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发展内在的三大关卡

孤独、害怕与恐惧是内在发展的三大关卡:如何把持自己、不让自己在当中并吞与失去,关键就在正确的想像力,因为想像属于真正的光亮。

本文由作者授权本站刊发,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作者:陈琪莹
撰文:2019年10月5日

没有任何(外在)力量可以被给予你,除了那些已经在你之内却被你(自行)发展起来的:能力无法自己发展自己,因为被内在性或外在性地阻挡/障碍着;只有自己(的力量)能拯救/释放/解放自己蕴藏、潜在、沉睡的能力。

补充说明:当内在无法正确发展起来(盲信或盲修),就会伤害到内在生命。

事实上,除非自物质体/物质经验/物质现象中自由,否则心魂触碰不了灵性(界);人必须学习让心魂得以外在于物质(躯)体工作,才能真正发展到内在。

进入灵性(界)的门槛有三:透过“死亡”入口、透过“元素/元素(性)世界/元素(性)精灵”入口、透过“太阳/太阳-基督”入口。

补充说明:进入灵性界的第一关是“‘死亡’的门槛”,第二关是“‘元素’的门槛”,第三关是“‘太阳’的门槛”。

而想要让自己在灵性上完整,必须(同时/依次并意识地)透过这三重入口,不能单一或偏废,要三管齐下。

透过“死亡”入口,需要自己完全臣服/奉献在某种观念/概念下,然而,我们却得在自己非常的中心、非常的静默中,让自己与那样的观念/概念认同,以内在“愿意完全给出自己”的力量:我们忘记了全世界,完全沉浸在那样的思想中。

补充说明:但这也是一条非常容易弱化自己、失去自己的危险道路。

不断地重复让自己沉浸在这样思想的过程,人会逐渐在自己的意识中发现思想是某种独立(性)的生命,有着属于自己的灵动性:人让思想在自己之内创造出另一份存在,思想有了内在(于人)的组织──人会升起一种感受:自己(迄今为止)的努力成为了什么(如:思想)的舞台,让什么透过自己,发展出它自己的生命;自己赋活了什么──灵性世界开始靠近/迫近你。

补充说明一:在抵达这样的境界之前,会经历一些不容易跨越的情绪/感受:觉得自己非常孤单/孤绝/寂寞、被遗弃/离弃/抛弃……然而,却也要在物质界经历被(物质世界决绝的)遗弃、背叛、倾轧、愚弄、毁伤(到筋疲力尽、几乎灰心丧志),人才可能允许灵性(界)自动靠近/接近──人以在物质界的苦痛作为进阶灵性的代价。

补充说明二:人会在当中抗拒/抵抗自己必须在生命中这样的经历(如:“我撑不过去/撑不下去了!”、“这样的事情我永远也无法完成。”等,以千百种借口/理由赦免想怠惰的自己),然而这样的经历也会让自己因怯懦而退转、放弃。

当思想活了起来、(自行)生长了起来,人会感受到自己在思想之内,随着思想,延伸、扩展至自己的头颅,然而,自己又确确实实在思想之外;思想成为了长出翅膀的头颅,飞向/飞入无限,却又透过自己的头颅折返,进入自己的身体里──思想开始天使性地头颅、开始天使!

补充说明一:阿里曼力量会阻挡/阻止我们看见思想这样的发芽、生长,以我们对冥想/修行预设的偏见/成见来障眼我们,让我们执着于修行上物质性的表现──阿里曼希望我们把物质界的所有(如:概念、欲望等)应用也带向我们(自)以为(是)的灵性(界)。

补充说明二:唯有不让自己被物质世界下拉与负荷,我们才能真正进入灵性(界);我们必须在进入灵性(界)的门槛之前,(预备)放掉物质界/物质性的一切。(这才足以正确、彻底而伟大地死亡,因为才能崭新地重构/重建自己。)

这样天使、飞翔的思想会成为我们灵性的眼睛与灵性的耳朵。

透过“元素(元素性世界/元素性精灵)”入口,首先需要自己的非常纤敏:外在的自然/一切仿佛沉睡,但内在却截然不同;外在的自己/自己的外在(看起来)也仿佛沉睡,但实际却醒着,醒在自己活生生的思想里。

我们看着周围的现象,却允许思想之间形成自己、解释自己、为自己发生、因彼此结合、由彼此分离……空间(感)开始失去/空间(律)停止。

我们在思想中泅泳/游泳,可以从任何一点跃出自己:我并未/并不死亡,我的“(自)我”编织在思想的网/海里,却也在当中载浮载沉。

然而这一切,却又在我跨越“元素(元素性世界/元素性精灵)”的门槛时终止,思想开始服从我的意向/意志,我以意志重新组织思想。

在我们通过死亡的门槛之后,我们已经外在于自己,必须将自己插入/植入在宇宙的协奏之中,我们只能应用意志外在性的力量;然而此际我们意志外在性的力量却也(曾经)内在于我们,只是以潜意识作用着:我们血液流动、心脏搏动的灵性力量就将我们浸润在(未来的)意志元素之中。

我们必须学习与自己的命运认同,让(明晰、光亮的)思想获得“‘全等’于自己”的状态,让思想成为我们灵性上的存在;这时的我们会开始惧怕:惧怕思想世界的发生、惧怕与思想性的存在结合……我们惧怕靠近真正思想的力量!

