑(暗),但我们能经验到、感觉到被照亮的色彩(色彩是事物捕捉到的光的反影)。当光给出自己也舍弃自己,就成为“二度空间的‘光’”:二度空间中,“光”没有中心,也没有边界、范围,更没有前后感,那种“光”投射不出阴影,那是内在性的光,是心(脏)(heart)的光,也是后来在我们头部意识中存在的光,能让我们在地球上有保持直立的意愿与力量;二度空间的光让色彩显现,我们因此透过自己内在的光,看到光在外在色彩上的显影。

当人内在属于“二度空间的‘光’”遗失了,就会让人无法完全进入物质(层界),形成精神分裂或痴呆症。“二度空间的‘光’”在人内在失落的初期,人会开始对任何事物有种冷漠、距离,缺乏真实的感情,有进食却缺乏胃口,还有一种任何事物都安定不了的浮躁不安;如果“二度空间的‘光’”仍无法于内心继续保持,人会完全丧失掉对任何事物的兴趣,退到别人永远无法触及的距离;这时,“二度空间的‘光’”也会开始由头部抽离。

“二度空间的‘光’”先离开“心”,然后才离开“头部”。而当“心”失去了光,光也会掉到身体有机作用的边缘,造成肿瘤、癌症出现。当“(意识上的)光”离开胸腔系统太远,“自我体”就无法维持住自己,因而可以被(其他灵性、非灵性存在)篡夺、破坏与分裂——这样的人会在物质上非常沉重,因为无法拥有推升自己的以太性浮力——生命会极端物质化、极端沉降、过度陷入死亡。

“精神分裂”在生命的头七年(人的第一个七年期),因为失落了内在的光,也连带失落了该是的自己,因此“物质性”与“非物质性”、“硬件”与“软件”的身体架构无法完整迭合、融合:当你无法“迭合/融合”自己,却又需要“体现/呈现”你自己,就会发生分裂。这当中,有很多你对(目前)自己的“压抑”与“不允许”:当你不(被)(自己或环境)允许“成为”“你‘想成为’的自己”,那个“不被允许的‘自己’”还是会自谋生路(但因为失去内在“光”的导引,不被允许的自己即使想成为自己,也是偏差的),于是就选择在意识完全不允许的状态下藉由发病“成为”自己,而在(意识)正常状态下,又非常不是自己。

“精神分裂症”患者通常在第三个七年期(十四岁到二十一岁),个体发展会因为(感受到)威胁而突告中止,只能达到十五到十七岁的成熟度;这是因为心魂中的意识心(consciousness soul)此时会开始发展,而同时赋予自我(ego)演进的机会;意识心之中的光不仅能照亮心魂(soul)整体的进程,还能照耀与温暖“自我”,而且带着“‘基督’之光”的质量,所以这样质量的光是具有治疗性的。然而此刻为着打开自我、朝向更高层次发展的机会如果不被珍惜,如果意识不肯朝向灵性的、光的层次发展,物质体就会因此接收到愈来愈少的天启与灵性力量,而真的完全为物质现象所统御——人因而不得不对物质体/身体产生病理性、病态性的依赖,也产生了意识上退行性的发展。

补充说明: 现代人在即将步入三十岁之前展现的“性格上的‘懦弱’与‘迟疑’”,往往与第二个七年期,以太体发展时受到妨害、抑制有关;而“怯懦”与“迟疑”会在之后转为“对生存的恐惧”与“意志上的瘫痪”,也就是代谢方面的衰弱。孩子九岁时的危机若无法好好转化,还另外遭遇到其他外在环境的危机,就几乎注定了这样的命运。而不幸的是,“基本性的焦虑”与“薄弱的意志”就是所有精神疾病/神经质疾病的特征。学校若利用过度的智性活动将孩子以太体上的创造力完全耗竭,或者孩子遭遇生命中创伤性的事件,都会松动创造性的以太力量——以太体因此失去了“成形”与“模塑/铸造”的能力,连带阻挠了以太力量“形变”成为理智心/智性心(intellectual soul/mind soul)的力量。

“精神分裂症”患者通常体型纤细而衰弱,动作中会带着一种神经性的不安;如果不那么不安,往往可以观察到动作中的僵化性/僵硬性。说话是急促的,语调比较缺乏变化,不习惯被人注视,会试图避开接触的视线。在生理上,心魂的抽离也会让下半身的身体菜单现不如预期。

