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华德福教室里的黑板画之:为什么要画黑板画?

这样和我的学生们以及为他们画了几年后, 我开始对我们为什么要画黑板画有了更深刻的认识。故事以及与之相伴的艺术作品在学生们心里深深扎根下来,以至于都可以感受到教室的脉搏。学生们在走进教室时忍不住看看黑板上有什么变化。

本文由HiWaldorf翻译、首发,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专题:华德福教室的黑板画系列
译者:韩萌萌

为什么?

我从来就不明白我们为什么要在华德福教室里画黑板画。像很多人一样,我看到黑板画是第一次参观一个华德福教室时。在那里,房间前面美丽的粉笔画明显使教室氛围变得平静。你不会把华德福教室和其他教室弄错。实际上,不管你走到世界哪个地方,你都会发现华德福教室明显地给人一种“家”的感觉。

当我成为一名老师,我也跟随了这一套。然而,我永远也不会忘记我为班级所画的第一幅黑板画。我为二年级挑选了圣•迈克尔作为开学第一天的故事。我从来没有上过艺术课,从来没有画过画,我拿过的仅有一支粉笔是我和自己的孩子玩耍时在人行道上画画的粗壮粉笔。至少可以这么说,我被吓得不知所措。一个极妙的比喻是“这就是迈克尔的姿势”。她坚定地站在大地上,一只胳膊升向天空,另一只胳膊指向大地。好吧,就是这么简单。但是,实际上,在这种简单中,这个姿势就是在黑板上画画的姿势的关键。

我开始画画,第一次用一种天堂蓝和发光的金黄色作为背景。我们的英雄迈克尔从云端出来,杀死了龙,并且从天堂里被放逐。我不能相信我做这个是收钱的。不仅如此,当某些事看起来不对时,我只是重新画一遍,错误就消失了。通过练习以及与美好的故事工作,更别说与那些高兴的学生们工作,画画变得越来越不那么吓人了。

这样和我的学生们以及为他们画了几年后, 我开始对我们为什么要画黑板画有了更深刻的认识。故事以及与之相伴的艺术作品在学生们心里深深扎根下来,以至于都可以感受到教室的脉搏。学生们在走进教室时忍不住看看黑板上有什么变化。我仍然有很多东西要学,我也会继续在答案到来时对它们敞开,但是我的渴望是激励华德福老师们享受我们给在自己照顾和指导下的学生带去的这份礼物。

故事优先……

首先,在讲故事中产生了第一个图像。在这里,孩子生活在他们的想象中,为他们自己创造出一幅有着细节和感情的画面。通过演讲的艺术,老师首先把适合年龄的故事灌输在儿童的想象力中,这些故事有助于在儿童的头心手上发挥培育全人的作用。然后,通过艺术性活动以及其后的回顾,孩子被允许又一次活在故事里,然后在故事的基础上锻造出感情,这些感情允许他们与课程内容产生一种真正的连结。Rawson和Masters(2000年)解释了这种释放的重要性:

施泰纳教育的其中一个主要目标是教育出在思考、感情和意志(也就是头心手)上全面发展的人类。把所有东西变成图景——意味着物质不应该被概念所定义,而应该被生动地描述出来——一座喷泉,一条河,一处悬崖,一棵树,一朵花,一颗北极星,或者甚至是重力的物理法则和化学原则。普通的日常生活可以用有意义的图像和图景描述出来。老师必须对他或她呈现给孩子心灵的图景充满内在的自信和温暖感。他们(孩子们)可以从心对心而非头对头的课程中为他们的整个生命汲取到力量。(第12页)

老师会给学生提供一些例子来表达,并允许他们用故事向他们传达出来的细节来修饰他们的作业。在这个工作中,老师被赋予了一种天赋就是对这个孩子的灵性存在具有洞见,并且成为培养这个心灵进一步发展的一部分。老师给学生举出例子,鼓励想象力和艺术性的自由,学生反过来会开始拥有被表达的物质并且把它变成自己的 ,深深地留在记忆中。施泰纳(2000年)[编者注:此处年份应为引用信息源出版年份,下同]说道:

