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招生

我有一个银色的梦(附青檀学堂招生简章)

被体制“淘汰”的孩子,不符合老师要求、家长期待的孩子,心理压力过大的孩子,热爱大自然的孩子,欢迎你们来到我们的黄田小院。也许一周,也许一月,也许一年,我们愿意成为你们生命成长过程中的同伴,愿意牵着你们的小手一起迎接日出、目送夕阳。

作者:吴蓓
撰文:2017年6月4日

今年年初,我修改留学英国的日记,长江文艺出版社将要再版这本书。在重读当年的日记时,某些段落深深触动了我。“我意识到特殊需要的人,可能正是环境污染的受害者,是高技术社会发展的牺牲品,我心中涌起对他们的同情。”

“我愿意帮助社会中的弱势人群,这也是在向强权挑战,强权不仅是政治权力,还有经济权力,科技滥用的权力。虽然个体微不足道,但毕竟可以提醒人们,一些人获利的同时,另一些人成了殉葬品。他们被排挤出‘正常’社会之外。我愿尽我所能,给予他们一点点关怀。”

那时为了挣些生活费,周末我去餐馆做服务员、去宾馆做清洁工。我力气小、英文差、反应慢,总是害怕自己被解雇。

有一天我写道:“连莉莎这么漂亮能干的女孩都担心干慢了被辞退,更何况我!下次我还得加快速度。欣慰的是领班琼检查了6个客房,很满意,没有挑出毛病,只是要我快点。好像是一架大机器,只要进入其中就得像机器一样的运转,如果跟不上机器的运转速度就得被淘汰。在这架机器中,我几乎成了特殊需要的人,跟不上转动着的机器。但我必须跟上,没有余地。有些特殊需要的人可能就像我这样,他们无论怎样努力都适应不了机器的节奏,他们只能被机器社会淘汰,成为精神或心理有疾病的人。”

最近几年有些私立学校,想入学的孩子实在太多,他们通过考试或者品行来挑选孩子。我想那些学习吃力或品行不端的孩子怎么办?如果有可能,我是否可以做个小小的学堂,接受被“淘汰”的孩子?

接受那些被应试教育“淘汰”的孩子,被家长不恰当的养育方式摧残的孩子,接受那些不符合现行标准的孩子。我想有个小小的学堂,让孩子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让他们的身体在大自然中得到舒展,让他们的双手能够为自己也为他人来劳动。

十几年前我的一位邻居在精神病院目睹小学生精神失常,十分的心疼。她深有感触地对我说,家长千万不要给孩子太多的压力,等到孩子精神崩溃,后悔来不及了。如今,孩子们的现状越来越令人担忧。华东师范大学心理学陈默教授从1999年开始,为8千多个城市家庭做过心理咨询,她说:“我发现从2004年起,孩子因为焦虑而引起的心理问题,成几何级数地在提高。”

徐凯文是北京大学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副主任。 他在高校接触到的部分学生“有强烈的孤独感和无意义感,他们从小都是最好的学生,最乖的学生,他们也特别需要得到别人的称许,但是他们有强烈的自杀意念,不是想自杀,他们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活下去,活着的价值和意义是什么?”“整个国家自杀率在大幅度下降,但是中小学自杀率却在上升。”

大学生、中学生,甚至小学生都开始自杀,肯定家庭教育、学校教育,还有这个社会、时代,都有严重的“病患”了。我想做的是在孩子年幼的时候,提供一个温馨、自然的地方,让孩子们绽放出生命之光,是人活在世上的本来具足的光明和丰盛。

几个月前我就起心动念,但现实的种种考虑,要找到一个合适的自然环境,就得远离城市,如何能够兼顾年迈体衰的父母?谁与我同行?总不能我一个人来做这件事情,可是我不开始,有谁知道?

五月初我和乔艳坤老师说起我的想法,她立即回应,她也想办这样的学堂,她愿意和我一起去尝试。我和乔老师认识有十五年了,我对她十分的敬佩。《下乡育儿》这本书里提到的乔老师就是她。

我们一起去寻找合适的场地,几经斟酌,一致认为安徽泾县黄田村是我们梦想开始的地方。日本自然农法的创始人福冈正信认为由人的欲望所创造出来的东西,所谓的现代化“说到底,它们也是毫无价值的。我确信,真正的真、善、美、快乐只有在自然中才会被发现。”黄田村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古村落,周围群山环抱,溪水长流,处处是美景。

被体制“淘汰”的孩子,不符合老师要求、家长期待的孩子,心理压力过大的孩子,热爱大自然的孩子,欢迎你们来到我们的黄田小院。也许一周,也许一月,也许一年,我们愿意成为你们生命成长过程中的同伴,愿意牵着你们的小手一起迎接日出、目送夕阳。

最近读到罗大伦老师的文章《让孩子在山野间长大》,他的写道:“觉得孩子脾气暴躁,还爱生病?带他去田野玩耍吧!”有的家长问如果孩子一个人去乡下,没有家长陪同,能行吗?罗老师回答:“其实,有些家庭环境,孩子离开,对他来说,很有可能是幸福的事情呢。”原来我是坚决反对孩子寄宿,可是目睹现今孩子的遭遇,我开始认同罗老师的意见。我们也会有条件地接受需要寄宿的孩子。

