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人.之一

图片来自Pinterest

当我们明白了这层道理,就要知道:头部、胸部、四肢这三重性,其实帮助着我们能够成为更完整、更平衡的“人”,而完整、平衡的力量就在我们自己。

本文由作者授权本站刊发,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作者:陈琪莹 撰文:2015年8月4日

谈人智学却不了解自己、无法了解自己,那会是很诡异的现象。所以,如果大家真的对人智学、华德福教育有兴趣,请从”人”真正理解起……


人是整体,宇宙的进化也是整体,从来没有什么单独。

人之所以有可以在外在世界“(移)动”的能力,是因为现在的地球;人之所以发展出“四肢-新陈代谢”系统,是因为(古)月亮;人之所以发展出“胸部-呼吸节律”系统,是因为(古)太阳;而人之所以发展出“头部-神经感知”系统,是因为(古)土星——人在古土星时期,开始头部的构造;在古太阳时期,开始胸部的构造;在古月亮时期,开始四肢的构造;在现在,地球时期,开始行动的能力;所以结构上,头颅物质化、精致化与成熟化的程度高于胸腔,胸腔又高于四肢。

“人”内在的有机作用,绝对不是医学与科学以为的“一堆集结的化学反应”;在“人”内在,一切都需要被“转化”、“转变”。

当矿物界进入了我们的内在,我们必须用自己内在的温度(体温)将之“温度以太化/火以太化”,矿物界于是成为某种温度以太,让我们利用吸收。如果我们内在的有机作用阻止了我们将矿物“温度以太化”,我们就会生病。

当植物界进入了我们的内在,我们必须将之“气以太化/风以太化”,植物界于是让我们内在成为某种气态的国度,我们内在就会发展出(类)植物性的有机作用。如果我们内在的有机作用阻止了我们将植物“气以太化”,成为“气态”的形式,我们也会生病。

当动物界进入了我们的内在,我们必须将之“水以太化”,动物界必须在我们内在成为液态,否则我们就会带着动物性。动物界必须在我们之内屈从于“液态”形式,等待我们的“再固化”。如果我们内在的有机作用拒绝我们将动物“水以太化”,我们更会生病。

所以,任何矿物性的物质,终将在人体内成为“温度以太”;任何植物性的物质,终将在人体内过渡为“气以太”;任何动物性的物质,终将在人体内经历“水以太”;而只有完全属于“人”的部分,才有权利维持着地球性/物质性的固体样貌与形式,形成“土以太”,不容被摧毁、改造。这就是人体中最神圣的秘密。

补充说明:所以我们目前的身体状况,就是我们自己关于“人”的创造,只有被我们重新创造的部分,有权利“‘物质化’地显现”。

也因此,在转化过程能量的付出上,矿物界大于植物界、植物界又大于动物界。而转化的机制,非“新陈代谢”系统莫属。

“新陈代谢”系统将“人的‘外在环境’”重新转变为“基本的‘人(的元素)’”,所以新陈代谢系统必须不停地运作;而这种运作,极端仰赖呼吸作用中的“碳”。

呼吸作用中,氧气会被拉入体内,与负责“结构”、“支持”的碳结合,形成二氧化碳,然后呼出。在这样过程中,尚未被排出/呼出的碳,会以压力性让以太充斥整个人体;人在呼出二氧化碳的同时,以太就被留在人体的所有部分。这些以太会渗透入人自身的以太体,让人的有机作用能够真正向宇宙的灵性力量敞开——不论是星芒性还是以太性的影响。这些以太会吸引宇宙性的动量,将“人体结构的法则”套印于个人之上,譬如:“让‘神经系统’成为‘思想’更好的载体”等等。

“碳”因此供应了我们内在源源不绝的以太,让我们能接触外在世界。而“新陈代谢”系统为这铺陈了一切。

“新陈代谢”系统作用的对象是整个宇宙,所以绝对不可能单独存在于人体之内。“新陈代谢”系统不仅是人体的部分,更是宇宙的部分。因为牵扯的范围太广,“四肢-新陈代谢”系统是人类在第三期(古月亮时期)才发展出来的部分,它必须等待“头部-神经感知”系统(第一期/古土星时期发展)和“胸部-呼吸节律”系统(第二期/古太阳时期发展)业已存在,才能进一步发生。

“新陈代谢”系统之所以出现在整个宇宙的计划中,为的是“让人‘摄取营养’”,而“营养”的过程从来无法独立,“营养”仰赖着内外活泼、连续地互动;“营养”是人生存的必须与必需,无法单独存在。“新陈代谢”系统有一种“一直让我们生病”的倾向:人所有内在性的病因,其实都源自“新陈代谢”系统。

补充说明:医学如果一味只以解剖学上的理解为蓝本,再怎么细致,都会陷人体于僵局,因为只能固体性/物质性地处置人体。如果医学要对“人”友善,至少要从对“新陈代谢”系统真正的理解做起。

当“新陈代谢”系统生病时,我们必须问自己:我们是如何摄取营养的?我们害怕又拒绝了那些营养?那些营养,是因为本身,还是因为我们的害怕,才造成我们认知上的危害? 那危害真的是危害吗? 如果(宇宙中一切)营养的本质是“爱”、是“支持”,那我们拒绝营养,又是因为什么?我们摄入的营养到底经历了我们身体上的哪些部份? 我们摄取的,真的是我们需要的吗? 还是那只是因为我们要满足自己的囤积而已? 而我们,又为什么那么害怕有“‘新’的我”? 为什么不肯放掉“‘旧’的我”?我们目前为止所走的,究竟又是怎样的人生道路?我们自己需要吗?喜欢吗?满意吗? 愿意赴汤蹈火地投入目前这样的生命状态吗? 如果就这样走完一辈子,会不会没有一丝遗憾?

