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教育还是操纵?(中)

作者:Vinoba Bhave  译自:《Education or Manipulation?》

历史的谎言比起童话故事更严重,讲故事的人一开始就声明故事是虚构的。而历史学家都易于声明他的编造是唯一的真理。

师生伙伴

有趣的是在全印度14种语言里,没有一个基本词与英语“teach”(教)相应,这是印度对待教育的态度。我们能学习,我们能帮助别人去学习,但我们不能‘教’。‘教与‘学’不同的词,暗示这两个过程是互相独立的。但这只是教师的职业虚荣心,我们若想真正理解教育的本质,必须根除掉这种虚荣心。我们第一个任务是认识到一个未受教育的人是不存在的。今日普遍性的,一位普通学校的男孩对待第一流的木匠,就好像他是无知的粗人,木匠也许是位成熟的、有经验的人,一位熟练和聪明的工匠,真正的为社区服务。只因为他不能读和写,受过教育的男孩就把他当作劣等人。

教育赋予的礼物不是让人引以骄傲,实际上接受这份礼物的一个基本条件是在谦恭中成长。在我们的古书中,教育(vidya)是和谦恭(vinaya)同义的,在梵语中,谦恭是教育的同义词,完成学习的学生称为vinit—完美的谦恭。这种谦恭是真正的结果。老师必须时刻准备在谦恭中服务于他的学生,学生必须谦恭地从老师那里学习,老师和学生必须把对方看作合作者。以前他们在学校的祷告词中合一“愿我们双方的学习充满活力”。老师并不认为自己正在“教”,而是正在学。祷告者主张双方在一起学习,双方理解老师在帮助学生中获得自己真正的益处,同样学生在帮助老师中有所收获。

两种人以伙伴关系住在一起,给予并接受帮助,真正的教育在进步,书的位置就成了第二位的。许多人认为如果书的地位降低了,就剥夺了学生最有价值的知识工具。书作为知识工具,的确有它的地位,但它只占有一个很次要的地位,关键的是老师和学生要成为工作伙伴,只有当老师的“教”与学生的“学”的差别被克服时,这才能发生。

知识不能有等级。教育不是“训练”学生,而是给学生充分的自由,更大的范围内,无论一个小社会是否能够独立于政府,但这样的社会要在学生世界中发现。如果有一件事对于学生最重要,那就是自由。

在这种条件下,学生肯定能学到自我管理的精神。现代的社会结构是人为的建立在阶级意识的基础上,受过教育的孩子们应该反抗它的价值体系,反对既存的社会,用谦恭的态度反对它,但充满信心。这种谦恭是和奴隶一般的顺从相对立,这是一种强壮的谦恭,能使人站立起来反抗错误的社会价值。

许多人认为“基础教育”是一种新的系统,新的教学方法和技巧,这是个错误的想法。我非常害怕系统,特别是教育,一个系统能终止所有的教育。学生从基础教育中心接受到的不应是一种被实践的系统,而应是指示方向的指南针。基本教育应是一种能记住的建议,而我们必须有自己独立的判断,尝试做自己独立的实验。基础教育不是一个系统,它是一个主意,一个种子思想。

西方教育系统太不重视用心去学,这是一个错误。我们的文学中记录了非凡的体验,要牢记在心。印度的传统不同于西方。西方学者的观点是分析式的,他们把世界分解成碎片,然后按不同的“分支”去学习。但我们看待世界是一个整体,把它作为一个整体去学习。因此在我们的传统中要背诵大量的文学作品,西方的传统把最重要的位置留给了智力,所有人都承认智力的重要性,但一个人不能忽视感情和情绪,人心对营养的需求不亚于人脑。

学校应成为未来社会的一个模型。我们假设有5至10位老师,有10至20位他们家庭的其他成员,大约60至80名儿童,总共100人左右。他们应该有劳动用的工具,有种庄稼的土地,他们需要书和社会提供的其它装备。然后对他们说:“维持生计,同时进行你们的教育。”


【投稿须知】想要投稿?想要发布招生、招聘、培训及工作坊信息请进

You Might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