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期故事课程A班

#巴勒斯坦之歌

<巴勒斯坦之歌,乐器或哼鸣>

距今回溯千年的岁月,遥远的西方黄昏诸国的教皇和皇帝,号召各国人民从回教徒手中夺回圣地耶路撒冷。
响应此号召的许多王侯和骑士向东方的圣地进发,他们在耶路撒冷看到的是悲哀的战乱和痛苦的人们。
一次,一个骑士被一支流箭射中倒下了。被射中后,他高喊一声,但没有人听见。夜幕降临,星星开始在空中闪烁。
骑士苦闷朦胧地看着星光,心想。“如此,我的生命将要结束,应是被那颗星召唤吧。”
骑士静静地闭上了眼睛。
这时,骑士感觉似乎有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头,他听见陌生语言的命令声和几人跑来跑去的声音。然后骑士感到自己被抱了起来,但他再也没力气睁开眼睛了,就这样失去了知觉。

<巴勒斯坦之歌,乐器或哼鸣>

不知过了多久,骑士醒来发现自己躺在柔软的地上。芬芳的气息包裹着他,十分舒适。而不可思议的是,伤口的疼痛已经完全消失了。
就在这时,一个人影走近了。
“您的身体如何?”
虽音调有些奇怪,但确是骑士能理解的的语言。
“您是?”
“我是安拉的……”
骑士有些戒备。
“您知道我乃是基督徒吗?”
“当然,看您的盔甲就知道了。”
“那为何要帮我?”
“人的生命是宝贵的”
“即使是异教徒的身体?”
“神不会区分人。”
“但您的神和我的神是不同的神”,
“真是如此吗?……但这样的问题以后再说,请再休息一下,您的身体暂时需要休息。”
直到他恢复了健康,骑士才知道他是萨拉森人的国王。
阿拉伯国王举止优雅,言谈温和,智慧渊博。
骑士为前几天的失礼道歉。
“我对此前所说的话深感抱歉。”
“您不用在意。”
国王微笑着说。
从那以后,他一直呆在王宫里,直到完全痊愈。二人谈论着神与信仰,进行了剑和马的较量。然而,在祖国享有文武美誉的骑士,无论在语言中还是在马背上,一次没能超越高贵的伊斯兰国王。

<巴勒斯坦之歌,乐器或哼鸣>

不久,离别的时刻就到了。
王设宴庆祝西方友人启程,亲自弹琴歌唱。讲述着使人的耳朵惊叹愉悦的故事,提供让人的眼睛和舌头享受的食物和饮品。
骑士带着许多世间罕见的故事和诗歌回到了黄昏的国度。其中几首超越了许多个时代,一直流传了下来,而这正是我们所讲述着的。

<巴勒斯坦之歌,歌唱>

二零零二年 塔卡
为了追求超越民族和宗教的、真正的人类之爱…
以在第三次十字军中,撒拉丁和理查德一世的相遇为蓝本

地中海东部沿岸有一个叫巴勒斯坦的地方,这里大部分在现在属于以色列。以色列虽大部分人是犹太教,但也是阿拉伯和伊斯兰各国,在领土和宗教方面争论不休之地。
话说回来,这个地区及其周围,也就是现在被称为中东、以前被称为美索不达米亚和埃及的地方,有很多不同的民族混杂在一起生活,守护着不同的文化和传统。他们在向不同的神祈祷的同时,互相尊重共同生活。
当然也会发生战争。但在战斗中,正如在这个的故事里一样,双方都没有失去对对方礼节。
很多歌和故事,还有数学和医术都是从阿拉伯国家传到欧洲的。学问和艺术没有国界,也没有歧视和迫害。

巴勒斯坦之歌

中古高地德语-现代德语-汉语(网上)-日译中

Nû lebe ich mir alrêrst werde,
sît mîn sündic ouge sihet
daz hêre lant und ouch die erde,
der man vil der êren gihet.
Nû ist geschehen, des ich ie bat:
ich bin komen an die stat,
dâ got mennischlîchen trat.

Nun erst lebe ich mir würdig,
seit mein sündiges Auge
das hehre Land und auch die Erde sieht,
die man so vieler Ehren rühmt.
Nun ist geschehen, worum ich immer bat:
ich bin an den Ort gekommen,
den Gott als Mensch betrat.

我罪人的双眼
看到圣地——这充满圣恩之地
那刻
生命才有了意义
良久的祈祷终得回应
我终于到达
上主俯身为人之地

在我罪孽深重的双眼能够睁开之后
此乃初次体验。
在荣获各种赞誉的这个国家这片土地
我所期望之事,当下正在发生。
在这我来到的地方,神成为了人。

 


【投稿须知】想要投稿?想要发布招生、招聘、培训及工作坊信息请进

You Might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