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给华德福学校家长的演讲1919.8.31(四之一)

我们深爱的孩子要如何适应与现在十分不同的那个社会?他们能应付人类所面对的、新的社会挑战吗?他们有能力贡献于成就新的社会,让未来的人能够有更加人性的、不同于现今的存在处境吗?

本文由“三元生活实践社”授权本站刊发,严谨转载

出自:鲁道夫‧施泰纳1919.8.31于斯图加特
中译:陈脩平
原载三元生活实践社

(一)期待新的社会秩序需要新的教育艺术

当莫特先生开始要为其员工子女设立一所学校时,他清楚的意图是要为这个艰困年代的人类做一些事。他选择的方法是要去疗愈我们的社会,这是最主要的目标。各位的心里都有这样的呼声——我们必须从自己经验的事况中开创出一些新的,我们所经验的是过去三、四个世纪以来在所谓的文明世界里的种种。而要开创出另一番景象,我们所需要的、最重要的能力是以不同的方式——透过教育和养育——预备好一个人去面对世界,这个意念也深深刻在各位的心版上。我们需要的是不受过去三、四世纪之流俗沾染的新方法,那旧有的方式已经达到其顶峰。

面对未来,我们期待一个与现今十分不同的社会结构。我们有权那么期待。我们满怀慈爱地望着孩子、我们的下一代,特别是我们作为父母的人,心中总是常有疑虑、不安。我们深爱的孩子要如何适应与现在十分不同的那个社会?他们能应付人类所面对的、新的社会挑战吗?他们有能力贡献于成就新的社会,让未来的人能够有更加人性的、不同于现今的存在处境吗?

每个人都觉得教养和教育问题在深刻的意涵上是关于更高层次秩序的问题。这在我们所处的现代——社会快速变迁与转化的年代——更是如此。回首过往,欧洲所经历的可怖时代,我们看到的是血流成河,敌对阵营里都是不满的人群,战争使得骨肉分离而人心碎裂,这些都是由于近代以来不自然的社会发展所致。当我们回顾这些时,内心涌出一股探问:“在最广义的看待下,我们要如何养育后代以使未来的人不会重蹈覆辙?”从这些悲惨和艰辛之中,我们必须体认到教育在重建人类社会关系上的重要角色。

我们听到许多人从原则方面在谈论这些事。然而,我们必须自问,人们是否以正确的方式谈论这些话题。今日,人们用上一些好听的词语在谈论许多事情。这些美丽的言词并不总是出于内在的坚定力量,也不是来自内在的真理,让这些话语的内容可以付诸实践。今日,来到学校并教育着我们孩子的人们提出种种意见和看法,他们说:“我们知道应该如何教养和教导孩子。我们应该以我们一直想要但一直不被允许的方式去教小核;那么正确的事就会发生。”说着这些话的人们背后,是那些培育教师的人。他们向我们保证:“我们拥有关于培育师资的正确观点。跟着我们吧。我们会把正确的教师人选送进世界,然后在教育里的一切事情就都不会有问题。”然而,观察现今的社会情况,我们想对这些老师还有老师的老师们大喊:“你们或许立意良善,但你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因为,除非老师们自承:“我们来自过去三、四个世纪所形成的传统。正是我们所受的训练把我们带向、走入现今的悲惨世界。”否则的话,没有什么能帮得了现代教育,没有什么能让现代教育提升到更好的境界。我们提供给老师们的只有工业主义、国家主义、资本主义,其余的一概不识。当然,我们培育出一批批教师进入现场,他们适应现今的社会条件,但这样的社会组成就是我们想要改变的。

这意味着,因为我们想要有所改变,想要转化现今社会结构的整个样貌,我们必须要有全新的教学艺术,并为这个艺术提供完全不同的基础!

从许多方面看来,今日教育的问题也是教师的问题。今日,当我们和那些想要成为教师和育人者的人们谈话时,常常感觉到一股很深的反社会性(anti-social)潜藏在人心中。我们谈论著未来的教育应该是什么样貌。这些未来的教师们说:“是的,我早就提出那些意见了。我们应该把孩子教养成有能力的现代人。我们应该让他们成为有用的人。我们应该不要花那么多心力在职业训练上,而是更多在教育全人。”他们谈论著这些,转身离去时,以为自己所想的和我们要的是相同的。但他们想的正好是相反的!

今日,反社会性的生活已经严重到人们用相同的词语表述相反的意念。这使得人与人之间的相互理解变得如此困难。真正思考着社会性的人会与满足于旧有传统的现代人有十分不同的想法。同样的,当我们试图在实务上去解决教育和社会的问题时,我们必须从根本开始、用不同的方式去思考教学和教育。有些人相信我们可以在传统教育方法的基础上去达成变革,我们必须想得和这些人不同。真的,我们必须更加透彻地思考、觉察,而不只是接受许多人相信的观点。除此以外,我们必须很清楚一件事:不可能在旧有的教育和科学方法中诞生出新的;教育和科学本身必须改变。

因此之故,我们在华德福学校开学之前提供教职员一系列的课程(译注:课程集结为《人的普遍智识》、《实用教学指引》、《与教师的讨论》)。我们拣选出来的教职员团队尽量是与旧有的教育系统有着最少牵连的人——有些人原本与教育事务的关联性多,有些人少。但是,我们也想找到有心、有志于社会与文化重建的人。我们想找的是有心、有志于奉献的人,把今日的孩童养育成未来的人类。

这间新学校的老师也必须在心中怀抱另一个信念,那就是我们只教符合人性本质的事物给孩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想要建立的学校是要真真切切符合人性本质。我们想了解的是在成长中的孩子之内住着一个发展着的人。我们想从成长中的孩子天性内去知道孩子作为一个人想要如何发展自身,也就是他们的天性、他们的本质要如何才能长成真正的人。

“这也是我们想要的”,旧的老师及师培讲师告诉我们。“我们总是想去教育人,例如,去考量到孩子的个别特质。”

是的,我们必须回答,各位已努力去训练孩童成为各位心中所认知的人类模样、去成为旧有的政治经济生活中所需要的人。我们对于“人类”这个概念无法做任何事;而未来的人们不会知道或者也不想知道要怎么面对、处理人类。我们需要从根本上的变革。

继续阅读:

给华德福学校家长的演讲1919.8.31(四之二)


【害羞的广告】《写给华德福家长的信》:集纳了海声张宜玲校长写给家长的108封信,购买入口

你可能也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你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语法: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