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用生命,为孩子做对的小小事——专访慈心华德福学校创办人张纯淑老师

编者注:无意中发现了《人籁》(网站)——极具价值的人文评论杂志,然后看到了他们在十年前(2004年)对张纯淑老师做的专访,至今读来,仍受启发和鼓舞,故整理转发到此,为保持原文完整,仅作繁简转换及部分标点调整,以供家长和教师阅读。

文章源:《人籁》第007期  张纯淑口述、编辑部整理

“成长只有一次!”

为了这句话,不少父母辞去工作专心育儿、费尽心思为孩子选择“好”学校、甚至举家移民、努力打拼……,一切都是“为了孩子好”。

但是,孩子最需要的究竟是什么?

这位十九岁当老师、三十岁办幼儿园、四十岁重新学教育、五十岁创办台湾第一所公办民营的华德福学校、许下“为孩子做对的小小事”美丽诺言的张校长说:

孩子要的不多,以“生命”对待“生命”,如此而已。

第一次当老师,孩子走入我的生命

我十九岁就当老师了。很兴奋喔!我花了一个礼拜的时间准备:我要和孩子说什么话、怎么带他们……。先到学校看环境后,我觉得校园有大树还不够,教室前面要有花圃,可以种小花小草。上学第一天,我告诉孩子,我们不做早自习,大家明天把家里的小铲子带来,我们一起来翻土种花。教务主任说:“你是新来的喔!这是工友做的事,不用你们做。”我当时听不懂他真正的意思,还答说:“没关系,我们可以自己做。”

第二天换校长来讲:“你是新来的喔?主任昨天有讲,这是工友做的事。现在应该要进教室早自习。”我当老师时闹过很多笑话。这是第一个。后来,一学期后,还是只有我们班有花园,别班都没有。其他的“笑话”像是:我会问学校“可不可以一班班分别远足,不要全校一起去远足?”“不能一整天都去爬山吗?”这些都被大家当作是笑话呢!

我当时的想法和作法,到现在还是很多人不能接受,他们觉得我们让孩子做“不该做的事”,而该做的事却没有做。但在那几年里,我是个非常快乐的老师,我常在礼拜天带孩子们去爬山,乡下孩子有许多家里是打渔或种田的,我和他们学到香菇怎么种、什么鱼怎么煮、什么是芋仔番薯……。那时家长对老师非常信任且尊敬,我像个大孩子般,和孩子玩在一起,于是我并没有真正被绑在老师的模样里面。我带的这班孩子,到现在我们都还有联络。

陪孩子成长,让大人再次经历童年

不论是当老师,或是当父母,其实都是让自己“重新经历一次童年”的宝贵机会。许多大人,都遗忘了自己的童年。也许是不去想、也许是觉得想也没用,但是,当你成为孩子的父母或老师时,孩子就在你面前活生生地长大,也让你重新走过一次童年。遗忘自己童年的大人,是无法好好陪伴孩子成长的。许多大人都一味地要“给”孩子很多东西,却忘了满足孩子真正的需求,也无法真正了解孩子。此时大人所给的,往往不是孩子真正所需要的。虽然,孩子的表达能力不如大人,无法精确地说出他的感受和需要,但是大人只要真正用心,并且不断累积和孩子互动的经验,就不怕做不成好父母。

例如,现在的孩子把“无聊”挂在嘴上,大人也许会觉得孩子是在偷懒,但其实他是失去了对生活的期待。我们曾经有一个孩子,因为常在班上“挑拨离间”、甚至偷拿姐姐的东西送同学、讨好同学,而成为一个在家里和学校都不受欢迎的孩子。但当我们用心去看他的状况时,会发现他这样做,其实是因为被爱得不够,而缺乏安全感。


发起/参与讨论

读完此文,意犹未尽或者有话想说?邀您前往Steiner咖啡馆坐坐,分享观点寻找资源答疑解惑

【众筹】为华德福社群的下一个未来,支持HiWaldorf重新出发!前往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