我的梦想是银色的,像月亮的银色——温和、柔情、清雅、凉爽。我的梦想不是金色的,像太阳的金色——灿烂、激情、耀眼、灼热。这个世界需要阳光的热烈,也需要月光的静谧。需要金光闪烁,也需要银辉郎朗。我们有了太多的成功,高科技、高铁、高速——整个世界奔跑得越来越快,我们的身体跟上了快速的节奏,我们的灵魂在哪里?好几次,我乘坐高铁去了另一个城市,身体到达了,好像魂还在半路上,跑不了那么快。

需要有一个地方来安放我们的灵魂,她不需要喧闹的城市,不需要四处奔波,不需要嘈杂的信息,她只想静静地安住在土地上,安住在花草树木之间,安住在蔚蓝的天空下。

这样一个地方不仅仅是为了孩子,也为了我自己,以及和我有同样想法的人。乔艳坤老师认为,人活在世上要有信仰,信仰不是宗教,一个人可以不信任何宗教,但要有信仰。信仰存在着“天地之道”。她告诉我:“心中有信仰,身上有力量。”

我有一个银色的梦想,为这世上减少一个精神病人、一个自杀者、一个罪犯而奉献。“让我们不要停留在嘴上,而是行动起来。去服务,而不是去统治,去帮助而不是强制,去爱而不是伤害。”

你告诉我云朵,我在饭碗里找见云朵。

你告诉我神的光晕,我在孩子的面颊上找到光晕。

我来世上,和真实的物质发生关系。

我的每寸肌肤都浸泡在生活里。

你告诉我神的故事、大师的故事、遥远奇异的故事、艺术的故事,

可我要照顾果园、伺候土地、捡拾麦穗。

我的全部心思都浸泡在生活里。

你告诉我祖国的故事,成功与荣耀的故事、隐士的故事、智者的故事,

可我要拖地,要和孩子赛跑,要把一锅粥煮得香甜。

我的全部体力浸泡在生活里。

你告诉我仇恨,不幸与恩怨的故事、得失与恐惧,

但我要去抚摸木头、去爱,去疼惜小动物,这都需要全心全意。

我的时光全部浸泡在生活里。

(选自安贫诗歌)

青檀学堂招生简章

教育目的:

  • 恢复孩子自然生命活力,点燃学习兴趣,保护孩子的童年。帮助孩子重返原来的学校生活。
  • 尝试帮助陪同的家长觉察自我,学习爱自己。以便协调自我身心和亲子关系。

教学内容:

  • 文化课:语文,数学、绘画、音乐、——
  • 亲近大自然:徒步、戏水、爬树——
  • 劳动:打扫卫生、田间劳动、生活自理、烹饪——
  • 手工:编织、木工、剪纸——

招生对象:

  • 5岁至10岁的孩子。
  • 在学习,情绪,人际交往等方面有困难的孩子。
  • 或者家长希望孩子在山野间度过一段时光。

家长不能陪同的个别孩子,可以考虑寄宿。

地点:安徽泾县黄田村

时间:2017年8月25日至9月25日(先尝试做一个月)

收费

  • 每位孩子每月4000元,陪同家长每人每月2500元。
  • 如果孩子一个人单独来,每月6000元

以上包括食宿、教学、管理、保险、材料等项费用。(如果有经济困难,可以申请减免。)

联系方式

  • 手机:张慧 13910291988
  • 微信: 13910291988 (请尽量用微信联系。)
  • 邮箱:3330409754@QQ.com

报名后,我们会发一份报名表。

教师团队介绍

吴蓓老师:

上海交通大学理学硕士,担任大学物理老师13年。 2001年赴英国爱默生学院学习华德福教育。2005年在北京创办华德福幼儿家庭园。在全国各地举办过30多次工作坊和讲座。在北京、福建、安徽等地,举办过多次的夏令营、秋令营,深受家长和孩子们的喜爱。2013年在广州担任华德福小学老师3年有余。

出版著作有:《英格兰的落叶》(再版书名《华德福老师的心灵日记》 )、《请让我慢慢长大》。翻译的著作有:《学校是一段旅程》、《解放孩子的潜能》,甘地著作《圣雄修身录》、《圣雄箴言录》、绘本《根娃娃》等。

乔艳坤老师:

任高中英语教师8年。任蒙氏,华德福幼儿园教师及幼儿园园长10年。任小学治疗教育混龄主班一年。家庭治疗教育3年。

个人特长:1、针对多动、自闭、厌学等的特殊教育;2、家庭亲子关系心理和行为治疗;3、中医调理儿童日常疾病。

庄易烨老师:

20多年素食厨师,酷爱野外生存,性情平和,参加过中国传统文化的培训班。擅长木工、布艺、野炊,深受孩子们的喜爱。

青檀学堂
合肥道田自然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2017年6月4日


发起/参与讨论

读完此文,意犹未尽或者有话想说?邀您前往Steiner咖啡馆坐坐,分享观点寻找资源答疑解惑

【众筹】为华德福社群的下一个未来,支持HiWaldorf重新出发!前往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