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浅谈我所知人智学中的社会有机体之三元共构

三元共构,对社会有机体来说,是在文化生活上的自由、权利生活上的平等、经济生活上的博爱——这虽是人类十八世纪的理想,但到今日却仍无法落实,这也是我们今日世界面临的困境。

作者:陈琪莹  撰文:2015年5月14日

人是身质、心质、灵质的三元共构体。二元极性(“点”对“点”,如:“身质”对“灵质”)虽能提供反差,但却少了平衡,这是第三元(另外的“点”支持、连结、柔化“点”与“点”之间原来的对峙与张力,如:“心质”是“身质”及“灵质”之间的缓冲)出现的由来,也因此会产生“面”,因为连结、牵制而帮助到事物的稳定与平衡。(人内在的三元共构其实是多重的,如:头部人-胸部人-四肢人、神经人-节律人-新陈代谢人、过去-现在-未来等。)

三元共构,意味着三种元素的交互作用,相辅相成也相生相克,当中有顺流与逆流,却形成一个整体。三元共构,对社会有机体来说,是在文化生活上的自由、权利生活上的平等、经济生活上的博爱——这虽是人类十八世纪的理想,但到今日却仍无法落实,这也是我们今日世界面临的困境。

如何享有文化生活上的自由?透过“直觉”,透过“善”。文化是人类的精神体现,但我们的文化一直被政体与传统所箝制,所以文化无法随着世代该有的意识真正独立与自由。我们如何在一直要求“更动/改善/进步”的同时,却又要所有的事物都维持着现状? 我们的社会,如果要鲜活,就不能一直依循固有/既有的社会型态来组织——保守社会会扼杀活力,那将不是想进步的社会所需要的。如果我们愿意诉诸“亲近灵性的直觉”来表现出我们的“可能”与“所是”,表现出我们最大值的“善”;我们是因为我们内在的驱动、内在的渴望,我们成为了我们所欲的自己,我们因独立于其他之外而自发、自制、自重也自由;那么因着这样的个体形成的微型文化与主流文化将是自由的,也将是尊重到个人性的,没有从上而下的威权。在经济上,这会对应到资本,资本如果要扮演起社会上正当、自制的角色,就会需要直觉上的引导。资本的无限上纲、无限扩充、无限并吞、无限膨胀,正是因为资本家的无法“自由”,他们的“由”是来自动物性的贪婪与欲望,不是来自人性的自尊、自重。(更究竟的说,人要在亲近了过去世中的思维也亲近了未来世中的意志之后,才能够超越这些过去及未来的制约,成为这一世真正的自己;对自己而言,才达到真正的独立与自由。)

如何享有权利生活上的平等?透过“天启(观念的先驱者因灵感而由灵性界带入这个世界的思想与情感)”或“灵感”,透过“美”。“天启”或“灵感”,能将灵性世界的能量与作用带入物质界;我们人也是成就地球进化的能量,当人意识到自己在宇宙中的重要性与独特性,看到自己的美丽与无可取代,就会尊重自己的状态、地位与工作,同时也尊重到别人的状态、地位与工作。每个人的心魂深处深深知道: 自己的“全力以赴”,将给予所在的社会有机体多么美好的恩典!我们所有的概念要能灵性地感动到我们的心与魂,而不只是一堆空洞、堆砌的说词。权利与法律必须经由“天启”或“灵感”来制定,由一种“真正‘人性化’的概念”来制定,而不是遵循大多数的议决(因为目前大多数的人并不成熟,做出的决定是以“恐惧”为考虑,相当向物质层面妥协,而不是因为“爱”与“信任”,所以也不成熟;多数决只会掐死社会自己)。这样法治的社会也因此能够保障到所有个体因为他“原本之所是”,而在法律上稳稳立足、有自己不容质疑的正当性,并且受到尊重与保护。在经济上,这会对应到劳动/工作——用灵感去唤醒你对工作的热爱,你不是因为“外在的必需”,而是为了你“内在的必须”而工作;工作不必然为着温饱或成果/产品,而是为了你自己。你的工作会因为你对它的爱与热情而充满生命的质量,也因此能裨益世界;你也是,工作的产品也是。〔补充说明:此处的“工作”并不一定与工商业生产结合在一起,这里的“工作”指的是“人们‘消耗’、‘竭尽’自己心力的方式”,所以娱乐性的消遣(瞎拚、看电影、打高尔夫球……)也可以算成是工作的部分;人们透过“工作”来完成某部分的自己(不管是哪部分,或高或低的自己);当然,这样定义下的工作,还是可以生产出工商业的产品,但“生产出工商业的产品”绝对不会是工作唯一而正当的理由。〕

如何享有经济生活上的博爱?经由“想象力”,透过“真”,我们才能人性。图像式的想象力能深入心魂与情感,甚至抵达死亡性强、极为封闭、顽固的头部。如果我们相信这些由想象力形成的心中图像,也用这些图像交谈,而不是抽象概念,我们将了解人类真正的需求;用情感去了解、同理人类,甚至同理于动、植、矿物界(事实上,我们内里就有动、植、矿物界),将心比心,才能正确地与内在、也与外界互动,这就是“博爱”:爱自己也爱其他,爱其他也爱自己。图像的形成需要“真实”,图像无法自己长出自己——图像自己无法单独存在,无法单独形成自己——事实上,所有的图像都是灵性界的真实,都是被放入自然现象的神圣力量。自然界的图像提醒我们自身藉由想象力连结神性的可能。真实的图像并不等于科学上的狂想。真正的需求会由想象中长出来,形成心像,而这不是由少数人头脑上的专业所决定。在经济上,这会对应到商品,要因为能说出这样产品的真理,才生产出这样的产品,而不是为了价格、为了市场、为了消费而生产。产品就是它真实的价值。同理,教案要因为教育中的真理、当时受教孩子的状态而设计,而不是去(盲目)趋附家长、政权的意见。

如果我们将教育留给传统、多数、科学(或极度的理性)或政府主导或决定,我们的下一代将无从得知“直觉”、“灵感”与“想象”对于自己、对于人类、对于宇宙的重要性,而这些正是扩展个人的内在潜能及生命视野的必要条件,也是一个健康、人性化的社会最基础的要件。如果没有健康的个体,社会有机体想健康也健康不起来。如何照顾出下一代身心灵上的健康,也是社会责无旁贷的责任,而这关键点,就在给出正确的教育。


【投稿须知】想要投稿?想要发布招生、招聘、培训及工作坊信息请进

You Might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