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人何以生病?

“人性”最终的熟成,取决于我们走过的路程,而路程的长短、变化,就是“疾病”的工作;疾病会在每一个可能的面向发生,疾病告诉了我们到底哪边不平衡。

本文由作者授权本站刊发,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作者:陈琪莹
撰文:2024年1月31日

人,其实不断地在生病与修复之间摆荡着:星芒体让我们生病,乙太体又让我们修复自己──我们不断地生病与死亡,借着生病与死亡修正过去(包括转世与今世)的自己;我们也不断地痊愈,借着痊愈更新著内外的自己。

人体之内,被星芒所形塑,也被乙太所支持:星芒体破坏、雕凿着我们;乙太体支撑、修复着我们──我们在星芒中生病,在乙太中痊愈。

既然“生病”是身为人一种必然的过程,我们就应当正视“疾病”、认识“疾病”:知道生病的起因、生病的过程、以及“生病”本身对我们生命上的真实意义。

现代社会中,我们对于疾病的探讨相当物质化、表浅化,虽然仿佛对症下了药,却只在现象上解决,没有探寻到根本──然而,现象的根本从来都在灵性世界,如果不是灵性世界的意图,现象不会出现。

唯有由灵性的角度对现象本身抽丝剥茧,才能有新的看见与发现。

人类的文明走到今天的成就,虽然可观,却也陷入瓶颈;如何更宽广地走向未来,而不是陷自己于钻牛角尖里,其实是科技与医学的挑战:“学术成就/文明成就”如何克服自身“专门性/专科性”的限制与偏见,而肯与其他领域携手共进;知道所有学科真正的成就都不在分科里,而在整体的提携里,才是人类文明的目的。

也因此,疾病不再只是个案,疾病牵涉到所有你可以想像得到的层面:一般说来,血液上的疾病,偏慢性,关乎历史(你个人性、私我性的整体转世-轮回-生命史)、时间与你的先天性;神经上的疾病,偏急性,关乎地理(你与生活氛围、社会环境)、空间与你的后天性;腺体上的疾病,急慢性兼具,关乎你承袭、采取的,文化与民族上的态度(史地、时空因素交会);肉体上的疾病,是感染性/传染性的,关乎物质上的物理应力与化学作用;因果上的疾病则关乎各世的你如何服膺宇宙神圣秩序与最高法则(轮回转世上业力的平衡与开展),求取你更高的学习及均衡。

你的客观性、标准化被黄道带恒星的力量所影响,你的主观性、个人化则被太阳系行星的力量所影响;你的脏腑深深对应着天文(主要脏器对应着太阳系内七大主要星辰和重要金属元素),所以你内在就已然有着宇宙所有天体的互动与力量……你由灵性与宇宙诞生,死亡后,你也将回归自己于灵性与宇宙──宇宙因你存在而丰富,你因宇宙存在而进步──疾病虽然是一种失衡,但这种失衡却让我们能深化、精致化我们过往曾经停留的平衡,让我们拥有再度“前进”的动力。

正如我们自宇宙而来、自宇宙而生,我们当然无法自外于宇宙;如果我们无法自(力)(痊)愈,就必须仰赖外在支援:矿物界元素支援着自我体,植物界元素强化着星芒体,动物界元素抑制着乙太体/生命体,人界元素物质性地辅助着物质体/身体;所以,自我体从矿物界的灵性力量中学习,星芒体从植物界的灵性力量中学习,乙太体从动物界的灵性力量中学习,物质体则从人界的物质性力量中学习。也因此,所有从人体萃取/提炼出、应用到的物质,只能物质性地影响着人,却治疗不好人,因为所有的生病都是因为灵性上的缘由。

当我们对各界元素有着这样的认识,知道元素不仅被我们物质性地拥有、更需要被我们人性地发展,就能更接近因宇宙、被宇宙形塑与支持的自己,对自己的“充满『宇宙性』”怀着无比的感恩,也因此有着信任自己体内奇迹的力量,不会听任自己被无谓的外在意见或权威摆布。

面对生病时的态度,从人的角度,我们必须致力于康复自己,让自己在这一生的有限性中,尽可能开展出自己的无限;从灵性的角度,我们必须平静地接受可以死亡的自己,让自己从这一生的有限性中解脱,回到自己的无限──我们在宇宙的交织、互助中,借由生病或死亡,再次走回更平衡、更接近自己的自己,我们亲近了自己内在更“人性”的图像。

“人性”最终的熟成,取决于我们走过的路程,而路程的长短、变化,就是“疾病”的工作;疾病会在每一个可能的面向发生,疾病告诉了我们到底哪边不平衡。

透过所有存在、发生过的过程(如:疾病、意外、死亡……),人会重新叠合内在的自己(自我体、星芒体)与外在的自己(乙太体、物质体),重新生出带有“新品质”的“人”。然而,“出生”就必须伴随某部份的“脱离”与“死亡”,否则无从“出生”──“出生”是因为“死亡”才揭露了它的深邃与秘密。

疾病要康复,就得某程度割舍、牺牲掉以前的自己,生病让我们真实地汰旧换新。如果不是生病裂解着我们原先习以为常的生活,我们不会进步,我们的自我体也得不到应有的提升与扩展。自我体在(事件的)裂解中学习重组、重生自己,为着这样神圣的灵魂理由,我们选择让自己有生病的能力与康复的机会。

我们选择让自己为“人”,就有我们自身的“神圣”与“不可侵犯性”;而(我们让自己在何处)生病,可以作为一个起点,认识我们自己的起点。

不过,请用“真实地想要了解这些智慧”的心态来接触并认识疾病,而不是只为了解决自己眼前疾病上的困惑与自私。当愈多人对灵性的了解愈深,灵性知识就愈不容易变成大家遥不可及的“天书”;而这,就是人类意识进化的关键,帮助尽可能多数的我们去找回我们曾经拥有、如今却失落的能力与洞见。

生病,其实为的是要帮助我们更健康、更平衡;生病是一种灵性的手段,对我们进行物质性的调整,从而达到灵魂上的学习与目的。认识自己、认识人,何妨从“人/我们何以生病?”认识起。


【投稿须知】想要投稿?想要发布招生、招聘、培训及工作坊信息请进

You Might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