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注定快乐国家中的小生境:委内瑞拉的第一所华德福学校

玻利瓦尔有一句关于教育的话被人们经常引述: “国家成就伟大的速度取决于他们教育进步的速度。“

本文由HiWaldorf组织翻译、首发,如需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

作者:托马斯·维尔德格鲁伯  翻译:车前子
原载今日华德福网站  2014年9月

在委内瑞拉的首都加拉加斯,一群家长正着手推动华德福学校的公立化。近期,许多大学都在讨论“教育中人文主义的回归”这个话题。 所以时机恰好,我在2013年的秋天去了委内瑞拉以支持这种风潮。

2014_07_wildgruber_07

“一个国家,一颗心,一个幸福家园。 社会主义长存!” 委内瑞拉社会主义统一党的联合社会党用大大的字母写的横幅欢迎抵达加拉加斯机场的旅客。在行李大厅,可口可乐公司五颜六色的海报在跟大家打招呼:“你注定要快乐” 。但是,从特权的政治统治阶级到那些依靠石油补贴过日子的温顺穷人,夹在中间的中产阶级是一群最难感受到幸福快乐的人。所以,他们尝试去创造一些自己能够发挥力量的空间 ——比如, 努力为孩子实现一种不同的学校教育。

从1998年到2013年3月乌戈•查韦斯去世,人们认为是他和他带领的联合社会党为国民带来了福祉。 所以,社会主义仍是查韦斯主义。几乎在加拉加斯的每个街角,我看到这样的口号“查韦斯没有离去,更多查韦斯活在我们中间” 。政党已经把他高举为圣徒,与耶稣的像并列印在崭新的海报上,看上去栩栩如生,上面写着:“今天、明天、直到永远,他都是21世纪的解放者”。因此,人们把他看做与委内瑞拉的民族英雄西蒙•玻利瓦尔同样的伟大人物。玻利瓦尔有一句关于教育的话被人们经常引述: “国家成就伟大的速度取决于他们教育进步的速度。“

加拉加斯是一个与其他许多拉美城市类似的大都市:乱糟糟的现代化,基础设施缺乏,每天堵车,棚屋随处可见,但是,晚上很少见到乞丐和小贩在交通路口停留或无家可归的人流落街头。富人在这个国家公开的炫富,开着自己的豪华轿车,住在豪宅,并有乡村俱乐部。他们把孩子送到昂贵的私立学校。穷人生活在城市郊区的“地方行政区” 。在那里,政府给他们补贴食品,廉价的电力和汽油。当地人说,这是为今后的选举收集“点数”。 而中产阶层需要去面对和适应物资短缺、暴力和盗窃、以及控制私人投资和的个人倡议的官僚主义。

委内瑞拉的石油财富掩盖了一个悖论,即被当做头号敌人的资本主义巨头美国,由于气候得天独厚而很容易自己自足,在成为委内瑞拉最大的石油买家的同时,也是委国最大的基本食品供应国。因为石油交易,委内瑞拉的国家机关富得流油。官僚主义和政治专断压制一切的国民经济发展,导致经济停滞不前。已经意识到这一点的人是那些受过教育的中产阶级,他们能够看到事件之间的关联性,并一直努力去引起改变。由于他们在政治上被排除在外,他们建立了自己的文化小生境。

2014_07_wildgruber_08

我遇到一群已经研究施泰纳的文章和人智学了好几年,想在他们的国家开始尝试人智学的农业和教育的人们。我们在安德鲁贝罗天主教大学讲课时,有25位非常感兴趣,积极性很高的听众参与课程。一个主要由教师组成的10人团队,现在正在寻求华德福教育方法的基本培训,并在拉丁美洲寻找支持他们这一新运动的教师。


【投稿须知】想要投稿?想要发布招生、招聘、培训及工作坊信息请进

You Might Also Like

One comment

  1. 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