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我们的孩子:经我们指导使其成长为真正的人

鲁道夫•施泰纳在《如何认识更高层次的世界》一书中提醒我们“你在追求更高知识的路上迈进一步,那么,你在完美性格塑造上就可以迈进三步。”这意味着,我们必须跟别人待在一起,引用歌德的一句话“才能在平静的地方增长,品格在人生的激流中形成。”

编者注:我相信,这是一篇非常值得华德福教师阅读的文章。

本文由HiWaldorf翻译、首发,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作者:露易丝•德弗莱斯特  翻译:一坨妈
原载:《Gateways》2012秋季号

我是在一家日间托儿服务中心开始我的教师生涯的,当时的工作是照管三岁小孩。在那里,我遇到了娜塔莎。她来自一个贫困、未受过教育的家庭,是家里的独生女。她肤色苍白——一看就知道是明显的营养不良——胖嘟嘟的,还有点朝天鼻。她有一双蓝色的小眼睛,一头凌乱的长发。每天,当她那胖胖的身影站在门口的时候,随之而来的是带着鼻音的烦躁声音,“我来了”。表面看来,我就像对待其他孩子一样,公平地对待娜塔莎;无论何时,她想坐在我的腿上,我都让她坐上来,她也随时可以参加我们所有的活动。她是小组的一位成员,但是从内心来说,很明显,我不喜欢她。当她宣布她来了,我的心会一沉并且会在内心发出一声叹息。我很高兴娜塔莎升到了四岁班。

但是,我从未忘记娜塔莎;多年以后,她仍然留在我的记忆中。我辜负了娜塔莎。娜塔莎邀请我和她一起去旅行,我拒绝了。她为我提供机会,让我学习我从未学过的东西。我认为娜塔莎为我的教师成长之路做出了牺牲。现在,我总是感觉她就站在我身后。

每个孩子来到这个世上都有一个目的,他们会选择国家,语言,文化和家庭。引导这些选择需要有大智慧。每个孩子来到我们的课堂也有一个目的。他们会从我们这里收获礼物,或许,我们自己都不知道自身居然具备能对孩子未来生活产生帮助的礼物。同样的,孩子们会帮助我们强化我们还未曾开发或者本来属于弱势的地方,帮助我们战胜我们自身未意识到的事情。每年,这些小家伙给我们带来的都是一份巨大的礼物,只是,这份礼物常常会被伪装成不守规矩的行为,或者是不符合我们期望的一种神秘的方式。

在过去几年我教过的孩子中,有几组孩子被归类为困难组群,他们会制造冲突,引发躁动不安的局面。有时候,这会表现为几个孩子故意互相打扰,他们之间不能融洽相处,接下来好几天,你都会看到痛苦的眼泪,听到气愤的声音。有时候,整个群体都不能和谐相处。当然,也会有几组孩子能和谐相处,他们彼此友爱互助,关心体贴。但是,更经常的是,我们看到这个小组是一个挑战,过渡时期陷入混乱,或许,孩子们无法保持安宁的状态,他们的很多关系也会变得紧张。这些年来,我认为这些孩子们就是在互相磨合,互相适应社会契约。我们经常看到第一年一个小组里会有很多冲突,第二年这些孩子成为了最好的朋友。我也开始看到,在我最开始的教师职业生涯中,他们也在与我互相磨合,使我更加适应社会,更加有能力,更加像老师,更像一个人。

由于娜塔莎的牺牲和我对她的辜负,我成为了更好的老师;其他时间,我则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在成长——努力去理解费解的事情,结识我不能理解的学生,对孩子想成为怎样的人而不是我想让他们成为怎样的人感兴趣。孩子们要求我们对他们感兴趣,努力接受他们的神秘性。通过我真诚的期望和努力,我感觉自己作为老师和人又迈进了一小步。鲁道夫•施泰纳在《如何认识更高层次的世界》一书中提醒我们“你在追求更高知识的路上迈进一步,那么,你在完美性格塑造上就可以迈进三步。”这意味着,我们必须跟别人待在一起,引用歌德的一句话“才能在平静的地方增长,品格在人生的激流中形成。”

