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给华德福学校家长的演讲1919.8.31(四之二)

不了解生命带来的礼物、只执着于自己被灌输的“文法要怎么教、自然历史怎么教、其他科目又怎么教”因而变得迂腐愁苦的人,不关心当代困扰、迷惑着人心的议题,这样的教师真的能在七、八年的中小学阶段里正确地刻画出世界的样貌、传达给孩子吗?我们需要重新认识人性,重新探究人类本质。整个学校必须出于这样的新认知而发展出新的热情与渴望。

本文由“三元生活实践社”授权本站刊发,严谨转载

出自:鲁道夫‧施泰纳1919.8.31于斯图加特
中译:陈脩平
原载三元生活实践社

(二)重新认识人类本质:思考、情感、意志

未来的教育系统需要的第一件事是重新认识人类。过去数世纪以来,由物质主义的泥淖中所生出的对人性的认识已成为高等教育学校里传授的人类本质,那不能成为未来的教育艺术之基础。我们需要对人类天性的全新认知,这只能从新科学中得到。今日所教授的科学——也就是老师们传讲的内容——只反应了过去的时代。就像新的时代即将到来,所以也会有新的科学、新的师资培育、新的教育学,这些都立基于对人类的全新认识。正因为如此,在为华德福学校开学所预备的课程里,我们特别着重在研习对人类的真正认识。我们希望未来的华德福教师都能认识成长中的人。我们期盼老师能赋予这些未成熟的人未来所需的能力,让他们能在依社会性方式所形塑的人类社会中工作。我们感受到旧有的教学方式里所谈论的人性都只是空口白话。今日,我们探究人类思维的真实本质,以使我们能教导孩子正确的思考。我们研习人类情感的真正基础,以使人们在真正的社群中基于真实的人类情感实现正义。我们认识人类意志的要素,以使得人类意志拥抱并充盈在新形塑的、朝向未来的经济生活中。我们不以物质主义的、偏狭单面的方式去看人;我们研究人类的身、心、灵,以使我们的教师能调教人类的身、心、灵。我们不只是以字面的方式在谈身、心、灵。我们试着去发现不同的人类发展阶段如何相互关联。我们在孩子入学时仔细观察他们,教师团队由父母手中接过这些孩子。

所谓的教育科学是如何肤浅地看待这个阶段的人类生长啊!孩子生命中在这时发生一个很重要的转折点,大约是在七岁左右,刚好进入小学的那一年。就在这一年,为了孩子的继续教育,老师从父母手中接过孩子。这个生命中重要的时刻呈现于外的就是换牙,然而,新牙只是内在重大变化的一个外在印记。

当然,各位已听过许多关于要正确理解社会改革所需要的知识等等。然而,各位之中的许多人或许仍然认为——从专家学者那儿听到后所留下的印象——每一件事都已经有人在好好照料了。但是,我们根本还没做最重要的事!当我们说孩子在入学的年纪时,人类心魂和整个人发生了内在变化,而换牙只是其外在显现,现代人对此说法仍感到疑惑。在那个年纪之前,孩子仍是模仿的存在,他们从出生时带进的一股力量是要去做和身边一切相同的每一件事。生命的头几年,人类天性的一部份就是让自己受到周遭环境的调教。而在换牙的时刻,某种很不一样的事情出现在人类天性中。出现一股力量是要遵从权威学习,从那些已经能够做某些事的人类身上学习。这股趋力维持到性成熟时,大约十四、十五岁。所以,这股天生的驱动力注入在小学阶段的年纪里。只有当我们对孩子七岁时的内在变化有彻底的、教育学上的认知,才有可能在小学阶段适当地教学。我只用这个例子去对比过去的做法,以显示出新式教育必须仔细观察和理解的对象是什么。

另一方面,我们要知道在九岁左右,新的内在灵性和物质力量开始出现。若我们过早把九岁以后的课程带给孩子,这样的教学会伤害而不是帮助孩子的生命。

若我们想实施一种全面的、真实的、为人性效力的教学,就必须完整认识人类的生命。我们必须知道在九岁以前和以后要如何教学。我们不可以像过去的做法那样,由学校董事会指派的校长在单纯只考虑外在的要求之下就立下课程规范:一年级教这个、二年级教那个、三年教那个等。这么做一点也无助于孩子的生命。必须是人类本质来告诉我们每一年要透过教育给孩子什么。

想想看,作为成人,我们都还是从生命之中学习。生命本身就是最伟大的老师。然而,从生命中学习的能力是从十五、十六、十七岁才开始的。到了这个年纪,人们才直面这个世界,可以直接从世界中得到学习。在那之前,我们在教室里面对的老师就是世界。孩子想要了解的是老师,孩子想要去爱的是老师;透过老师,孩子变得热爱学习。老师要把世界上的事物带到学生的眼前。从七岁到十五岁,人与世界之间有道鸿沟。而教师为我们架了一座桥跨越那个深渊。

