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重磅译文】新的思考(上)

关于《自由的哲学》最重要的事情是:头一遭,在一本书中的字里行间,流动的是全然独立的思考。一个不能够自由思考的人是无法理解这本书的。如果他对该书所呈现出来的思想抱有兴趣,他就必须要去习惯于调动他的生命体,一页一页地,从头开始地去调动他的生命体。这样的活动有其教育的目标,这就是看待这本书的正确方式。

编者注:本篇为《Rudolf Steiner on His Book The Philosophy of Freedom》一书第三章内容(完整),该书主要是施泰纳自己谈论《自由的哲学》,作者做了汇编,以及少量评论。“‘鲜活的思考’是《自由的哲学》中的核心思想,我觉得非常重要。”(Michael D’Aleo老师语)。本文是郑岩老师应华德福高中培训的督导老师之邀翻译的全文长达8000多字,为阅读方便,在刊发时,我们分为上下两篇,特此说明。

翻译:郑岩

在前一章开篇所谈及的艺术性元素,绝不仅仅是指艺术创作,也不仅仅是指运动中所具有的形态,以及形态中所蕴含的运动。实际上,我所指的艺术性元素,总是以真正的创造性为标志,这种创造性由创造性的能量所驱动,透过创造性的活动呈现出来。这种特征,在《自由的哲学》一书中全然地呈现出来。在这本书的字里行间,人类精神的创造性能量被用来锤炼人的思考活动。经由此一锤炼过程,思考活动得到了全然的赋活更新。我们若将这一过程称之为再创造,称之为人类一种新的思考活动的诞生,都是不为过的。当然,该书所要采取的形式,会受十九世纪认识论所限,但是在这些限制之中,一种新的思想之流被导入进人类之中。施泰纳在歌德馆对工人的讲话中对这种新的思维活动进行了描述。他在对这群听众讲话时总是会采取一种直接和简明的方式,这样的方式只有他在英国讲座时才会有类似的风格。为何会是这样?这在他某次对工人的讲话中我们可窥其一斑: 

从我所告知于你们的,你们会看到,尽管我们拥有心智或精神,我们还是需要某种心灵可进行工作的工具,这个工具就是我们的大脑。在这个物质世界中,我们必须要拥有大脑。物质主义者认可大脑的必要性,这一点他们无需自傲,我们当然需要大脑。但是承认这一点并不代表着这就指明了精神为何。它同时也向我们显示出在大脑运作之外,一个人的精神可能完全退出其生命存在,就像在某些精神疾病中所发生的情景。了解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只有这一件事会让我们认识到现代人是无法真正进行思考的。现代人确实不能够进行真正的思考,我会向你们说明为何有如此一说。

你们可能会说:但人们都会去上小学,现如今人们在学校里会学到如何进行卓越的思考。这话听上去好像完全正确,然而,实际上现在的人们是完全不会思考的。人们只是看上去像是能够思考的样子。现在,在我们的小学里的老师们也要进行学习,不是吗?他们在所有要学习的事物之中,要学习一件事,即应该学习如何思考。但那些教授他们的人是被Stuttgarter称之为“Grosskopfete”“大脑袋的这样一些人。换句话说,他们都是从今天的角度来看,一些极端聪明的人。他们都上过大学。但在上大学之前,他们在中学里学习,正是在那里,他们学习了拉丁文。你们若做一个小小的调查,然后若你说:可我的老师并不懂拉丁文,这也是合乎情理的。但实际上这些老师确实曾经跟某位懂拉丁文的人学习过。因此,你所学习的内容是被拉丁文这种语言所影响的…..你们会注意到医生用拉丁文给你开处方,这是过去所有一切都用拉丁文书写的时代的遗留。演讲也总是用拉丁文来进行。在任何一个领域的学习都意味着你会浸淫在拉丁文这种语言之中。在中世纪,所有的学科都无一例外地用拉丁文来呈现。你可能会说:但小学里可不是这样!但是实际上,我们是从十九世界开始才有小学这种形式的。小学只是在当我们的日常语言中逐渐开始包含了科学语汇时才逐渐形成的。所以,实际上我们所有的思维都受到拉丁语的影响。你们的全部思考都来自于拉丁文这种语言让人们如何思考。你们可能会说,美国人在历史早期并不教授拉丁文,但实际上,当今的美国人也是起源于欧洲,从欧洲而来。所有的一切都受到拉丁文的影响。 

现在我们来看,拉丁文具有某种显著的特点。在古罗马拉丁文的主要发展阶段,它就具有了这样的特征,即它自身能够进行思考。我们若看在高中是如何教授拉丁文的,这会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学生首先接受了拉丁文,然后在拉丁文的句子中,他们学习到如何进行思考,精确的思考。这个过程的结果就是,整个的思考过程变成不是依赖于思考者本身,而是依赖于拉丁文这种语言。 

