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锻炼心魂的练习•之五:我是、它思想、她感受、他意志

可以选择将任何简短有力的句子放入心魂之中,让句子的含意成为你面对生命的力量。

本文由作者授权本站刊发,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作者:陈琪莹
撰文:2017年6月30日

可以选择将任何简短有力的句子放入心魂之中,让句子的含意成为你面对生命的力量。

如果只在智性上、字义上推敲、了解,(对心魂)起不了作用;必须让整个句子的声调、呼吸、震荡由内而外充满你,你对句子完全臣服、愿意给出完全的自己、让出完全的自己,成为句子──在你愿意让自己全等于句子的同时,句子就会成为你完全的力量。
〔补充说明:这可以透过每天固定并持续不辍地冥思相同的句子提醒,句子将开始不再表面,而能渐进式地渗入心魂。〕

而在所有的短句中,(人智学以为)最有力量的句子是:“我是(I am)、它思想(It thinks)、她感受(She feels)、他意志(He wills)。”

 “我是(I am)/是我”:

“我是(I am)(……)”是现代/当代人类全部的秘密。

人根据着自己的所思想、所感受、所意志来结构起外在的自己;人的整体、存在就是“我是”。

人微凸的前额就是“我是”:前额被我们的心魂力量由心魂界域所形塑,并不来自于物质界域。

“我是”非常重要;不懂“我是”,就不要侈言自己是“真正的『人』”:我是谁?我把自己放在世界的什么位置?为什么?我敬重自己的“是”与“在”吗?我发挥到完全的我自己了吗?

“我是”是我向世界说出我的存在、我的力量,不需任何验证与核可。

当我想要经验什么,我就努力意志出这样的经验,并在经验中意识出我真实的存在,即是“我是”──透过我,我知道自己神圣到无法让任何进犯:我是,世界是,一切亦是。

 “它思想(It thinks)/思想出它”:

“它思想(It thinks)”让灵性世界的力量具体,形成我们的发音器官──声带是“它思想”,(前一世)尚未开展的思想成为了我们声带区域/喉咙的结构力量。

声带/喉咙为着思想能够成形而服务、而牺牲。

〔补充说明:喉咙是抵挡自己、不让自己成为头部的头部,喉咙是拒绝固化的思想与头颅,所以喉咙也长着翅膀。〕

“它思想”能让我们被灵性界流入的虔诚与神圣满溢,智慧起来,为自己的真实言说,并与宇宙最深的秩序亲近。

 “她感受(She feels)/感受出她”:

我们的双手在相当晚近才分化出来,不再同于脚,而成为可以工作、可以服务的四肢类型──空出来的双手,让我们在之后拥有了可以直立起来的能力,而能克服我们低等的动物性本质,将目光再度向上,导向宇宙与灵性。

事实上,也因为双手出现,我们开始创造自己的业力,开始为自己负责。

而灵性存在也将祂们内在“她感受(She feels)”的能力倒入了我们,让我们进入了感受。

人的手臂与双手就是“她感受”,我们会在其中领受着目前存在上的幸福、承接宇宙对我们的爱,却也将这份“爱”流溢向所有我们触及的人,而让我们的作为活络、温暖与生命起来。

 “他意志(He wills)/意志出他”:

“他意志(He wills)”让人从环境的自动制约中走出并凸显自己。

在人无法脱离环境之时,人尚未被皮肤包覆,人被四面八方的力量流注;人即环境,环境即人──皮肤让我们得以脱离,更得以独立。

人全身的皮肤/体表就是“他意志”,让我们结合了情感与思想,而集中出我们创造的爆发力。

“他意志”能让我们脱离平常习惯的环境、脱离平常感官与肉体的限制,让我们的视界提升,看到环境的全景。

我意识出自己的存在、我的重要──“我是/是我”(把注意力聚焦在前额的眉心,所有曾经的我),声带让“无形的”成为“有声”、“不可感知的”成为“可(被)感知”──“它思想/思想出它”(把注意力聚焦在喉咙),双手从事着我意欲的工作、我可以的自由与我对世界的服务──“她感受/感受出她”(把注意力聚焦在由肩胛骨而上臂而双手而指尖),皮肤让我们形成环境之外的看见与高度──“他意志/意志出他”(把注意力聚焦在皮肤细微的感受与内外的区隔):“我是/是我、它思想/思想出它、她感受/感受出她、他意志/意志出他”让我们走过了人类历史的全程,也让我们在当下开始(练习)“『全』人”。

〔补充说明:这样的练习可以在一早醒来时迎着晨光进行,或在任何自己觉得虚弱的时候。〕

古土星期对应着人“他意志”(皮肤/界线)的创造过程,古太阳期对应着“她感受”(手臂与双手)的创造过程,古月亮期对应着“它思想”(发音器官)的创造过程,地球期对应着“我是”(整体存在)的创造过程。

“它-她-他(IT-SHE-HE)”是我们与高等灵性世界连结的基础:“它”暗示着宇宙的思想(思想必须中性,才不偏颇),高等就在低等之内,人可以由内(在)翻(向)外(在)、由灵性翻出物质;“她”暗示着宇宙的心魂/情感,是对世界创造性的爱,带着女性的纤敏与柔情,让一切得以进入存在,人可以由内(在)而(流向)外(在),进行(外在性的、与外在的)互动;“他”暗示着宇宙的意志,是创生出一切的原始力量,是要独立的心愿,带着男性突破自己、深入物质的勇敢,人因此可以以内(在)(反)映(出)外(在)──没有意志,世界将不可能。

而最重要的“我是”,就是我们对自己/自我(存在)的认识与意识,是我们的自我体,也是我们对自己的整合;“我是”更是“当下”、“现在”,而“当下”让所有的发生成真!

〔补充说明:这样的练习可以唤醒我们内在沉睡、蛰眠,但却是我们本有的高等能力。〕


发起/参与讨论

读完此文,意犹未尽或者有话想说?邀您前往Steiner咖啡馆坐坐,分享观点寻找资源答疑解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