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校园霸凌

当加害者、被害者双方都没有力量,才要霸凌;父母自己(对孩子)不知所措,才允许霸凌──霸凌现象频仍,是被社会集体的无力感造就。

本文由作者授权本站刊发,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作者:陈琪莹
撰文:2017年8月7日

当孩子无法思想出思想、情感出情感、意志出意志,就会霸凌!

补充说明:霸凌的现象五花八门:在身体层面的虐待有:踢、殴打、推挤、拉扯头发、强暴/性侵等,口语的虐待有:捏造并散播谣言中伤、辱骂、嘲笑、取(非常不雅的)绰号……,情绪的虐待有:切断人际连系、孤立、拘禁、歧视与羞辱……,网路虐待:将对方的隐私/照片透过网路公诸于世、肉搜、以冷酷或威胁的言语讯息骚扰……

当加害者、被害者双方都没有力量,才要霸凌;父母自己(对孩子)不知所措,才允许霸凌──霸凌现象频仍,是被社会集体的无力感造就。

补充说明:华德福校园里,老师会将(发生的)“霸凌”看成是孩子必须/必经的业力,被孩子自己的生命同意;孩子将会在强凌弱的状态下更强壮、更有自我(感),更会捍卫自己,因为任何遭遇到的环境都被自己前世的物质体所造就,环境是我们自己的编织。

杜绝霸凌,无法靠宣导,而要靠成人的示范:当社会所有的层面(如:意识型态上、族群上、地位上、职场上、言语上、性别上……)都在霸凌,又怎能强求孩子不校园霸凌?

所有的事件,都会不偏不倚,在刚刚好、最需要的时刻发生;事件并不随机与偶然!

孩子的自我体命令“霸凌”必须出现在自己的生命里,所以霸凌、被霸凌;任何的霸凌都来自业力──“霸凌”发生,有着灵性层界的计划、理由与动力;而那,远非我们物质性的揣想与防范所能度量。

孩子安排霸凌来建立自己的自尊、发掘自己的力量,直到被激到忍无可忍;孩子必须学会保卫自己、为自己反击,在这个已被架构成弱肉强食的人类社会──这是孩子的悲哀,却也是孩子的命运!

孩子透过霸凌坚强起内在的自己。

霸凌的发生,通常都在孩子独处的时刻(如:下课、放学……),远离了成人的视线/监视;霸凌不会光明正大地霸凌,因为那样(往往会因成人的中止、干涉而)少掉了刺激与强度──霸凌永远背地,这样才够霸凌!

在霸凌生态中,永远有种力量的失衡、失序,不管短暂或长期、直接或间接、生理或心灵、主动或旁观:霸凌是一种双方希望借由暴力(相向)找回“均势/平衡”的试图与努力,所以霸凌出自于双方的意志。

补充说明:男孩子比较容易直接、个体霸凌,女孩子比较倾向间接、集体霸凌。

霸凌的发生,主要源于(团体的)“排挤/排斥”,因为见不得别人不同于自己:“不同/异质”将是一种严重的威胁,如果自己的力量非常危脆;而“下马威/先发制人”会让对方对自己的突发状态措手不及,而无法反击,甚至确立──霸凌为的是巩固自己不堪一击的领导/主宰地位。

补充说明一:在霸凌里,双方要能成长,只能“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绝对没有“以德报怨”。成人世界亦然。

补充说明二:华德福教育透过庆生会中生命史的分享,让孩子更认识彼此,可以减缓孩子霸凌的倾向。

会霸凌别人的孩子,通常处在长期的否定里,所以只能以敌意与攻击回应自己(渴望)的(亲密)关系;这样的孩子以为“权力/势力”才能维系起真正的关系:霸凌也是一种在建立/确立关系上的努力,只是不健康而已──拳头也是一种渴望接触(对方)的力道与温度,威迫、恫吓之下,是期待温暖与拥抱的心;只是当泪无法流出眼、话无法说出口,暴力就是最直截的吁求与表达。

被霸凌的孩子通常畏缩、内向、安静、焦虑不安也低自尊,鲜少能捍卫自己、向对方进行挑衅与报复,所以往往无力也无处告发,只能安静受害;这样的孩子常是社交或情感上的独行侠,所以求助无门,而唯一能告诉的对象就是过度保护也过度反应的父母。会被霸凌的孩子通常比同侪瘦弱,所以成为自然并当然的受害对象。

另一种旁观者虽然未参与霸凌,却助长了霸凌的气焰,让霸凌更彻底而完整;这样的旁观者日后也会被耳濡目染(透过频繁的同侪模仿),觉得“拳头就是力量”!

补充说明一:成人不宜介入与中断霸凌,是因为成人的处理永远表面;霸凌现象会因为成人的干预而更残忍而剧烈,失去应有的理性。大人尚未介入之前,孩子对对方还会带着孩子对孩子的同情/同理,但成人加入之后,会造成孩子更深的反弹,因为双方失衡的力道中,变数更不稳定了。

补充说明二:成人介入处理霸凌时,就要知道自己也介入了孩子的业力;成人要有这样的认知:让受害的孩子受害到愿意因为受害而为自己站起,却不被过度伤害/残害(到自暴自弃),在这样的点停损。

