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读书

《自由的哲学》中文连载:译者前言

配图:鲁道夫 ·施泰纳

当施泰纳被Walter Stein问及:“千年之后,您的哪部著作还会继续流传?”他的回答是:“只有《自由的哲学》。”然后,他补充了一句:“但是,所有的一切都已包含在里面了。如果有人能够意识到我在这里所描绘的自由的行为,那么他就找到了人智学的完整内容。”

编者注:很多朋友一直期待着能阅读中文版的《自由的哲学》,一直以来也都有热爱此书的朋友们尝试着对它进行翻译。在今天这个阳光明媚的冬日,我们将开始连载由子叶工作室译自德文的《自由的哲学》(专题页面),与诸友共同阅读、探索。如果您愿意,请协助传播;如果您喜欢,可以点文后的赞赏链接,请译者喝杯咖啡或清茶。

特别说明:《自由的哲学》中文连载所有内容均由译者授权发布,文字及PDF仅供学习,严禁转载。

专题《自由的哲学》中文版连载
撰文:ChildLeaf Studio(子叶工作室)
时间:2016年12月14日

《自由的哲学》是本怎样的书?

《自由的哲学》初版诞生于1894年,当年鲁道夫•施泰纳33岁,这是他写的第四本著作。这一著作被视作他之后所发展的精神科学的方法论基础。他自己曾说过,这本书以一种哲学的形式,隐性地包含了之后他所发展的、作为显性表达的人智学所有内容。1922年,在一次谈话中,当施泰纳被Walter Stein问及:“千年之后,您的哪部著作还会继续流传?”他的回答是:“只有《自由的哲学》。”然后,他补充了一句:“但是,所有的一切都已包含在里面了。如果有人能够意识到我在这里所描绘的自由的行为,那么他就找到了人智学的完整内容。”

(施泰纳1892年肖像画,Otto Fröhlich作于魏玛)

(施泰纳1892年肖像画,Otto Fröhlich作于魏玛)

我们翻译的是哪个版本?

除1894年的初版外,施泰纳在1918年亲自对该书进行了重新修订。本中译稿是由译者从1918年修订稿翻译过来,这一版本也是该书目前被广泛阅读和学习的权威版本。翻译过程中,在尊重作者德语原文的基础上,译者和校对都参考了Stebbing、Wilson、Lipson等译者的英译本。同时,几年前常湧先生分享的自英文翻译过来的几章译稿,也时常给译者的遣字用词提供诸多灵感。在此向常湧先生致以衷心的感谢。

在书名的翻译中,英译稿曾用过《自由的哲学》、《精神活动的哲学》和《直觉思考作为精神之路径》这些名称。本中译稿根据德文书名“Die Philosophie der Freiheit”直译为《自由的哲学》。同时,这本书还有两个副标题,一个是“Grundzüge einer modernen Weltanschauung”,直译过来的意思是“一个现代世界观的基本点”;另一个是“Beobachtungs-Resultate nach naturwissenschaftlicher Methode”,直译过来的意思是“用自然科学的方法得出的观察结果”。

2016-12-15_115235

我们翻译的态度是什么?

在漫长的翻译过程中,译者秉持的基本态度,是希望能呈现作者原汁原味的写作思路。译者在多年学习该书的过程中发现,除了原著文本内容之外,施泰纳表达他思想的结构和方式也深深影响着译者。也许读者会和译者有类似的体验,在初遇这样的结构和方式时遭遇些许不适,但渐渐的,我们也许会发现,恰是这些“不适”会帮助到思考活动的展开。译者猜想这可能也是为什么德语国家能出那么多哲学家的原因吧。

当然,在充分尊重原作内容和表达方式的基础上,译者也会尽量照顾到中文读者的阅读习惯,扫清不必要的障碍。不过译者也保留了一些必要的障碍,等待大家共同去跨越。

限于译者德文、中文方面有限的能力,还望读者在翻译的不妥之处反馈宝贵意见。鉴于本书的翻译难度,译者尚未完成整本书的翻译,因此目前只能以特定的节奏,逐步分享译稿,还望读者理解。

关于翻译的几点说明:

1. 在译稿每段段首都标注了一个数字编号。比如[108],表示的是第一章的第八自然段。通过该编号,中译稿的自然段就与德文1918修订稿一一形成对应,方便有需要的读者对比学习。

2. 在本中译稿中,译者用“{ }”注明了德文中所提及的名称,如哲学家人名,书名等,方便读者查阅。在学术界,对于部分德语术语的翻译,不同的译者都曾使用不同的中文词汇对应。因此,译者也用该符号对部分术语和提法进行了德语原文的注明,方便有需要的读者对应查询。

3. 为方便读者阅读和理解,译者也增加了一些注释,以右上角标注提示。这些注释非施泰纳所加,仅供参考。

4. 文中“()”所包含的内容,为施泰纳原著内容,并非译者添加。

赞赏译者

发起/参与讨论

读完此文,意犹未尽或者有话想说?邀您前往Steiner咖啡馆坐坐,分享观点寻找资源答疑解惑

【众筹】为华德福社群的下一个未来,支持HiWaldorf重新出发!前往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