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对孩子说真话,说“诚实正直”话

Little girl having meal with mom in restaurant

编者注:本文系“父母成长营纪实(2008年12月09日)——语言中的思想-语言的艺术”系列之:对孩子说真话,说“诚实正直”话 部分的内容。

本文由“石山书院”及作者共同授权,严禁转载

演讲:诗婷老师
整理:宥桦老师
原载石山书院

从“很好”到“难吃死了”

施泰纳强调要对孩子说真话,我来了书中则要大人学习说“诚实正直”话。我想起我和一个亲戚孩子的对话,这孩子当时大概国中一、二年级,我们开车送他回大甲,随口聊聊大甲的餐厅,这时正好路过一家餐厅。

他说:“这家我们有去过,我爸爸妈妈带我们去的。”

我接着问:“你们觉得好不好?”

他回答:“很好啊!”

我:“真的喔,有你和妹妹喜欢的菜吗?”

他:“反正去餐厅吃就那样啊。”

来回几句对话后,他最后说:“其实那家难吃死了!”

他下车之后,我想着国中孩子普遍有表达的困难吗?还是他跟我聊天会紧张?对一家餐厅的描述从“很好”到“难吃死了”是很大的落差耶。

后来当我接触到语言的心灵品质这样的概念时,我又再想起这件事,我进一步推测这孩子家里做生意的环境也许造成了一些困扰,他妈妈向来要求孩子要对客人说好话,有时母子还因此关系紧张,孩子生气妈妈要他说的根本不是真话,妈妈生气孩子对客人没礼貌还摆臭脸,也许长久累积,这孩子学会了先说好话但不一定是真话的行为模式,但对于到底该如何说出自己想说得话,这孩子面对着难解的内在冲突。十年前娃得福曾有一对经营珠宝店的家长,有一次妈妈认真的告诉我,她和先生决定在孩子上高中前不会再让孩子进珠宝店了,他们从孩子童言童语地描述中发觉珠宝店实在不是个孩子的地方,珠宝店里钱来钱往金额往往都很大,店里的人际关系、语言内容太复杂,他们不想让孩子误以为赚钱很容易,更认为孩子无力消化店里客人的百种人生价值观。

今天晚上已经煮好馄饨面了,接了孩子却还问:“今天晚上吃馄饨面好不好?”

娃得福还推行语言三不政策。

第一不,不乱问“好不好”。比方今天晚上已经煮好馄饨面了,到学校接了孩子却还问:“今天晚上吃馄饨面好不好?”这是制造沟通困难,因为我们其实无法提供“不好”的选项,更恰当的说法是“今天晚上要吃好吃的馄饨面喔!”男女朋友吵架也经常出现这句“你不要再跟我讲这个问题了好不好?”结果气头上的ㄧ方回嘴:“不好,我偏要讲。”唉,吵得更凶了。好不好真的不要随便加在句尾,特别是有时候根本没有选择的空间。有一天我在医院的候诊间,一个孩子嚎啕大哭地从问诊室走出来,妈妈在一旁用安慰的语气说:“不要再哭了好不好,等下只要打一针,一针而已好不好,打一针没有关系啊,打完针你就会舒服了好不好…”那孩子直说不好,甚至越哭越烈,所以说养成不乱问“好不好”的语言习惯,一定会使沟通更顺畅。

你为什么玩水?你讲都讲不听,还顶嘴,真是太不像话了

第二不,不乱问“为什么”。不乱问为什么的心得来自餐厅里的ㄧ个小故事。常常一到餐厅服务生就送冰水,孩子们尤其喜欢有冰块的冰水,他们喜欢冰块水多半不是想喝,而是想玩冰块,最好圆形冰块的中心先融化,还能得一只冰戒指。有次邻桌的孩子正在玩冰块,一会儿用吸管捞冰块,一会儿又用手指头捞冰块,再来这杯水倒那杯,那杯水再倒到这杯,忙得很。

邻桌的爸爸说:“你为什么玩水?”

小孩:“因为水很好玩。”

爸爸:“你为什么水这样倒来倒去?”

小孩:“嗯…水倒过来倒过去有铿铿的声音。”

爸爸声音拉高:“玩什么水!你为什么把手指都放到杯子里了呢?”

那孩子紧张地看着爸爸,小嘴巴好像还不断地想说明水真的很好玩,这爸爸最后把水移开,生气地丢下一句话:“你讲都讲不听,还顶嘴,真是太不像话了。”

有很多幼稚园阶段的孩子对于“为什么”的反应和大人预期的不同,仔细想想,当大人问为什么时,经常不是真的想探询原因,而只是以为什么来表达对一件事不认同。就像刚刚的那个例子,那爸爸真正想说的应该是“请不玩水”,行动上也可以更早就把水收起来,他一连串的问话,在我看来他儿子可是很认真的答话,但孩子八成很困惑、很挫折,因为爸爸还说他顶嘴、讲不听。

她不能说直述句,好像男尊女卑的文化残存, 直述、肯定的句子表示命令,而一个卑微的女人怎么可以命令别人呢?

