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关于书写的优美的再次学习与反思 ——再次回应台湾陈琪莹老师并致以诚挚的谢意

编者注:昨天起床,就收到了陈琪莹老师四千多字的回复文章,让我惊讶于她的写作速度——一切都了然于胸,而只是说出来而已。然后我将文章刊发,也发给文冰老师一份;然后到了晚上,就看到文冰老师说:“今天寒露,爬

专栏

字写得优美与否不那么重要么?——兼与陈琪莹老师商榷

我要问的是:汉字的书写优美与否,作为一个中国的孩子来说真的不重要么? 撰文:2016年10月4日 首发:玄鸟书屋(微信公号) 【上图:我们书屋专注书写的小朋友,能否从她优美的身形中看到那根贯通天地的线

专栏

两不相谢 各自逍遥(教师节祝词)

什么灵魂工程师,什么园丁,蜡烛,什么鞠躬尽瘁,见鬼去吧。很久很久以前,民间的智慧已经向众生昭然若示:师父与徒弟“两不相谢”,不过是“彼此皆扶持也”,最终各修成各的“果”。 编者注:本文原标题为《《玄鸟

专栏

努力找到自己的教学法

光在前方——对于我来说,教育中的这光是人智学帮助我拂去迷雾后才窥见的——明知道这一生都难以真正抵达,却充满渴望,奋力朝向祂,以踉跄的姿态,无数次的跌倒,难堪,憔悴,然后,幸运的话,也许我就能找到属于自

专栏

天命何为?

正如黄宗文老师在家长会上的分享:华德福教育是一种哲学理念,无论它多么美好,当它遇见每一个孩子的时候,它仅仅是一种理念。同理,对于老师也一样,再美好的理念和每一个老师相遇的时候仅仅是一种理念,如何运用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