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关于“Anthroposophia”/”Anthropo-Sophia”和 “Anthroposophie”起源,历史和含义的简要综述

“Anthroposophie”是一门科学,用以描述以物质世界为起点来发现灵性世界的方法论,从而将人类的思想与灵性世界重新联结在一起。因而,鲁道夫·施泰纳将“Anthroposophie”的科学论述更多视为真实灵体Anthroposophia女神的一个映像。

英文:许星涵
翻译:郝婉淇

编者注:本文是许星涵老师为回应“华德福翻译研习群”老师们的问题而专门整理而成的,经由婉淇翻译(中文)、星涵老师校对,我们公开刊发,希望能有益于社群(尤其是翻译以及阅读外文版本施泰纳著作的朋友),如需中英文对照版本,请点此下载。

词源

anthropos[ἄνθρωπος] :古希腊语,意为“人”、“人类”

sophia[Σοφία]:古希腊语,意为“智慧”

♦ 进一步解释

这个词后来演变为神的女性面向(女神),智慧女神索菲亚。从这个意义中来说,它也被用于表示起源之母(德语:Urmutter)或世界之灵(德语:Weltseele)

在中欧对于基督教的历史研究/论述中,索菲亚就被描述成为/作为/被看做是为上帝之子入世而做环境的准备之神。

另外一个灵体,也为上帝之子入世而做出准备的,是佛陀。

佛陀与索菲亚本质区别是,出现在世间的佛陀,入驻进一个特定人身中,而索菲亚并没有。因此,两者有着不同的能力与任务。

另外的帮助人类与思考之光(亦与索菲亚联系在一起)联结的灵体是在天使階层中的第三階层(最底的)中最高级别中的天使(人智学中的名称为Spirit of Personality 人格之灵,[德语:Geist der Persönlichkeit],希腊语:Archái),在中欧基督教历史研究/论述中名为Michael,米迦勒。

米迦勒与索菲亚的本质区别是,米迦勒属于天使级别第三階层中的天使,作为天使,他参与三级九层中所有天使长期的发展。索菲亚不从属于这个等级体系中的天使,你可以说,索菲亚围绕着他们,或者处在階层 ?所有天使内外部所有地方。所以,索菲亚和米迦勒有不同的任务。

请留意:宗教和灵性科学(人智学)谈论相似的对象,可两者(宗教和灵性科学)有着完全不同的目标。例如,在华德福教育的领域中谈论索菲亚或者米迦勒完全不是谈论宗教或试图传教。

Anthroposophia一词历史

中世纪以来,中欧已有诸多神学家、哲学家和科学家使用此名称,如:

  • 托玛斯·沃恩(约1621-1666),英格兰
  • 阿格里帕·冯·内特斯海姆(1486–1535),德国
  • 伊格纳茨·特罗勒(1780-1866),瑞士
  • 约翰·戈特利布·费希特(1796-1879) ,德国
  • 鲁道夫·施泰纳(1861-1925),奥匈帝国、德国、瑞士

上述中的每一位都强调了Anthropo-Sophia人类-智慧女神或Anthroposophia(合成为一个词)的不同的一面。那么共同点就是,这些先哲都将她视为一个有生命的存在体,一个真实的灵体,伴随人类且帮助人类找寻到与真正智慧的鲜活联结。因此,实际上智慧被视为有生命的存在者:一个人,一个我们可以,像和身边其他人类联结那样与之联结的存在体。

中世纪人类的意识仍更多地与灵性世界联结,所以人类非常自然地将Anthroposophia(人之智慧女神)视为一个灵体。只不过是后来,当人类意识越来越注重物质世界之后,人类失去了与灵性世界联结的能力,而这份能力在过去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也从那时起,智慧便被视为对灵性世界基于假设的科学研究之结果,也因此被“Anthroposophie”(英语:anthroposophy;人智学)一词所取代。

19世纪末20世纪初,鲁道夫·施泰纳将两者联系在一起:

他谈及作为真实存在的灵体Anthroposophia女神,她帮助人类与思考和灵性世界重新联结。Anthroposophia女神抱有思维之光(德语“leuchtendes Gedankenlicht”),在施泰纳先生的全集中搜寻,便会发现他并没有经常用这个名字(GA 全集211, GA全集221, GA全集260, GA 全集265),此名字像是神圣的生命,一个很少被用到的圣名。

相反的,施泰纳先生几乎一直用蕴含现代科学理性的术语“Anthroposophie”(英语:anthroposophy;人智学)来作为“灵性科学”的同义词(德语:Geisteswissenschaft)。“Anthroposophie”是一门科学,用以描述以物质世界为起点来发现灵性世界的方法论,从而将人类的思想与灵性世界重新联结在一起。因而,鲁道夫·施泰纳将“Anthroposophie”的科学论述更多视为真实灵体Anthroposophia女神的一个映像。

“人智学”这个词其实自从16世纪以来一再地为德意志与奥地利之哲学家、神学家与心理学家所使用,并非鲁道夫·施泰纳之新发明,而是施泰纳在此有意识地采纳当时灵性潮流而继续发展的。


发起/参与讨论

读完此文,意犹未尽或者有话想说?邀您前往Steiner咖啡馆坐坐,分享观点寻找资源答疑解惑

【众筹】为华德福社群的下一个未来,支持HiWaldorf重新出发!前往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