霸凌人的孩子与日俱增,是因为有许多孩子虽然生成了人的形状,却是魔鬼;这样孩子的高我被黑暗力量窃据,无法属于自己。

补充说明一:在西元1890年之后,这样自我体被窜改的孩子愈来愈多;换言之,这样的孩子并没有经过正确的投生,而是人形中充斥着邪魔的自然力量,他们是(披着)人形的魔鬼;既然魔鬼,自然无法好好“人”。

补充说明二:宇宙不会犯错,人即将形成的尘世关系在出生前即已注定。但当人畏惧自己的命运,在出生/投生时抽离,空出的身体就会让邪魔这样的恶势力有机可乘,而能人模人样。

通常会霸凌人的孩子头部感觉被压缩,属于狭窄/狭长型的头部(因此无法被意志充分渗透),脸的下半部发展会比上半部强烈而明显,嘴唇无法完全合拢、微微张开,因为上、下颚无法密合(上、下颚属于头颅的四肢),也因此影响着齿列状态(但齿列绝对不是让嘴无法密合的原因,而是孩子的下半身无法服从上半身);孩子的手脚也呈现与身体不成比例的宽大;孩子的呼吸系统因此无法被自己主导与控制,行为也连带影响,只能被自己的冲动主导,因此呼吸作用上,“吸入”会比“呼出”来得强烈许多(这样的孩子缺乏适当的二氧化碳),过度的空气造成下颚堆积与凸出──这样的孩子无法(为自己)(真正)做(出)任何事,因为他(的头脑-神经-感知系统)没有驾驭自己新陈代谢系统与四肢的能力。这样的孩子也无法了解任何对他言说的告诫与话语。要让这样的孩子学习以感情对世界注意与产生兴趣,才能让孩子对外在的态度软化与友善起来。

补充说明一:这往往来自孩子在母亲怀胎或生产中的机械性伤害(如:使用产钳夹住孩子头部、怀孕时的母亲遭逢车祸或重大撞击等),也肇因于业力。

补充说明二:这样的孩子因为无法内在性地协调“头部-神经感知系统”与“四肢-新陈代谢系统”,所以萌出恒齿的时间也大大推迟。

〔举例说明:产钳非自然的使用与挤压会让日后孩子的头颅阻止必须的物质进入来好好构造起自己,也因此无法有正常食欲,造成人为性的营养不良。〕

可以让这样的孩子专注在自己的做/(手部的)动作,一动一动,不恍神也不漏落任何细节;也尽量抽空与这样的孩子聊天(让孩子是主要的发言)(进行生活经验上的描述与分享),因为在对谈中,语言的力量能倒入乙太体与物质体之中,更新孩子的状态,让孩子僵硬的身体开始内在性地柔软而灵活。

补充说明一:与这样的孩子相处,需要真正的幽默(而不是贬损式的戏谑),而大人对孩子的真心关注也能化解孩子的无情、冷漠。

补充说明二:治疗性优律思美的“R”能增加孩子内在的旋转与机动性;“L”能让孩子顺服/臣服,愿意让自己与环境出现的任何完整融入;“M”可以帮助孩子呼出自己;“N”让孩子回返应有的智性/理性。

补充说明三:对新陈代谢系统工作,将药物口服;对节律系统工作,将药物注射;对神经系统工作,将药物外用。砷浴(arsenic bath)(以水质中含砷的矿泉水/温泉注入一般温水中浸浴),可以让星芒体有平顺进入物质体的能力)。

让孩子对彼此的存在感动与尊敬,也对自己的言行负起绝对责任(特别是六年级之后的孩子);在这样的互动生态下,可以减少霸凌(的机会)。

身为霸凌者的父母,不要以为自己的孩子永远不可能霸凌别人,会霸凌的永远是别人家的孩子;要承认这样的事实,接受、道歉与补偿。你的孩子必须承认犯罪的事实,看到自己的霸凌带来的伤害,真心诚意地向对方赔罪/道歉。和孩子检讨在怎样的状况下容易(引发)霸凌别人(的动机),父母要有意识地避免与防范,在第一时间有效制止。

被霸凌的孩子要学会说“不”,懂得适时拒绝与逃跑;可以将任何发生过的(霸凌事件)顺序性地纪录下来,让成人有前因后果可循,也能确实帮助到受害的自己;自保时如果必要/需要,可以商请警方协助,不要畏惧。

身为被霸凌孩子的父母,请与孩子真心对谈,让孩子看到父母对他的重视:不要隐匿“霸凌”为永远的秘密,而要让孩子知道这是对生命的进犯、是犯罪,所以无法默许。父母要成为孩子最亲密、最勇敢的支持力量,不能背弃;不仅为着自己的孩子,也为着保护其他可能受害的孩子。

父母也必须与校方、老师真实沟通,确保官方反霸凌的政策能正确保护到自己的孩子。

补充说明:父母比较是孩子的生命共同体,而不是老师;老师与所有孩子的关系必须尽可能中立、公平,所以无法偏袒或帮忙任何一方。

鼓励孩子扩展自己的朋友圈/交友圈,也允许孩子的朋友到家中进行更频繁、密切的互动,在自己的视线之内。

霸凌并不恐怖,恐怖的是人对霸凌的误解、规避与姑息;霸凌可以让孩子完全失去(应有的)力量,也可以让孩子完全拥有(正确的)力量,端看成人怎样导引孩子走出霸凌的阴影。


发起/参与讨论

读完此文,意犹未尽或者有话想说?邀您前往Steiner咖啡馆坐坐,分享观点寻找资源答疑解惑

【众筹】为华德福社群的下一个未来,支持HiWaldorf重新出发!前往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