通过艺术儿童更接受教学中的权威性。最终,我们可以用艺术化的方式在儿童生命中的这个阶段完成在这个意义上来说的最大成就。他们会毫不费力地发现我们希望与他们沟通的方式并且通过画画或者甚至是绘画最为高兴地把它表达出来。但是,我们应该确保他们避免只是在模仿工作。(第9页)

课程在早期是以故事的形式出现的,在后期仍然被编织进事实信息中,通过课程学生开始与他们所居住的世界产生强有力的联系。儿童联盟(编者注:国际守护童年联盟-网站)的网上使命陈述是这样开头的,他们“为了儿童本身以及一个更为民主和在生态上负责任的未来而行动”。这个宣言也包含了联盟“促进支持儿童健康发展,对学习的热爱以及在生活中保持喜乐的政策和实践。”今天的世界需要能够认识并理解他们所居住的世界,对文化差异保持开放并且能够面临成年生活中的挑战找到解决办法的居民。在附录中芬瑟(1994年)又加入了一篇由儿童联盟的Joan Almon所写的题为“为创造性思考而教育 :华德福方式”的文章支持此观点:

华德福小学老师的任务之一就是用一种激发学生想象力和情感的方式来传授大纲,这创造了一种情境,他们可以在其中体验同感和反感,喜悦和悲伤,愤怒和平静以及更多的东西。“她继续说道:通过神话学,伟大的故事和激动人心的自传,儿童自己的道德冲动被唤醒,一种理想主义开始在他们之中生长,并将在他们成年时开花。(第231页)

鲁道夫•施泰纳(1997年)坚定地相信通过艺术化教育,儿童会发展成非常具有道德感的人类,他们能冲击我们所居住的如此需要社会革新的世界。几乎一百年前他就意识到世界抛弃了这种方式,教育系统需要改革。这个理想在华德福教育遍布全球时变得越来越现实。他说到儿童发展的第二个阶段——小学八年级时说:

在这第二个阶段我们不再对仅仅从我们的环境中被动地接受万物、允许它在我们之中发生物理震动而负有义务;相反的,我们把它创造性地转化为图景。儿童以一种创造性、艺术化的方式需求万物。遇到儿童的老师和教育者必须从一个艺术家的角度来呈现万物。我们当代的文化要求老师这样,这是必须汇入教育艺术中的;在这点上,成长中的人类及其教育者的互动必须以艺术形式进行。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像教师一样面临巨大的障碍。我们周围的文明和文化已经达到了一个点,就是它们只面向智力,而不是艺术本质。”(第29页)。我们念头中关于自然的不管什么东西都必须乘上艺术化灵感的翅膀并转变成图景。它们必须在儿童的心灵中起飞。(第30页)

尽管施泰纳很少提到黑板画,但是他对要在每一节课程中灌输艺术性元素和美感,供孩子在他们的感觉生活中咀嚼确实说了很多。关于艺术化教学Jack Petrash(2002年)写了一整个章节。他说道:

“从科学到历史等任何学科的教学都可以通过把艺术纳入到指导中活跃起来并得到提升”(第60页)。

之后他引用到:“大脑科学以及进化心理学的证据表明艺术(包括语言和数学)在大脑的发展和维护方面扮演了一个重要的角色。”(Sylwester,1998年,第32页)(60)

为了给学生们提供一种有助于学习的美丽环境,华德福老师要培养儿童的发展以及感知周围美好的能力。用鲁道夫•施泰纳(1996年)自己的话说:

我们可以用最简单的资源来做很多事,只要老师对工作拥有适当的艺术力量和能量——对美和艺术的感觉的适当培养会造成终身的影响,而这些都在终身的影响中。道德感也通过这些年放在儿童面前的生命图景,通过他们仰望的权威形成了——如果儿童从他们自己对美的感觉出发,觉得好的东西是美丽的,坏的东西是丑陋的话,这种道德感就扎根了。(第35页)

在施泰纳的文献,华德福教育资源和主流研究中对支持教育中的艺术也有很多记载。但是,真正的证明是进入华德福教室的学生们的话语和反应,在教室里,他们的老师会赋予他们艺术的礼物。这就是他们每天早上期待走进教室的原因。这样在爱中被赋予的礼物也会在爱中被接受——不管天赋或技艺的水平如何。


【害羞的广告】《写给华德福家长的信》:集纳了海声张宜玲校长写给家长的108封信,购买入口

你可能也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你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语法: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