补充说明:我们用以编织出灵性存在的意志力量非常庞大而骇人,往往在传说中以看守/守门/守卫的“猛狮”样貌呈现。

意志元素想攫取我们、吞噬我们、勒紧我们、窒息我们,我们必须由背后操控自己的意志,如同驯服猛兽一样:不让力量控制自己,而让自己去控制力量。

补充说明一:当我们被意志元素攫取,就会容易心悸、产生血液循环方面的问题。

补充说明二:当我们并未通过死亡的门槛/考验,就贸然进入元素的门槛/考验,以不被允许/检验的力量接触灵性界,是为“灰魔法(gray magic)”。

当人不是以(光亮、清明的)思想运用着意志,而是以情绪运用着意志,就会深陷在(完全)为着自己的“自私/自恋/自大”里,想要以自我的力量/欲望掌控/操纵(全)世界(这时的人有时会以自己的自私以为无私,却无私在非常自私里)。

举例说明:以煽动/煽惑情绪的宗教狂热来修行,可以进步神速(这也是多数懒惰于思考的人们的想要,因为可以在修行上速成),但这却也属于“灰魔法”的范围,因为激起了人的情绪/欲望,却钝化、蒙昧了人的思想;人会迷失于:如何正确进入灵性界不重要,怎么进(得)去才重要。 

路西法会让我们完全看不见“猛狮/狮子”的力量,然而我们早(在知觉之前)被(“猛狮/狮子”)吞噬!

元素/元素(性)世界/元素(性)精灵之所以存在,是为了在人的胸腔系统里维持(出)血液循环、呼吸作用、心跳节律──生命元素在呼吸的风/(空)气里、在旋绕的温暖里、在舞动的光(影)里、在宇宙的旋律里;元素(性)精灵以元素生命作用出我们的心跳!

当我们因元素/元素(性)世界/元素(性)精灵而能灵通,就有了“能知道过去、也能占卜/预言未来”的神通,但却不正确于:我们无法让自己在灵性(界)中自由,我们必须听候元素(性)精灵/中阴(性)存在的指令、差遣。

透过“太阳”入口,我们面对了下半身/低等(我)的本质、妥协于生存的欲望、根本而原始性的感知……这些力量会以鲜艳、瑰丽的“巨龙/恶龙/蛇蟒”姿态出现,充满着我们所有的本能:自私、高傲/骄傲、虚荣/浮华、荒谬/愚蠢/背离真实……由消化系统盘曲而上,眩惑着自己。

补充说明:形成“巨龙/恶龙/蛇蟒”的力量也存在于太阳里:太阳帮助我们先行/预行消化所有地面上的,也让我们(因)消化、有机作用而能完成自己。

若无法直视/面对“巨龙/恶龙/蛇蟒”,我们将无法再与“巨龙/恶龙/蛇蟒”分开,而必须以“巨龙/恶龙/蛇蟒”的姿态经验着灵性世界,让自己成为一条动物性的“巨龙/恶龙/蛇蟒”,让所见、所闻远远缤纷而幻丽。

通过死亡门槛的(灵性)世界无色、无彩、阴暗/灰阶、私密,毫无重量,所以容易遁隐、难以被捉摸,人必须活力地聚精会神/全神贯注,尽可能捕捉直到一切扩张/膨胀/开展成一种实相,重新充满色彩、音韵与生命──以自己内在、已然的力量清楚照亮。

而让灵性实相显色、现音/声的过程,需要自己愿意牺牲、奉献,将自己倾倒向宇宙的情怀,这能引动风精灵与水精灵由宇宙而出:风精灵带来光线与色彩,水精灵带来声音、韵律与秩序。

补充说明一:真正进入灵性界,真实会由黑白/无色彩缓慢而渐进地转为色彩,精灵力量由宇宙而出、而饱满;但偷工减料/便宜行事地进入灵性界,人返祖式地灵性力量却会由人体下方的器官、脉轮而出,被“巨龙/恶龙/蛇蟒”逆转/逆旋性地盘曲而出,让自己类化成“巨龙/恶龙/蛇蟒”,一进入就充满无可言喻的绮丽。

补充说明二:头颅的星芒体、乙太体之中,色彩很贫瘠,因为色彩的力量被完全作用在头脑与颅骨/头骨(的形成),让头脑完美;肚脐/腹腔内的星芒体、乙太体却色彩斑斓、非常漂亮,在闪烁中幻化着──真正的灵视力并不在璀璨夺目里。

灵性界以如雾、如影的质地遮罩我们的灵性感官-器官:灵性界从来没有外在的照亮,都是内在去照亮──我们以自己的光触碰/触摸出自己的看见,而我们自己的光,就在思想里。

进入灵性的第一重关卡在“死亡”,我们遇见“长着翅膀/长出翅膀的天使性头颅”;第二重关卡在“元素”,我们遇见“猛狮”;第三重关卡在“太阳”,我们遇见“恶龙”──第一重关卡紊乱我们的思想生命-头颅,第二重关卡纷扰我们的情感生命-胸腔,第三重关卡颠倒我们的意志生命-腹腔-新陈代谢系统与四肢。

进入灵性(界)从来没有安逸、舒适、便捷的途径,因为必须(经验)痛苦!

举例说明:许多标榜观想、溶解自己于宇宙、合一于宇宙的宗教-神秘经验,都是让人误入歧途的修行。

所有的能力/力量都会在为我们所用之前,(企图、威胁)吞噬/反噬我们,所以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克服旧有力量的自己!

孤独、害怕与恐惧是内在发展的三大关卡:如何把持自己、不让自己在当中并吞与失去,关键就在正确的想像力,因为想像属于真正的光亮。


【投稿须知】想要投稿?想要发布招生、招聘、培训及工作坊信息请进

You Might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