不了解生命带来的礼物、只执着于自己被灌输的“文法要怎么教、自然历史怎么教、其他科目又怎么教”因而变得迂腐愁苦的人,不关心当代困扰、迷惑着人心的议题,这样的教师真的能在七、八年的中小学阶段里正确地刻画出世界的样貌、传达给孩子吗?我们需要重新认识人性,重新探究人类本质。整个学校必须出于这样的新认知而发展出新的热情与渴望。

在我们的师资预备课程里,我一直存心的也就是:如何深刻地认识人性,以使我们能够顺着人性本质去教,把孩子送进生命的领域里。

我们为着更人性化的社会而努力,需要的第二样事物是教师对待学生的社会性态度。这是对人类的一股全新的爱——意识到在教师和学生之间流动着的力量。若教师没有以充满生命力的方式进入教学的艺术里,这股力量就不可能存在。

每个人都同意画家必须学昼,音乐家必须会操作一项或更多种乐器,而建筑师要学建筑。我们设定了一些要求规范这些艺术家。我们也要对教师有这些要求,他们要成为真正的人类艺术家。我们必须严肃看待教师这份工作。以此之故,我们必须知道,现今的任何教育学或教育方法都无法启发教师,除非我们彻底去研究、认识人类。我们必须找到我们对人类的认识,师生之间的关系才能注入全新的爱。我们的目标是教师必须在他们的领域里成为真正的艺术家。

许多事情都有帮助。若一位老师进入教室,而学生对他反感或怀抱敌意,并持续了一整年,那么学生一定没办法好好进入学习,因为老师的所言所行都令他们不悦;另一位老师只不过进入教室,就只是在那儿,就能与学生连结。是什么造成这样的差异?让学生留下负面印象的老师来到学校工作,让我们这么说吧,只是为了谋生,为了糊一口饭。这样的老师只能在表层上渗透,也仅能勉强驱策学生,他们和学生一样不情不愿地到校,放学时和学生一样心喜。这样的老师只是机械性地在做这份工作。

我不意外,今日大多数的老师以机械化的方式看待自己的工作。他们对人类的理解来自死的科学,那是由过去三、四个世纪工业化、国家主义和资本主义的生活世界而来的。这样的科学已带来一种死的教育,至多就是一种苦涩、愁思、忧郁的教育。我们努力着认识人类的本质,为了想在华德福学校里创造出教学的艺术。这种看待人类的视野、这种对人性的理解深深穿透一个人,这样的认识本身就足以带来热情、激发灵感与爱。我们的目标是,在头脑中对人类的认识也要充满在我们的行动和感受中。真正的科学不是像今日所传授的那样只是死知识,真正的科学会注入一股爱在人类之中,使人真正爱着这样的知识。

我们在开学前为教师们预备的课程就是要把对人类、人性的认识带给老师们,他们将要照顾各位的孩子。这样对人类的了解、这样对成长中儿童的认识应该充满每一位老师,使得他们的教学之中流溢着一股爱。为了回报老师所给予的爱,孩子之中会生起力量、涌出意志,使他们能够更容易吸收老师要他们学习的内容。正确的爱——不是过度保护的爱,而是真正的爱——注入于老师在教室里或是在其他教学活动中的作为,这决定了孩子是否能顺利学习或是适应不良,决定了孩子得到的教育是好或坏。

第三样我们希望带给孩子,因此要在教师身上培养的是意志力,要让教师知道如何在孩子面前展现意志。我们想培养意志力,因此要让孩子在相当早的年纪就接触艺术工作。大多数人都不理解意志与工作之间的秘密连结,在童年时期的绘画、涂鸭、音乐及其他艺术活动中可以建立两者的适当联系。当孩子有机会这样接触艺术时,对他们是很有益处的。

孩子在生活中学会读与写,这是我们想达成的事。我们不会拘泥形式要求每个孩子写的字都看起来一样。他们必须把字当成抽象物去学习,就好像欧洲人初抵美洲大陆时,原住民看到字一般。不正是这样吗?欧洲人把北美印第安人摧毁殆尽、连根拔起。最后一位印第安酋长说,白人来到北美洲大地把深皮肤的人和他们所代表的一切踩在脚下。“深皮肤的人拥有一些白人所没有的优势”,这位酋长说:“我们没有白人那些在纸上的小恶魔。”我想说,老师出于食古不化、狭隘思想而画在黑板上要孩子照抄的那些东西,对今日的孩童来说就是小恶魔。我们可以从生命中汲取所有教材。若我们做得成功,孩子会更快地学会读与写。当我们透过生活来学习,当书写由绘画中发生,而不是凭空任意地开始,孩子能学得更快。同时,我们培育了意志坚强的人,等他们长人以后,能够回应生命投掷来的任务。

继续阅读:

给华德福学校家长的演讲1919.8.31(四之三)


【害羞的广告】《写给华德福家长的信》:集纳了海声张宜玲校长写给家长的108封信,购买入口

你可能也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你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语法: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