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你被爱着,只是你不知道

在我身边,在我不知的远方,无论遇到什么人,其实他们已把我所需一切给我了。只是那慷慨超出我想象的寥寥几个选项,所以我没听懂。

作者:卢郁佳(博客配图:pinterest

人被赞美容易忘,被骂绝对忘不了。至少要五倍好话,才能冲淡一句坏话的伤害。事后再遇到对方,总先记起被拒的痛苦,着手预防受伤,以最痛苦的创伤经验为准,来限制这段关系。

因为人脑构造如此,洪荒时代,我们靠着敏感于痛苦警讯、才能逃过猛兽生还。

然而现代,猛兽已逝,城市生活、商业发展靠的是人际信任合作,需要以最快乐的被爱经验为准,放手开拓关系。

违反防卫本能,并不容易。

比如我对人满怀戒心,毫无信心,超怕开口麻烦别人,相信别人不情愿。别人随手送我东西,我就怕欠人情,不敢收,也不敢不收。别人说约吃饭吧,那肯定是场面话不能当真。饭局对方迟到,我就内疚,相信对方不想来、被逼悔约。总之宁可死撑,能不开口求助就不开口求助,唯有旅行,逼得我到处问路。

因敝人寒酸成性,为了便宜,订的民宿,常地点隐密到连左邻右舍都不知。每次按图奔波找当晚住处,都像国际刑警出马、去破获地下组织据点那么艰巨,破获时都想开记者会庆功。

这次到大阪,迷路耽误,急于赶上晚间九点打烊前入住,深怕下班落锁,该我露宿门口。

但为什么我早已经走过头,却还没找到民宿呢?

投奔章鱼烧店问路,原来我打印的地图标错了,废纸一张。

依指示徘徊半小时后,发现时限已过,我放弃,忍痛拦出租车。司机用导航搜寻,告诉我,民宿就离这五个街口,很近不用搭车。原地彬彬有礼送我下车。

广而告之:【北京】节日在生活中 | 端午手工、童谣、故事艺术工作坊(5月25、26日)

半小时后,民宿仍然没出现。

空难生还者在沙漠盲目跋涉三天后,发现重回原点,也没我绝望。整个人呆滞,瓶水已喝完,大汗湿透背包,发梢滴水,头顶冒蒸气,不自觉搜寻起过夜空地。

眼前有间通宵营业书店。我直闯柜台,寡言平头小伙子接过地图,推推黑框眼镜,用计算机搜寻地址,感觉可靠又干练。

等了一会,只见他边讲iphone,问我国籍姓名,转述给对方听。

想必冤魂获超度就是这种感觉吧。我内心欢呼,太好了民宿还有人接电话,或转接到管理人的手机。他是不是问对方民宿怎么走、有什么地标呢。如果民宿就在隔壁巷子,他会不会带我去呢。

没想到他示意我出门,指着回头路,说有间超商,告诉我「十五分钟」,把我送走。我好失望,不过现实原该令人失望。

得知再走十五分钟就到,马上就能洗澡睡觉,我心里踏实多了。

但七分钟就到了超商,左右也看不见民宿踪影。莫非是见到超商再走十五分钟?又来回走了几遍,始终不见。

追上骑单车夜巡的警察,对方翻开文件夹查地图。走到河边,再数七个街口。

结果不要说是七个街口,走完二十个还没见到。这样下去,天亮前我就走到尼崎市了吧?

一位嘻哈少年,挟滑板,提瓶可乐娜啤酒路过,替我手机上网查,直言:「我说了你也找不到,跟我走。」回头走了二十多分钟,停在两层小透天厝门前。


【害羞的广告】《写给华德福家长的信》:集纳了海声张宜玲校长写给家长的108封信,购买入口

你可能也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你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语法: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