现在,请试着去理解,这是怎样一个重大的事实!现在,那些本来应该已经完成了学业的人们实际上自己并不能进行思考,而是拉丁文本身在他们之内思考着,即使他们可能甚至都没有学习过这门语言。听起来一定很奇怪的是,现在,我们只有在那些几乎没有接受过教育的人的身上才能够看到独立思考的存在。 

我讲这些不是建议我们回到没有文字的时代,这不是解决问题之道,我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支持时代的倒退。但是我们确实需要了解那些和我们息息相关的事实。这就是为什么在有些时候,要向那些简单朴素的,未受过教育的人那里去探寻知识,因为他们或许在某些领域仍然拥有这些。

一个人若不能够进行他自己的思考是无法企及精神世界的。现在你就能够解释为何在当今时代那些博学之士会反对所有的精神知识;人们已被拉丁化的教育削弱到不能够进行思考。所以,人们必须要学习的首要事情就是进行自己的思考。现在,若我们说是大脑来进行思考的,人们也会觉得这很合理。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拉丁化的句子已经进入了人们的大脑之中,现代人的大脑就是这样自动进行思考的。我们有一个拉丁语言的自动机制在那里运作而不能够真正进行任何自己的思考。 

最近这个时代,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我在上一次会面时有提及。但是我所说的当时并未引起你们的注意,因为我所说的很难被观察到。正如你们所知,我们除了拥有物质身体外,还有以太体(当然还有其它的几个体,但是现在不予讨论)。理所当然地,大脑,是属于物质体的部分,但是生命体也在其中作用。我们若要能够进行自己的思考,必须要调动我们的生命体部分。自由的思考,无法在物质身体层面发生和进行。但是当大脑被作为一种思考的机械来使用时时,这就像是拉丁语带来的影响,那么人就会用他的物质体的工具来进行思考了。然而,人若只用大脑来进行思考,那他是无法进行精神性的思考的。因此,人需要开始运用生命体来进行思考——当长时间患有某种精神疾病时,就全然不能行使此一功能——要运用生命体来进行思考就必须经由内在的努力才能够得以发生。

至关重要的是:我们要经由学习才能进行我们自身独立的思考!若不发展此种能力则无法企及精神世界。当然,这个发展方向上的第一步是,开始认识到我们在幼年时,没有被教授如何进行我们自己的思考。我们仅仅被教育着按照过去一个世纪一个世纪沿用下来的,使用拉丁语言的方式去进行思考。如果我们真正能够认识到这一点,那么我们也就能够知道进入精神世界的首要条件是去学习如何进行全然的我们自己的思考。

我之前有说到最近这个时代发生了一些奇特的事情。那些思考最偏狭的人,那些他们的思考只是拉丁文的思考产物的人,却在我们这个时代被视为最有文化的人。而正是这些人他们发明了物理学科,他们想出来物理这一学科,按照拉丁文的指令用物质的大脑想出了物理这一学科。我们年轻的时候,当我还是和这里的年轻人E先生一样年纪的时候,物理就是那些人用拉丁化的大脑所构想出来的……但是自从那时起又发生了很多事情。在我还是个小男孩的时候,电话出现了,我们现在已经习以为常的其它伟大发明也都相继出现。它们都是最近时代的发展成果。这一过程使得越来越多并未受过拉丁化教育的人进入了科学领域。这实在是一件奇怪的事情。如果你去看过去几十年科学的发展,你就会发现有越来越多的技术人员进入到科学领域。他们受拉丁文的影响很少,这使得他们的思考能够免于自动化。他们这种非自动化的思考在越来越大的范围内被人们感知到。这就是为什么如今的物理学家们的思想非常有意思,但轻易就能分崩离析。在波恩有一位叫做Turler 的教授,他在两年前开始了物理研究的某种新的方向,他说物理学科之中所有的概念在近几年中都发生了变化。人们对此未加以注意的唯一原因就是,那些参与在主流研究的人们依然持有二十多年前沿袭下来的世界观。那些研究无法告诉你当代要思考的是什么,因为他们自己是无法进行思考的。他们依然使用三十年前的概念,认为那些概念还行之有效。这就像手中握有冰块,但它必然会融化。当人们开始进行运用精确的思考时,那些理念就会消融掉,不再存在。我们必须认识到,这就是目前的境况。一个三十年前研究物理的人,若再看看三十年前的思想观念到如今的发展面貌,他就简直会想把自己的头发从脑袋上扯下来。因为他会看到他所拥有的概念不够了。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变化呢?原因就在于在现在的演化过程中,人已到达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即生命体要成为我们内部的思考者。可人们并不想让这件事情发生,他们还想要因循着用物质大脑进行思考的方式。但是在物质身体里,那些概念会分崩离析。 但人们却拒绝学习用他们的以太体进行思考。他们不想进行自己的思考。 

