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华德福教育在中国的故事

许多被邀请来授课的外国华德福教育工作者说:“这些父母甚至不确定他们的孩子在这个体系里受教育,是否能进入当地的大学就读,但是他们还是愿意冒险,因为他们就是不想让孩子接受国家的制式教育。”

编者注:为阅读方便,刊发时仅将文章转为简体并标点符号,配图为成都华德福学校。

作者:柯眀心  刊自:台湾《看》杂志 第148

时间:2014年10月5日

在长期一胎化政策下,中国的孩子承担的学习压力是沉重的,学校里教得多,课外的学习也填得满满。现在,反其道而行的“华德福学校”(Waldorf school)却在中国蓬勃发展,令人不得不停下来检视这股“反常”的教育潮流。

2004年,中国第一所华德福学校在成都成立,校地不足三亩,破落的农舍即是上课的校舍;如今,学校占地近三十亩,校舍优美,充满草地与树林,而且已经成为另类教育中的明星学校。很多家长想要把孩子送来就读,不过很难有名额,幼儿园要提前五年排队,小学常常挤不进,因为已被从幼儿园直升的孩子占满。

成都之后,华德福学校如雨后春笋般成立,深入北京、上海、广州、西安、郑州等大城市。一个十分有“慢学”特色的学校,能席卷中国的大都会,甚至二级城市,的确是令人惊讶的。目前,中国约有两百所华德福幼儿园,超过三十所华德福小学。德国华德福教育之友基金会创办人娜娜(Nana Goebel)说:“1980年代开始,华德福教育运动在全球迅速发展,但没有任何地方像中国这样快速。”北京春之谷的王守茂亦称:“华德福在中国,七年的发展超过美国七十年的。”

华德福教育在中国的快速成长,引起了国际的注意。许多被邀请来授课的外国华德福教育工作者说:“这些父母甚至不确定他们的孩子在这个体系里受教育,是否能进入当地的大学就读,但是他们还是愿意冒险,因为他们就是不想让孩子接受国家的制式教育。”著名的《纽约客》(The New Yorker)杂志也特别就此进行了专访。

华德福学校的一天

相对于中国体制的教育,华德福学校所提供给孩子的,实在很不同。一早的晨圈活动,孩子们会唱唱歌,玩玩小游戏。早上会有国语、数学的学习,但一、二年级是不教书写的。下午有舞蹈、手工、绘画、种菜、戏剧等课程,是属于步调悠缓的“慢学”,孩子们显得自在、快乐。也就是这样的教育吸引了无数中国父母。

“本质是一种需求在推动。”成都华德福学校校长李泽武说。

四川大学环境学院的老师夏岚内心挣扎许久后,把孩子从公立幼儿园转进了华德福幼儿园。“四岁开始,几乎所有的小朋友都在绘画、英语等各种才艺班上课,‘不让孩子输在起跑在线’的功利主义教育弥漫小区。”她说。

2013年10月,成都一位五年级的男孩从三十楼跳下,据媒体报导,原因是男孩在朗读比赛时讲话干扰秩序,被老师罚写,老师声称如果写不完,就要他去跳楼。孩子留下的遗言是:“老师,我做不到,每次想往下跳,身体就会缩回去。”最终,他还是听话的一跃而下。

中国有长久的科举考试制度。中国民主运动人士冉云飞在接受《纽约客》杂志访问时指出:“中国向来将教育视为模造人的手段,共产党是更上层楼了!他们以为他们可以像变造历史一样的变造人,结果就是道德沦丧。”

中国政府不是不知道教育问题的严重,之前教育部还曾发布命令,规定一、二年级假日不得有任何书写功课。然而,根本的问题是盘根错节的。

办学不能碰触三大禁忌

成都华德福学校的开办,其实源自很多的因缘巧合。

1994年,一对澳洲夫妇来到成都旅游,巧遇黄晓星、张俐夫妇,在他们的介绍下,黄晓星夫妇第一次知道了华德福。不久,他们决定到英国学习华德福教育,这一去将近十年。十年后,他们回到自己的家乡开办福德福学校。

取得办学执照并不容易,据《纽约客》报导,张俐说自己“很幸运”,因为她的大学同学是当地教育局的官员。不过,官方也明白的告诉他们:“有三方面你们不能乱来:政治、宗教以及安全问题。孩子的安全当然是关键,但是千万别碰政治和宗教,万一你卷到这样的问题去了,谁也救不了你。”

然而,华德福教育的核心理论“人智学”,其实是具有深刻的心灵经验色彩的。张俐说,虽然她也深为“人智学”所吸引,但目前学校的课程不教这些。


发起/参与讨论

读完此文,意犹未尽或者有话想说?邀您前往Steiner咖啡馆坐坐,分享观点寻找资源答疑解惑

【众筹】为华德福社群的下一个未来,支持HiWaldorf重新出发!前往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