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走在另类教育的路上

可是自从这几年我接触华德福之后,当我观察这些理念学校时,我特别在意他们的孩子是否有一颗温暖的心?

作者:林惠娸  时间:2013/07/15

出自:台北市华德福教育推广协会(博客

一 前言

我有两个孩子,姊姊小时候是念仁爱路的成长幼儿园,这所成长文教基金会所创办的幼儿园,着重开放式教学以及角落教学,也是很多人本森小的老师会为自己孩子选择的学校。接着小学一到三年级就读猫空山上的公立小学,升四年级的时候申请在家自学,到民生小区参加团体共学,目前将要升五年级。弟弟从三岁就读华德福幼儿园,今年要上小学,也是申请在家自学,参加正在筹办中的华德福共学团体。

二 个人求学经验

为什么我们会离开体制教育,选择理念学校? 我可以先谈谈我个人的求学经验。我中学六年都在一所以升学为导向的私立学校,在当时,台南乡下非常盛行这种类似补习班的私立学校,他们会到各小学收集前三名的毕业生,然后国一暑假前开始上课,每天考试打小孩,把成绩不合格的小孩打出去,逼他们转学,然后把我们这些侥幸存活的学生能力编班。然后就开始每天考试的补习班生活。国中毕业时,这个每年有三百名毕业生的学校有一百五十多个学生考上台南一中和台南女中,也就是有超过百分之五十的学生考上第一志愿,这种升学率真的是很吸引家长。可是在当时,这两所第一志愿学校的报到率竟然只有六成,放弃报到的学生中有一部分是去念师专,其余大多数都是回到原来的私立中学继续读高中部。我当年是我们学校考上台南女中的最高分,所以学校极力游说我父母亲让我回原学校读高中部,尤其我们家住乡下,交通不便,如果要读台南女中,我势必要离家住在亲戚家中,不如每天坐校车念私立学校来的方便。

所以,非常无奈,我又回到原来的中学就读。在那原该青春灿烂的日子里,每一天我都觉得像被关在笼子里的鸟,我多渴望去看看不一样的天空,不一样的花朵,不一样的草地。无奈美好的岁月只能浪费在那几本教科书上,反反复复一遍又一遍的考试。我痛恨考试,曾经生气的交过白卷,得零分。我后来经常逃学,于是被老师指定当风纪股长;甚至还在大学联考前一周离家出走两天。可是困在笼子里的鸟还能怎样? 为什么当世界其他地方和我一样年纪的年轻人,可以自在而深入的追求自己所喜爱的领域与知识时,而我必须浪费生命在无意义的反复考试与低水平的课堂内容? 难道我只值得这样的生活吗? 我多么渴望有更高质量的教育内容,可是老师却只是偷懒的念课文、划重点、发考卷。

老实说,中学那六年真是我人生中最不堪回首的时光,青春岁月被箝制在非常扭曲、异化的学校里。

到了高三下学期,我爸爸看着我的学校成绩,不高兴的说:「我看你要是能够考上一所国立大学就不错了。」我不喜欢这种令人不舒服的话,我决定依照自己的进度认真准备联考,离开我的鸟笼。上台大之后,我的时代氛围是解严、社运、学运、教改等,也正是台湾体制外学校萌芽成长的时候。因着对生命的热情,对世界的关怀,我深深受这些批判论述吸引,向往更开放民主的政治、社会、与教育环境。

如今,有了孩子后,我更是经常反省自己的教养态度与思考台湾的教育现况。数十年过去,台湾的教育质量提升了多少? 多年来,我们的教育政策经常围绕在各种入学方式的争辩上,但我总觉得关键问题应该是在提升每个阶段每个学校的教育质量。我所关心的不是如何让我的孩子考上最好的学校,而是如何让台湾能有更好的教育环境。

三 姊姊的学校经验

我们家姊姊要上小学的时候,我们有考虑过汐止人本森小与乌来种籽小学,但后来都因为住校与交通距离的困难而放弃,最后是选择猫空山上的公立小学校,读了三年。她的学习状况都很好,但有个问题一直困扰我们。她不喜欢那种反复操练型的功课,她宁可每天写一篇很长很长的作文,也不要反复写圈词习作等。因为不喜欢,就会拉长作业完成的时间,每天晚上的功课都造成亲子关系的紧张。

其实,我很反对一个从早上八点上课到下午四点的低年级小学生,回到家之后还必须写功课,哪一个大人有办法每天上班八小时后,下班回到家还继续天天加班呢? 可是我们却这样要求孩子!童年的生活不应该只有学校功课,学校功课应该在学校里做完,家里有家里该有的生活。我不要学校一直干涉我和我小孩的家庭生活。

当然,我不是反对学校教育对小孩的重要,但是那不应该是生活的唯一重心。我希望小孩放学后,能有自在从容的生活,可以散步、画画、看书、玩猫咪、与弟弟自由游戏,让身心放松,来平衡与消化白天的学习。可是大部分台湾小孩没有充分的自由时间,可以自由探索与感受自己的兴趣与周遭的环境,没有机会学习安排自己想做的事,只是不断的接受大人的指令与喂食,甚至没有时间可以沉淀白天在学校的学习。

而且,小孩忙着写功课,大人忙着工作或催小孩写功课,家人之间根本没有充分时间好好相处。所以,我觉得小学生课业太多已经严重影响小孩及其家庭的生活质量。

姊姊一直都是班上成绩最好的,到了三年级的时候,老师跟我说她每天都一边上课一边画画,可是老师并没有制止她,因为她同时也都有热烈参与课堂讨论。我知道她喜欢画画,也听她抱怨过上课进度太慢的问题,可是每天上课都在画画喔?很显然,课堂的教学无法满足她的需求。种种原因使我开始考虑转学,而且这三年的经验也让我更确定不再考虑体制内学校。当时种籽与施泰纳华德福共学团体都没有四年级的转学名额,后来就去民生小区的共学团体。

我想,我个人的求学经验与思想背景的确深深影响我为孩子所选择的教育。我总觉得几乎每一个幼儿园的孩子都是很有创意的,对世界充满好奇,对生命充满热情,可是经过六年体制教育的洗礼之后,我看到的却经常是面无表情,对生命、对知识无感的中学生。我不希望我的孩子变成这样。我为孩子选择体制外的学校,不是因为担心小孩无法承受考试之苦,而是认为以考试为导向的填鸭教学,不但无法真正引导孩子领受知识之美,还会伤害孩子对学习的兴趣、对知识的好奇以及对人生的想象;更遑论以考试为导向的教学会对孩子的生活能力与品德教养有何帮助? 想想台湾有多少孩子原本对生命的热情都已经被无意义的考试与作业消磨殆尽?


【投稿须知】想要投稿?想要发布招生、招聘、培训及工作坊信息请进

You Might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