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实践旧教育 ——玄鸟书屋答各位朋友问

如果一个孩子有了专注力,有了自学能力,有了本民族经典诵读作为根基,有了每日艺术练习的习惯,有了生活教育,去哪里继续学习会有问题吗?

原载:玄鸟书屋故事
撰文:2019年1月24日

文冰老师说:“遇贵人的招聘启事发出之后,果然贵人们就遇见了。感谢众多朋友们一直以来的支持。”

1

有时候,有些朋友会把玄鸟书屋放到创新教育行列里。

会觉得非常害羞,只好自我调侃一下,说,“啊,不好意思,其实玄鸟书屋实践的是旧教育。”玄鸟书屋教育之道最核心的脉络从来没有超出过两千多年前孔子的教诲:“止于至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

有时候,我们会介绍说玄鸟书屋在实践自主教育。想要表达的是,理想状态如果达到了“止——定——静——安”之后,每个人会自己去领会,自己教育自己,“虑”而“得”。我们把这个“虑”而“得”给了一个通俗的名称“自主教育”而已。这里面没有创新。

所有的课程,洒扫应对、语文(故事,文史)、数学、英语、艺术、游戏运动无非是不同的路径来练习这个心的“止——定——静——安”。简单来说,就是练习心安。

在这个过程中,有的人会积累更多一些人间知识,有的人会忘记得多一点,但在过程中练习过的“止——定——静——安”会留下来,成为一种能力,能倾听到来自心的声音,即便外界如何喧嚣都能安心于自己的立命之所。

所以,我们说玄鸟书屋实践的是旧教育。走的是两千多年前孔子指出的道路。

2

当然,我们也开放地吸收各领域的最新研究成果。

比如心理学界的刻意练习。比如神经外科医生詹姆斯·道迪在斯坦福大学医学院创建的慈悯与利他主义研究教育所倡导的“放松、专注、爱”的练习。

比如华德福教育中的科学教育,一切前提是人与动物、植物、矿物、天文、地理。走进科学,但不脱离人的心灵与之的关联。

比如聂圣哲先生竭力倡导的养活教育,也就是朱熹强调的小学——洒扫进退应对周旋之节。

比如曾国庆先生道禾书院实践的24节气爬同一座山,走进宇宙生命的大螺旋。

这些看起来都有点新。然而这所有的新路径不过都是练习安心的素材罢了。无论路径多新,最终不过是练习“降伏其心”——止——定——静——安而已。所以我们说,玄鸟书屋在实践旧教育。

3

也有朋友们会问,玄鸟书屋如何解决与其他教育体系接轨的问题。我们有定力的原因在于这个——如果一个孩子有了专注力,有了自学能力,有了本民族经典诵读作为根基,有了每日艺术练习的习惯,有了生活教育,去哪里继续学习会有问题吗?

4

温软的小原从小被窝里钻出来,满足地叹口气:“妈妈,我觉得今天很好。”

小原和妈妈整理了房间。安静有序中,小原靠在妈妈的胳膊上:“妈妈,今天好好啊。”

妈妈:“你觉得幸福吗?”

小原:“是的,妈妈。”

去白鹭湾散步。“妈妈,看湖面多美啊。今天真美好啊。”

一丝丝,一点一点的美好小原都会感觉到,并认真地表达出来。

不满四岁的小人儿用他的感受提醒着妈妈,一个孩子的幸福与诗意就在具体而微的安心之中。对,就是这个安心,无需要过多的鲜新、刺激、富足。

“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

教育之道,无非抵达一个“安”。心安,自然就“得”,就“悟”。

不满四岁的儿子最感幸福之时从来就不是获得表扬肯定的时候。在安然之中,闪着智慧光芒的妙语自然显露。安然才是一个孩子心灵的家园吧。

一个人若能一直与安然心灵家园保持联系,他自然就拥有感知幸福的智慧。随着年岁增长,伊甸园终究要失去,而所谓教育,就是通过一系列的练习想要保持与这个安心立命之所保持联系,这就是教育应当竭尽全力去做的。这一系列的练习也即是课程的开发,在开发的时候,万变不离的宗旨是心安的练习。而不是相反,刺激欲望、虚荣、攀比,让观念行动与心的感受隔开。

5

黄昏或清晨的宁静里,文字在空气中等待歌唱。

足够的沉静里,蓄积的渴望带来充满感。

静里的安带来了新的思想,行动的力量也随之出现。


【害羞的广告】《写给华德福家长的信》:集纳了海声张宜玲校长写给家长的108封信,购买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