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食物森林(第2篇)

除了关心贫苦的人们,Hart 也有远景,期望向大众示范,创造这样的食物森林可以治愈人们和地球,只要无私和付出,自然就会转变。

作者:周妙妃 出处:《琉璃光养生世界》2014年2月  配图:pinterest

食物森林的案例

关于食物森林,在西方较有系统纪录的例子是由英国的Robert Hart* 开始的。

Robert Hart 逝世于公元二千年,享年86岁。他从一九六○年开始,在Wenlock Edge, Shropshire一个五百平方公尺的后院,种下了模仿温带森林的小型食物森林。没有草坪和假山假水,种满的是高低层次分为七层的可食植株,提供他食物、药草、资材、休闲和运动。

这七层的植株从高大的树,到爬藤类、到小树丛、到覆地植物和根茎类,不限物种,只要能融入互相平衡兼容的,都挤进了他的后院。有果树、核果类、香草药草类、和蔬菜类。比较需要阳光的作物另有菜圃,树下可以生长的作物种类则无法计数。

Robert Hart 原先是想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种植食物以补充他和弟弟日常所需的营养。他在种植中体悟到采收果树和多年生作物比种植短期作物来得轻松许多,食物森林就这样逐渐成型。他不用肥料,在苹果、梨和李树的树下种了香草药草类和莓果类,地面厚厚的覆盖上稻草、堆肥和草屑。他也种植柳树当资材,给大家编织提篮。

Hart 是个充满爱心的人,有了自身的经验,他特别关心第三世界的饥饿与营养不良问题。他希望推广他的食物生产系统,让人们可以在小空间轻松的种植更多的食物。除了关心贫苦的人们,Hart 也有远景,期望向大众示范,创造这样的食物森林可以治愈人们和地球,只要无私和付出,自然就会转变。

去参观的人为数众多,包括致力于粮食作物保育的组织「Plants for a Future」的 Fern 夫妇。他们在一九九六年夏天去参观时形容:

「夏日的干燥和焚风让大地显得干枯荒芜,但这个花园似乎不受影响,它显得绿意盎然,而且挂满果子,让人觉得宁静平和,像走在梦境里。」,「窄窄的小径引导你走在果树和核果树种之间,葡萄和奇异果攀爬着,下方长着各种结果的树丛像黑醋栗(blackcurrent)和醋栗(gooseberry),和许多的香草类和叶菜类,都是可以在树荫下生长的植栽。在花园阳光下则种着一般常见的短期作物。整个后院里生产的食物多得惊人。」

食物森林的纪录

食物森林其实与人类历史并存,也座落在世界各个角落,但是它的建立与演变都没有历史纪录与科学的比较。我在澳洲认识了Angelo Eliades 和Charlie Si,他们住在墨尔本,在推动小区农园方面贡献良多。Angelo 是个具有科学背景的人,大学主修医药学,却任职计算机工程师,现今在有机苗圃公司工作,以有机种植和生态保育为一生的志业。他知道现代社会追求证据,所以记录下了他在自家后院种植食物森林的过程。我征求他的同意,节译与修饰了一些他的文章内容:

Angelo Eliades*的科学实验

现今的社会注重科学,凡事要求证据。没有证据,即使是行之多年的明显事件也被所谓的「科学」怀疑或否定。

我有七年有机种植的经验,二○○八年开始读到朴门永续设计的书籍。最吸引我的是有关食物森林的概念,说是「经由观察与模仿大自然,可以种植生产食物,不需人力过度干预」。我不是住在农场拥有肥沃宽阔的土地,我住的房子只有一个小后院。像这样的后院还没有种植食物森林的案例,而且也没有食物产出的纪录。建立食物森林的想法深深吸引我,我想证明它是否可行,所以就开始动手设计建造一个小型的食物森林。

我的科学背景让我习惯于纪录与比较,以下是一些数据

*后院共150平方公尺

*花园(包括步道)共85平方公尺

*种植面积64平方公尺

后院原貌是这样的:土地高低不平,土壤是被太阳烤干的沙质土壤,没有有机质,没有生命。仅有一些草皮,杂草丛生,加上几棵瘦弱的玫瑰。经过几年改造,它的改变一再的向我证明食物森林能同时复育土地和生产食物。


【害羞的广告】《写给华德福家长的信》:集纳了海声张宜玲校长写给家长的108封信,购买入口

你可能也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你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语法: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