“精神分裂症”患者甚至在年幼时就已然与人的环境分离,对于抽象思考有一种异常的冷静与理智,这是他们心魂生命的特质。这类患者内在非常敏感,但外在总呈现出冷酷与抽离:内在非常敏感会让他们避开视线接触,而这样的高度敏感性,会让他们进入强迫性、歇斯底里的情绪反应,也会让他们进入癫痫症的呆滞与漠然;两种倾向都试图压制、覆盖对方,他们“感觉心(魂) /感知心(魂) (sentient soul)”的生命于是内在性地裂解为二。这也是为什么强调“头脑原则”的教育,会加重这样患者的病情:现在的他们只对死亡性的事物有兴趣,但他们专注在死亡中,只会加速他们内在的死亡;除非帮助他们学会去“爱”,以温度重新带来自己的生命性,特别在人体的中央部位——胸腔节律系统,才有康复的可能。

“精神分裂症”患者因为能在意识上完全切换,所以内在隶属多个不同的人格,而每个人格的记忆与能力各自独立,也从不想知道另外人格的存在(因为“另外”人格的存在会威胁、甚至覆盖到“目前”人格的记忆与存在感)。所以,不仅星芒上是分裂的,自我上也是分裂的。而所有的(人格)存在,都是他的“正常”,也是他以为“‘正常’之下的‘遗忘’”,所以,人格之间无法分享,也无法相互承认。

“精神分裂”会在人格转换到“非正常/病态”的状态下,爆发出震慑、强大的生命力或动作,这是因为被压抑的能量密度太高,必须以这样的形式释放。

“精神分裂”提醒着你不要急于抽离、逃离所在的环境,而是学习放掉压抑,在所有意识层面去整合你(内在隐性的)既排斥又渴望的部分,了解你原有的身份,成为真实的你。

肾脏是“感觉心”与“感觉身”的根据地,铜是肾脏的金属,能让“感觉生命(sentient life)”充满着支持性、健康性的温暖。如果星芒体过度活跃、经常亢奋,在倦勤时,星芒体会处在一种空虚感当中;胆囊的金属——铁——会给予人真实进入物质身体、物质世界的力量与勇气,弭平这种星芒上的空无。

艺术能对“感觉心(魂)”直接工作。艺术让弱化的“自我体”能比较容易同化于它们接受到的印象,因为心魂也是同化之后的产物。艺术活动中产生的美,会让灵质愿意重新进入心质工作。

在“精神分裂”的初期,运用所有元音能强化这种人的存在感,让各层次的体(身质四体)学习协调,让这样的患者感受到身为“人”、存在为“人”的价值。优律思美中的“B”有种包容、涵盖的特质,能让自觉无法见容于世界的人,重新感受到世界的包覆与温暖;铜元素的“A”则充满着对宇宙的敬畏,可以让心魂重新学习对“感觉生命(sentient life)”开启。

所有精神方面的疾病,都可以用物质现象中的“明暗”治疗,因为“明暗”也是一种逻辑、一种道理,但不是文字语言的逻辑、道理,而是图像性的逻辑、道理;这会让混淆的意识产生新的秩序:以逻辑尝试导引着思想上的光明与黑暗,重新产生意识上的序列。思想(的形式)会唤醒“自我体”,而将这种思想上的亮暗以炭笔方式呈现,能帮助“思想中的自我”、“意志中的自我”重新入世。亮暗其实是灵性的经验,当以炭笔绘画这样物质化的方式重现,就会让思想明晰起来。亮暗彷佛是分离的,但其实是一体的;只是身在三度空间中的我们的意识,总会惯性地把事物分解、拆离,让我们只注重着局部而已。

如果精神分裂困扰着你,请你“同理”想从最亲近的环境中抽离、退避,不想进入角色中的自己。知道“同理”是“合一”的第一步。知道自己会这样做,也只是“不想‘对不起自己’”而已。

时常告诉自己:我知道自己真实的来处与身份,我是自己神性/灵性的体现,我是自己的力量!


【投稿须知】想要投稿?想要发布招生、招聘、培训及工作坊信息请进

You Might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