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视听

整个部落就是我的学校!

Embed HTML not available.

小时候,每次回福山,我都不想再离开;因为经常往返,让我心生疑惑,我常问我的祖母:“哪里是我们的家?”,祖母回答我说:“最靠近星星的部落,就是我们的家。”,这句话到现在,依旧深植我心!

编者注:今天早上五点多起床,上网无意间看到了一个叫《回,家》的纪录片,短短的十几分钟深深打动了我,到最后的时候竟然鼻子酸酸的……一位生长于泰雅部落的老师,重返部落带领孩子们学习族语的故事。虽然听不懂他们的族语,但却能感受到那种声韵中的力量——来自古老、来自泥土。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我有一种感触:华德福本土化的最大难度,是我们到底对自己的文化、脚下的土地了解多少? 然后跟畢莉老师聊了起来,她说华德福教育引领她很多,还说道:“其實,對於我們自身文化的認同,需要被提起,才會被看見,尤其在大環境的衝擊之下,更為艱辛!但是,真的,唯有堅持,才有改變的可能,這跳路隨“心苦”,但方向對了,相信路就不遠了。” 最后,非常感谢她欣然同意我们刊发这纪录片(视频地址)以及下面这篇文章。

作者:Billie (王畢莉) (文图及纪录片)

关于纪录片《回,家》

因為大哥離世的關係,再度回到出生的地方–福山
回到了這片看似熟悉,卻又感覺陌生的土地
我 不知道我能夠做些甚麼
我 只知道 我願意
然而,故事就這樣開始……….

编者注:以下为文章《整个部落就是我的学校!》内容,为便于阅读而转换为了简体及标点。

昨天办完转学,雅树看着读了三年半的国小校园,问我:“新的学校有比这里大吗?”,我很自然的回答说:“当然比这大呦!因为整个部落就是我们的学校!”。

今天正式成为福山国小一员的雅树,第一天的第一堂课,就是骑着单车,从学校到卡拉模基登山步道口来回!雅树流着汗,很开心的说:“妈,妳说的没错!整个部落就是我们的学校欸! 我有看到阿公在柿子园割草,也看到阿嬷在家前面晒衣服,还看到给树阿公,阿顺阿嬷和小阿慕衣在我们家外面聊天,……。” 4/1~4/2日两天一夜,福山国小师生要走“福巴越岭”,我还担心雅树“可能”会不愿意参加,哪知她一口马上答应!妈妈我还是很担心,私下问了施琪,两天一夜走“福巴越岭”会不会很累?施琪回答我:“很好玩!沿路边玩边走!还可以住饭店!”……看来,是妈妈我舍不得“放手”,担心的太多!这不就是我一直向往的教育吗?让孩子在大自然里学习!

今天周三,我以为雅树读半天,我还和雅树说,妈妈等妳下课再载妳和阿嬷去龟山找姐姐,老师说,四年级下午有编织课,慧贞和艾倩两位美丽的织女老师,要教孩子织布!这不就是我希望的文化技艺传承的学习吗?让孩子从小就对自身文化的肯定!

我们一直提倡,让孩子在自然而然的环境中学习,但现今的社会,已显少能提供这样浑然天成的学习环境了不是吗?我们努力的为孩子找学习的“最佳”环境,许多家长,找到最后,还是将孩子交给了,包装很精美的“补习班”,“才艺班”或是“体验营”!

教育,实则需要多方面的配合;只有单一的关注是不全的!需要家庭,学校和小区面面俱到!

我也相信,只要愿意改变,没有难成的事!天助自助者,唯有从自身做起,才能“感动”下一代;小时候,因为爸爸工作的原因,我们有好长一段时间离开部落;小时候,每次回福山,我都不想再离开;因为经常往返,让我心生疑惑,我常问我的祖母:“哪里是我们的家?”,祖母回答我说:“最靠近星星的部落,就是我们的家。”,这句话到现在,依旧深植我心!我相信,回部落的路……不远了!

我不知道,我可以为部落做些什么?但我知道,我愿意!


【害羞的广告】《写给华德福家长的信》:集纳了海声张宜玲校长写给家长的108封信,购买入口

你可能也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你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语法: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