补充说明:此处所指“营养”的范围不单只有食物,也有观念、思想、爱、亲情、友谊等等。

“新陈代谢”系统无法在人体内实践到终点;如果走到终点,人一定会生病。“新陈代谢”系统必须在人体内箝制出一定的作用阶段与范围,人体才能健康运作。“四肢-新陈代谢”系统的原则是“动(movement)”,“头部-神经感知”系统的原则是“平静(calm)”、“休止(rest)”;动静、上下之间需要“呼吸节律”系统调解。正因为拼命想“动”,“新陈代谢”系统就容易频频出错,我们才需要其他系统的存在与检核。“呼吸节律”系统就是“新陈代谢”系统存在的先行条件,“呼吸节律”系统持续地疗愈。换言之,人是在古月亮时期之后,才开始(会)生病的(所以要人不生病很简单,只要让人维持着呼吸节律系统在所有方面的规律即可)——但人体的结构是:先成为了(自己的)医生,然后才成为(自己的)病人。所以,人的发展,其实是先能以“呼吸节律”系统治疗自己,之后再以“新陈代谢”系统让自己生病。

补充说明:这也是为什么华德福教育那么在意教育孩子的“呼吸节律”系统,因为那是对人自发性的治疗。一分钟规律地呼吸十八次,我们就让自己的一天与一个宇宙年同步。

所有宇宙中的存在,都是需要韵律的(优律思美的艺术,也是天使界力量试图把自然界的韵律重新带回过度工业化、科技化的人间)。“新陈代谢”系统让我们离开宇宙、离开韵律;“呼吸节律”系统却将我们带回宇宙、带回韵律里。韵律才能疗愈——真正的治疗是把“人”重新带回宇宙的节奏里。所以治疗之道无他,就是帮助我们的“呼吸节律”系统回到宇宙的和谐与规律里。当人体中这种由上(胸腔)而下(肢体)的治疗发生,就会带给“灵性高层存在”某些什么在物质层次落实、完成的喜悦;这种喜悦是宇宙性的,所以也会在我们人的内部发生,喜悦会穿透我们的“神经感知”系统,给予我们人类灵性上前进的动力。

所以,“新陈代谢”系统是地球性的作用力(地球力),诱发疾病;“呼吸节律”系统是宇宙性的作用力(宇宙力),治疗疾病;“神经感知”系统则是被灵性浸润的喜悦,责成我们灵性上的演化。

补充说明:土星外在的环,示范着如何将“健康”在里外之间正确“循环”着;古土星曾是地球的前身,因为任何前生与后世都会对彼此有全息性的影响,演化至今,土星内在现阶段也具有了地球性的发病力量——土星示范着“如何平衡‘外在/宇宙/呼吸节律系统/恢复健康’与‘内在/自己/新陈代谢系统/产生疾病’”。土星是高阶天使“座天使(Thrones)”的影响范围,当我们看向了土星、学习了土星,我们也看向并学习了高阶天使的灵性。

动物的有机作用中并没有像人类这样明白、清楚的三重性: 头部、胸部、四肢;动物中只有“头部-神经感知系统”与“四肢-新陈代谢系统”,动物的“胸部-循环节律系统”反而没那么显明,因为头部与四肢分别强力介入了胸部系统。动物的神经感知系统主要座落在头部,新陈代谢系统则主要座落在后半身与四肢;循环节律系统只能在动物身上以两个对向∕反向的极性往复地反弹运作;动物只是二重性的存在: 动物前半部的“头部-神经感知系统”会在胸腔介入“呼吸”作用,而后半部的“四肢-新陈代谢系统”会在胸腔介入“节律”作用;因为头部系统与四肢系统会在胸部的中间地带交杂混合,动物的胸部系统无法如同人类般独立存在。所以,人才是真正的“三位一体/三重一体”。

补充说明:因为动物由新陈代谢主导节律,由神经感知主导呼吸,所以体温低、代谢慢的乌龟,节律会走得很慢,而对外界极端敏感的动物,如:兔子、鹿……,呼吸就走得很快。

当我们明白了这层道理,就要知道:头部、胸部、四肢这三重性,其实帮助着我们能够成为更完整、更平衡的“人”,而完整、平衡的力量就在我们自己。这样的我们,还能再轻忽自己吗?还能再觉得自己微不足道吗? 我们是这样神圣的存在,被赋予了“自由”的条件、“自由”的权利与“自由”的机会。如果我们还继续糟蹋着我们成为“人”的神圣,无法迈向真正的“健康”与“自由”,我们就枉为当“人”,也辜负了支持我们存在的一切。

人,何其难得,又何其神圣! 而我们又何其难得、何其神圣,能在此时此地此刻为人!


发起/参与讨论

读完此文,意犹未尽或者有话想说?邀您前往Steiner咖啡馆坐坐,分享观点寻找资源答疑解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