第三个不,不乱用否定疑问句。否定疑问句是个复杂的句子,因为复杂常使讯息不清,甚至制造不必要的情绪。我印象深刻的是阿嬷和我的对话,我开着车,她在一旁说:?你怎么不开另外那一条路呢?刚刚那边在等红灯,你怎么不干脆弯去走小路呢?喔,这部车的烟怎么这么黑,你怎么不换车道呢?这部车开太慢了,你怎么不超车呢?你怎么没先听路况广播呢……?她的话里都是“你怎么不”。很多年的观察之后,我发现似乎在她的语言里,她不能说直述句,好像男尊女卑的文化残存,她不能以直述、肯定的句子表达,因为那表示命令,而一个卑微的女人怎么可以命令别人呢?于是她连关心的话也得这么说:“天气冷了,你为什么不加件衣服么?怎么还不换冬被呢?都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去睡觉?你为什么作业写完不先整理书包呢?”有时候连续的“你怎么不”让人受不了,最冤枉的是明明想表达关心,却给人一直在检查的感觉,好像这也没做、那也没做。

他们不会自动翻译出“我这样一直玩门,门会坏掉,所以‘不可以玩门了’。”

后来我开始留意阿嬷的语言模式,那追查甚至像是台湾女性意识的考古,我发现她的语句和我大大不同。她的否定疑问句其实经常制造她与人沟通的困扰,她有时无奈地看着我,我也努力练习改变自己,听懂那些容易让我误解的话。有一天,有个孩子玩起厨房的门把,那是学校拓宽前的事了,旧厨房门把不是圆的喇叭把手,是长长的横杆式把手,那小朋友反覆的拉门把,像在拉电动玩具拉杆似的,不断制造出声响,阿嬷想请他停止就说:“你这样一直玩我的门,我的门会被你玩坏掉。”阿嬷说完就走了,这小朋友先是停了一下,接着又开始拉,我赶紧牵起他的手,带他去做别的事。后来我在心里重覆阿嬷的话“你这样一直玩我的门,我的门会被你玩坏掉。”哇!这是直述句耶!不过这种句子对孩子来讲显然还是太难,他们不会自动翻译出“我这样一直玩门,门会坏掉,所以‘不可以玩门了’。”还有,孩子常常把东西弄坏,本能上他们并不介意,甚至觉得东西坏掉很自然。

当我们说某件事不可以做的时候,同时要导引出另外一件可以做的事

我想我把我这几年和小孩说话的心得交给大家了,说温暖的话,说诚实正直的话。

书嫺妈妈:听起来就是要少说不要怎样、不要怎样,要做的就是要说直接而肯定的话。

诗婷:对。要说直接、肯定的话,说温暖的话。

书嫺妈妈:所以要先自己搞清楚,比方就说:『请不要玩门了,我不喜欢我的门被你玩坏。』

诗婷:对,这样说很好,甚至更简单,只说:『请不要玩门』。

书嫺妈妈:“他们常常接着问为什么,怎么办?”

诗婷:“那就赶快带他们离开去做下一件事,特别对孩子,解释为什么并不是必要的。”

书嫺妈妈:在家里有时候有一点困难,炒菜炒到一半只能隔空喊话,你不要玩门了,不太可能火关掉,然后带孩子到旁边玩,那菜就黄了。

诗婷:“没关系,我们不用每次都一百分,重要的是我们都让自己的教养语言更有效,也更有品质。年纪越小的孩子,成人给的语言除了要简单清楚,更需要直接以行动来引导,尤其当我们说某件事不可以做的时候,同时要导引出另外一件可以做的事,否则孩子接收过多的不可以、不可以,他的意志力发展反而受损。”

有小宝宝专用杯耶,我们赶快去喝一杯吧!

当我们和孩子的意志相左时,一定要善用转移的技巧。有一天,我和先生带着女儿去买东西,我们准备离开,依仁就是不肯,我的眼睛瞥见这家小店门口有个可爱的奉茶桌,纸杯还是小Size的,最能掳获孩子的心了,于是我不再对依仁重复:“我们要回家了,猫咪在想我们了。”我改口说:“咦,那里有奉茶耶,而且有小宝宝专用杯耶,我们赶快去喝一杯吧!”喝完一小杯,她很满意,也忘记刚刚不想回家,我顺势说:“我们赶快回家,告诉猫咪这里有奉茶,今天洗澡你还有新玩具喔。”

我做动作从口袋拿出一枚隐形铜板,你拿这个铜板去投币,皇后椅就会摇了

诊所外的投币电动车应该也给大家出过一样的难题吧!依仁从诊所走出来,又不想回家了,因为想坐电动车,目前为止,我还不曾投币,刚好依仁也没见过别的孩子投币。我们的玩法是我抱她上去,然后快快地吸引她再换下一部、下一部,每台车都坐过之后,我带着轻快的语气说:“快点、快点,妳的车上有皇后椅,那也是摇摇车喔。”我做动作从口袋拿出一枚隐形铜板说:“你拿这个铜板去投币,皇后椅就会摇了。”


发起/参与讨论

读完此文,意犹未尽或者有话想说?邀您前往Steiner咖啡馆坐坐,分享观点寻找资源答疑解惑

【众筹】为华德福社群的下一个未来,支持HiWaldorf重新出发!前往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