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读书

《共和式研习院》第三章:共和主义与社会和谐

你不应该带着你能从中获得什么的想法来参加教委会会议,而应该带着你能把什么投入其中的想法来参加。批评是没有价值的,试图改善事物本身才是有价值的……

编者注:耐心在阅读这些文章过程中,非常重要。可能一些地方令人费解,但别停下,继续读下去,试图从中提取可以抓取到的部分——微信打赏译者团队(点此打开捐赠二维码)或者参与三元译品众筹点此打开接龙小程序码)。

连载:《共和式研习院
出品:三元翻译研习社

第三章 共和主义与社会和谐

共和式方法的优点是它确保个体自由,这是创造性工作的必要条件。如前所述,其危险在于共和体制成员未能利用这一自由共同努力实现共同目标。当自由合作的给予和索取缺失时,社会和谐就消失了,团结也就失去了。

施泰纳在 1919 年预备研讨会上的发言曾寄希望(见第 15页)于在教委会会议上不断分享体验,这将带来相互支持和团队精神,从而抵消这一危险。但他注定会失望。

一、教学缺乏激情

在 1922 年秋季第四学年开始后不久,施泰纳进行了一次访问,开始对学校的状况表示严重关切。他看到的一些情况让他很高兴,但总体而言,他担心华德福学校教育的“好的原则”不再得到充分应用,对此他直言不讳:

施泰纳:如果原则上好的东西因应用不当而变坏,我们自然会遭受后果。好的东西必须好好利用,我们需要的是一些热情,一些内在活动。这种情况已经逐渐消失,只有低年级仍然活跃,他们发出响亮的声音。这种毫无生气的教学方式,这种没有任何动力的上课,漠不关心的态度,必须克服。有些事情很棒,我已经告诉了各自的人。在其他地方,应该有的东西只有一丁点儿。我们需要课程中的活力,真正的活力;会把事情联系起来……你们中的许多人似乎都遵循这样一个原则,即不再需要备课了……

要是我们能确保你们会再次意识到你们必须遵守华德福学校的原则就好了。要是我们能确保这一点就好了,但我看不到任何迹象……我想念应该在里面的热情。没有热情,只有冷漠。那里有某种懒惰。我们最初的意图很难表达出来。

一位老师:我想离开。

施泰纳:我不想引起任何不快,这不是重点。如果我认为情况没有好转,我就不得不换个说法。我总是想当然地认为这个教委会是由有能力的人组成的,我相信这是制度的错。但是人们都睡着了,并且像闭着眼睛和耳朵一样工作。我没有责备某个老师,但是常规的方法正在普及。没有艰苦的工作,但这是可以改变的。缺少的是努力工作。(1922.10.15,《会议[第3卷]》,第3-4页)

二、老师们渐行渐远

他说,这一切“部分原因一定是由于彼此失去连接造成的气氛”,后来他又回到了这种缺乏连接的状态:如果我说教师委员会是一个沉重、坚实的躯干,牢牢地安装在高高的座位上,你一定不要生气,我们应该那样去遛狗。最坏的情况还在后头。(同上,第 11-12 页)。他无视老师提出的考虑恶劣住房条件造成的困难的请求。

这当然非常重要。然而,如果我想提出指控,我可以反对。这并没有改变学校现状的事实,这没什么区别。我不想指责任何人,我只想说事情就是这样。这非常困难。我说得太多了,令人难以理解,这来自于知道事情必须改变。

例如,你们之间没有连接的问题与住房问题没有任何关系,是吗?每个人走自己的路这一事实与学校的状况有关……每个人都把自己关在自己的四面墙里,很快就会到你们不再了解对方的地步。这种情况逐渐恶化。

一个人的所作所为必然会影响到其他人,影响到群体的力量。必须对个体成就感到高兴。没有善意,对彼此的表现没有快乐的欣赏,个体成就被忽视了……如果我工作了,却什么都没发生,那就太糟糕了。只有伴随着积极的评判,消极的评判才是合理的。人们对积极的成就漠不关心。如果没有人注意到他们所取得的成就,人们就会变得愚笨。(同上,第 11-12页)

三、社会和谐取决于谦逊和自我控制

一个学期后,施泰纳仍然担心缺乏社会和谐。教委会的成员不应该分裂,而应该努力使其成为“和谐合作的典范”。这需要谦虚。自知之明的道路要求我们努力认识自己的缺点,而不是关注他人的缺点:

很遗憾和谐的气氛被打破了……除非出现一种自律,否则我们无法进步。这样使我感到痛苦,更不用说我无法发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像在黑暗中摸索一样。如果事情在某个特定的方向上令人满意,但是在黑暗中摸索——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这里有一种紧张气氛,你们真的该开始思考了,华德福的老师们有责任制止这种马虎行为。这是你们做这样事情的坏方法之一。今天的会议真是太糟了,不但没有帮助而且只能带来不和谐,不是吗?

