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第一所华德福幼儿园——我们的华德福幼儿教育运动的开端(下)

当我们回顾往事,不禁对伊丽莎白•葛兰娜利和克莱拉•哈特曼这两位幼儿老师满怀感激——为她们的勇气,她们在面对逆境时对工作不灭的热情和投入,她们对幼儿的发自内心的爱和温暖,以及她们通过学习和内在的成长不断的提高她们的专业能力的深深的奉献精神。她们是研究者,通过在照料儿童时的精确观察,以直觉的 方式找到合适的方法,并能够与儿童的精神本质的现实去有意识的工作。

编者注:昨天刊发了上篇(阅读),本文配图来自世界第一所华德福幼儿园——德国斯图加特Uhlandshöhe华德福幼儿园网站

本文由HiWaldorf组织翻译、首发,如需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

作者:苏珊·霍华德  翻译:车前子
原载:北美华德福早期教育协会《通道时事通讯》2005年

伊丽莎白尝试着通过她与儿童日常的每一天的接触来感受孩子们的需要,在此基础上发展出幼儿园的活动,内心沉静的工作,并且努力去与孩子的模仿力工作而不是去揠苗助长。

一次她邀请了一位做篮子的手艺人到园里,在孩子们的面前工作。“他是个年轻人,他把衬衫的袖子挽得高高的干活,孩子们能看到他很结实健壮。他用大的枝叶编了一个大篮子。第二天,在衣帽间里,我看到一个孩子的大衣钩上挂着芦苇,那是个内向的女孩。我问她为什么带芦苇来。‘做篮子’,她答道。然后我随即到外面买了芦苇和做篮子用的底部回来。第二天的时候,所有的四岁的孩子都开始做篮子。我想去帮助他们,但是他们自己都能做。如果孩子们没有看到那个手艺人在编篮子,他们永远都不会去那样做。”

三年以后,一位来自德国汉诺威的叫做克莱拉•哈特曼的年轻女士,很希望学习做一名华德福幼儿教师,她联系到伊丽莎白并督促她提供一个教师培训课程。然后伊丽莎白觉得自己经验不足;在很迟疑的情况下,伊丽莎白同意与四、五位对很感兴趣的人见面。但是,那群人到了以后,她就请他们离开,理由是她还没有准备好。所有人都走了——除了克莱拉,留下来做了实习老师,并在后来成为了伊丽莎白的终生的朋友和同事。

在1931年,克莱拉•哈特曼在德国的汉诺威开办了一所小幼儿园。那时,新建的汉诺威华德福学校还处在精神上和财务上的艰难挣扎阶段,因此幼儿园需要独立的自给自足。克莱拉租了一间两室的公寓,并把其中一间屋子改造成儿童每天的活动的地方。这里的工作蓬勃发展。在接下来的10年间,每天都有20名左右的儿童入园。

1938年,斯图加特和汉诺威的华德福学校被纳粹关闭。克莱拉的家庭幼儿园,不太显眼,一直持续到1941年。纳粹关上她的幼儿园后,她逃到德累斯顿,并在那里的一个地窖里开了一家小幼儿园—这是当时仅存的创始阶段的华德福幼儿园,直到它也被发现,然后被国家社会主义党关闭。

1940年,伊丽莎白在朋友的邀请下从热那亚坐船到达美国。1941年,她在宾夕法尼亚州科博顿市的麦铃农场(Myrin)开办了一所华德福幼儿园,作为一所新的华德福学校的基础。在1948年,她继续在位于长岛花园城的阿德菲大学校园内新建的华德福学校里开办了一所幼儿园。正是在这里,她写作并出版了她的《儿童早期和华德福学校计划》这本书,后来被翻译成多国语言,包括日语。

二战结束后,克莱拉•哈特曼于1946年回到了汉诺威,在非常简朴原始的条件下重新开了一个幼儿园,用沥青纸屋顶和雨伞来作为室内避雨措施。野草从地面上长出来,在冬天的时候,墙壁上结了雪晶。开始时,户外的自由游戏包括在战后的废墟上玩耍,以及发现一些勺子、钉子之类的东西来帮助幼儿园的建设。

在之后七年的时间里,这所幼儿园,现在是学校的一部分,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努力前行,直到“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木工老师制订了建筑方案并制作了家具,学校的业务经理不遗余力的投入到为学校的幼儿园建设创造社会性基础和财务基础这项工作中。在1953年的圣诞节,新的幼儿园终于诞生

从1950年开始,时年42岁的克莱拉•哈特曼邀请其他幼儿园老师每年在平安夜的时候相聚几天,深化他们对于幼儿教育的人智学学习。他们问到,我们如何发展我们自己,才能够去与来自灵性世界的儿童的灵性存在(being)工作?我们可以发展出什么样的活动和方法适用于幼儿园的工作?我们怎样能够在儿童的养育方面给予父母真正的支持?他们努力的去深入理解模仿力、孩子作为一个感觉器官、以及转世为人的思想与早期儿童发展关系这些概念。他们完全投身于幼儿园的开创和发展中,基于人类发展的人智学观点的基础上去工作。

我们可以说这些教师聚会是最终成立于1969年的华德福幼教国际联盟的开端和雏形。今天已经真正的有一个世界范围的教育运动,涵盖了1200所幼儿园、儿童之家和儿童中心、亲子小组和家庭中心。


【投稿须知】想要投稿?想要发布招生、招聘、培训及工作坊信息请进

You Might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