不管前天发生了什么,每天你都需要带着勇气走进教室,跟每个孩子打招呼,如同父母般给他们温暖。每天都要像创世纪第一天那样。每件事都是有可能的,每件事都在变化。这有点像我们努力建立的禅意的生活方式。我们不能有很多目标。我们永远都不可能到达那一点,即:就是那,做成了。每天,每个人都会重新开始。我们不会遇到预示着任何变化的外在前兆,没有确定的目标,没有担保,不会遇到像去年,上周,昨天一样的挑战。深思熟虑之后,我们也不会感到有任何的变化。但是日复一日,我们一再尝试。每次我们有了想法,正如老师一样,“现在我知道怎样做一个老师。我想明白了,”这是一个担保,下节课还会很困难,我们又一次什么都不知道了。你会发现你过去积累的经验的对另一小组的同学来说是没有作用的。

【广而告之】我们在做一件很小的大事——建一份华德福社群的活动清单

我有一个朋友曾经对我说过,“当你看到困难正走向你时,要跪下并感谢,因为你要学习重要的东西了。”我认为我也还没有到达那一点,但是我确实认识到被挑战、一无所知和重新开始有着超乎想象的价值。当我们不知所措时,我们就会对灵感和直觉敞开大门。正如一位老年痴呆症病人曾经在清醒的时刻对我说过,“我们不必知道我们在哪会找到我们自己。”当我们一无所知时,我们已经做好准备来学习,当我们感到无助时,我们会被指引来为其他人服务。

一个朋友的课堂总是日复一日的乱糟糟的。有一天,课堂上实在是太糟糕了,她站在课堂中间,不知道是要哭还是离开。突然,她来了灵感,看了看她的口袋然后说,“亲爱的。”孩子们聚集过来了。然后她说,“这不是个好消息。我亲爱的孩子们,很抱歉只剩下一点点(拇指与食指表示只剩一点点)耐心了。”从此,课堂改变了。

另一位同事对一组好争论的学生产生了灵感。每天都充斥着眼泪和冲突。他走向正在哭泣的愤怒的学生,然后说,“看起来老人的烦恼又来了。”老人的烦恼开始在课堂上使用起来了,该短语的意思是诱惑孩子养成不守规矩的行为。当孩子们开始争论时,其他人就会制止并且说老人的烦恼又不远了。

我们必须迫使自己参加活动。我们必须以精神动力为支持,有意识地开展工作,以极大的决心来促进我们内心的发展。当我是新老师时,我的良师益友说,作为幼儿园教师,必须愿意并能够牺牲成年人的需求。在我们成年人的生活里,我们渴望刺激,自发性,改变,创新,我们通过交谈来增加阅历;但是,这在我们幼儿的课堂上并不是好的内容。我们教室的主旋律是合拍与常规。这是每天不变的基石。学校生活良好的一天应该是这样的:学生们忘记了时间,但是神奇的是,孩子们在合理的时间吃零食,做游戏,讲故事,然后,父母来接孩子时,他们准备回家。在教室里,我们安静地授课,我们希望我们的每句话,每个动作都会激发孩子们。

但是我们要做的不仅仅如此。我们需要忘记成人的特点,例如有批判精神,将物体下定义和分类,进行修理。孩子不需要培养以上能力。如果我们想适应未来的需求,我们必须解放我们的思想。通过我们的思考,我们能进入思想和理想的王国,并且我们有能力找到王国里的精华。思考是动态式静心,会使我们蜕变。如果我们将思考与感情致力于我们自身以外的事情,这样就会给我们的工作带来活力。我们越是不同情不反感自己,移情就更容易发生在我们身上。我们应该培养亨宁•科勒(Henning Kohler)主张的积极宽容的心态。

每个孩子都有理由来展现自己。要是有障碍物的话,我们会提供帮助和支持。但是孩子们可能会也可能不会改变初衷。积极宽容意味着我们让他人自由地做自己。也意味着我们以一种文雅的,不带偏见的态度来观察和思考孩子们。我们努力地理解他们,因此我们会尊重他们的存在方式与行为,而不会以我们的标准来判断他们或者强迫他们满足我们的期望。

我们常常对生活作出反应,包括我们小组的孩子对一个孩子,或者一个局势,说“天呐”。即使我们认为我们有一个理想的课堂,我们也是在下定义。重要的是,我们如何想我们的孩子;孩子们尤其需要我们的关心。孩子的社会发展是受他们周围成年人精神生活影响的。我们能够建立起与孩子的联系。我们就是孩子的启蒙老师。


【害羞的广告】《写给华德福家长的信》:集纳了海声张宜玲校长写给家长的108封信,购买入口

你可能也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你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语法: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