这以上的情况使得我在1893年时写出《自由的哲学》这本书。关于这本书的重要性在于,不在于它的内容有多么重要(尽管这些内容确乎也是我想向整个世界所传达的);关于《自由的哲学》最重要的事情是:头一遭,在一本书中的字里行间,流动的是全然独立的思考。一个不能够自由思考的人是无法理解这本书的。如果他对该书所呈现出来的思想抱有兴趣,他就必须要去习惯于调动他的生命体,一页一页地,从头开始地去调动他的生命体。这样的活动有其教育的目标,这就是看待这本书的正确方式。(Cf 第十章) 

当这本书在90年代出版发行时,人们对如何来读它毫无头绪。这就像是把一本中文书给了欧洲人,人们丝毫不能理解。当然,这本书是用德文写作,可书中所承载的思想却是人们完全不能够习惯的。因为拉丁语的影响消失殆尽。这是第一次,有人用完全的意识摒除掉拉丁语影响下所形成的思想,呈现出完整的独立思考的果实。只有物质大脑才和拉丁文拥有相似性;这就是为什么人们应该努力地去表达那些存在于他们的生命体中,和其原初样貌一致的那些思想

独立的思考见证精神世界的前提,这就是这篇给工人的讲座的主题。它不仅仅是为人们敞开了精神世界的大门,它也保护人类免于当下不再有真正的思考的现状的威胁。现在的思考仅仅是将辞藻的粘连,它们仿佛是各种思路的涌现,但是实际上只是自动化过程的产物。 

若人们只是让自己的大脑主宰,则不会再拥有任何思想。这就是已经在发生的事情。我们看到的事实是,人们已经不再想要费力地去进行思考。对思考的兴趣正在逐渐衰退。人们真正想要的,不过是让自然操控他们的思维,他们自己只需做一做那些告诉他们要如何思考的实验……他们不愿自己进行思考。他们对自己的思考没有信心,因为他们在自己所思考的结果中看不到任何现实。我们可以看到思考需要被活动,不是我们的想法,而是作为过程的思考需要被活化。这种思考的活化来自于精神在其中发挥作用。如果你真正活跃地进行思考,就别无它途,只能让精神作用于你,否则你就不是在进行思考;那些所谓的研究人员按照最喜欢的步骤进行实验,然后让那些研究结果告诉他们事实,这无法称为是思考;那些社会科学研究者们也好不到哪里,他们好像在进行思考,可是有多么不情愿进行真正主动地思考,去把握住那些活跃的心智才能把握到的社会动力。于是他们就转向历史研究,转向过去的继承传统……一个对此有所了解的人会知道我在谈些什么。我们目光所及的每一处,都能够发现人们对和精神世界建立有生命力的联结的某种恐惧,也就是对一种真正积极活跃的思考的恐惧。这也是为什么任何要求我们有活跃思考的情境,例如我的著作《自由的思考》中想要做到的,能够获得的人们的理解就会如此之少。《自由的哲学》中所承载的思考和主流的方式如此不同。读者常常在开始阅读不久就举步不前了,仅仅是因为他们希望用像阅读其它作品一样的方式来读它。但是就像你们知道的,其它的那些书籍,那些流行的著作,你可以靠在椅背上,让思绪一点点,一片片滑过。有很多人,他们就是以这样的方式在阅读所有的作品…..时不时,也有一些小小的情绪,或忧虑爬上心头。但是,即使是报纸,如果我们是为其中所能提供给我们的这点情绪而读,那也就和图片滑过我们没有分别。但是《自由的哲学》一书中的内容和这些完全不同,它也不允许用这样的方式去阅读。读者要时时把自己唤醒,以避免在和那些思想相遇的过程中可能会发生的昏睡。它不是给那些只想坐在沙发里读书的人而写的。你当然可以坐着读,甚至可以坐在沙发里,靠在那里读,但是你必需要用你全部的作为人的力量去激活你内在的心灵存在,由身体的静止作为协助,将你全部的思考带入运动之中。没有任何其它的方式可以让你能够接近这本著作。任何其它的方式都会让你陷入昏睡。实际上,很多读者在这过程中确实睡着了。但这些人我们至少可以说他们是些诚实的人,最不诚实的是那些像阅读其它书籍一样阅读自由的哲学,又宣称他们已经吸收了书中内容的人。他们根本什么也没有获得;他们得到的只是言辞的空壳。他们只是顺着言语之流在进行阅读,却没有任何东西从中产生出来,没有进行某种如锻造钢铁般的过程。我们从现在起必须唤起新的能力,这关乎人类的发展演进。这是人类能够得以逐渐地,以及完整地提升自己企及精神世界的道路。活跃的思考会让人们和精神世界建立起内在的关系,这会让人们能够走到越来越高远之处。

意犹未尽,继续阅读下篇→

【害羞的广告】我正在「黑暗传研学团」和朋友们讨论有趣的话题,你⼀起来吧?

你可能也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你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语法: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