……新的事情一直在期待着我们。如果教师委员会要提出一个和谐合作的模式,华德福学校可以为此做出很大贡献。你们每个人都必须为此做出自己的贡献。这是考虑个体工作的地方,每个个体都应该开始照亮自己的工作。只寻找别人的缺点是庸俗的态度。(1923.1.17,《会议[第 3 卷]》,第 54-55页)

在接下来的三个星期里,他耐心地促进管理重组,同时反复回到团队和谐的话题上。

华德福学校只有在教委会和谐的情况下才能兴旺发达。你们每个人都不可能同样喜欢所有其他人,但那是你们自己的私事,而且不属于教委会。但就教委会代表整个华德福学校而言,学校的福祉取决于教委会内部的和谐。

在外面的世界里,有人对别人说“那让我心烦意乱”,和在教委会会议上说同样的话,这两者之间有很大的区别。在教委会会议和华德福学校的整个管理中,只有华德福学校的老师,困难仅仅是因为我们学校通常的民主管理。当然有困难,但是我反对在教委会里使用“两个层级的责任”这个词。如果像两个层级的责任和教委会成员中派系的形成这样的事情成为我们讨论的一部分,那可能是非常糟糕的事情的开始。必须严格排除这类事情。(1923.1.23,《会议[第 3 卷]》,第 61-63 页)

如果人们彼此都不那么喜欢对方,或者不愿意在一起工作,难道就真的不可能告诉对方“我对你有这样那样的看法”吗?你为什么不直接说出真相,并且仍然互相欣赏和尊重呢?(1923年1月31日,《会议[第3卷]》,第64-69页)

四、社会和谐需要温暖、积极……和野餐

到 1923 年春天,施泰纳对教学品质越来越不关心了。但是他仍然担心关系的品质:

现在可以说,除了特殊情况和可以改进的细节之外,教学再次变得令人满意,有了很大的改善。另一方面,在教师委员会中存在着某种冷漠,特别是在关系方面。只有当这种冷漠变得太严重时,教委会会议才会产生不和。你们真的应该尽一切努力,共同克服这一点。

当你们说自己不能在教委会会议上相互了解时,我觉得奇怪的是,在一个从早到晚总是在一起的社区里,在每个休息时间都有机会见面,每个休息时间都有机会互相微笑,友好地交谈,进行热情的交流,有这么多的机会让事情进行下去,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不能在无需求助于教委会会议就可以处理好这些事情。在教委会里,你们尽可能给予对方最好的东西。

问题是,在教委会里你们彼此忽略太多,而且彼此不会微笑。你可以不时地告诉对方实话,如果在正确的地方进行,这有助于消化,没有害处。但是你们必须以这样一种方式对待彼此,你们每个人都知道对方对你的感觉不仅仅是因为他喜欢或不喜欢你,而是因为你们一起是华德福的老师……我看到太多酸溜溜的脸。这是我们必须注意的事情……

当人们在教委会会议上谈论纷争时,我目瞪口呆,因为这意味着你们之间一定有些不和或者至少是漠不关心。我不明白为什么当你能和其他的华德福老师坐下来时,你没有感到有多高兴。正确的情绪应该是,“我们已经有一周没有教委会会议了,我非常高兴能再次和他们相聚”。当一个人看到事实并非如此时,他就是愚蠢的。

如果老师们能经常一起去野餐,那就实在太好了。(1923.2.6,《会议[第3卷]》,第80-81页)

五、个体能做些什么来改善教委会会议

施泰纳坚持认为个人分歧不属于教委会实务:“一位华德福老师不可能对另一位华德福老师不友好,没有必要在全体大会面前讨论良心问题。作为教委会的成员,你们可以根据个体情况进行分类。这一切都可以巧妙地完成。”(同上)当被问及如何才能在会议中表达“良好的驱动力”时,他回答说:

在这里和在任何地方不是一样的吗?事实上,那些对会议不满意的人,可以通过在实际的教委会会议中为此做出个人努力来改进会议。如果教委会会议让你感觉太糟糕,就不能试着让它尽可能好吗?如果发现这件事让你感到如此沉重,以至于不得不在会议结束后把它抛到脑后,如果你的行为举止能让别人在离开时感到高兴,事情就会有所改善。

你不应该带着你能从中获得什么的想法来参加教委会会议,而应该带着你能把什么投入其中的想法来参加。批评是没有价值的,试图改善事物本身才是有价值的……

就个体而言,你应该把教委会会议看作是你应该帮助每个人都感到兴奋的事情,这样任何人都没有理由抱怨。如果有人真的有抱怨的时候,他应该想:可恶,我该怎么做才能让下次事情变得更好?”(同上)

简而言之,共和体制和谐的先决条件是,共和体制成员——无论是通过遵循施泰纳的自我教育建议,还是通过其他方式——正在朝着所谓的“基本练习”所追求的品质前进,这种“基本练习”首先在《更高世界认知》中描述:平和、积极、开放和自我控制


【害羞的广告】《写给华德福家长的信》:集纳了海声张宜玲校长写给家长的108封信,购买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