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期故事课程A班

不来梅镇的音乐家

很久以前,有个男子养了一头驴。

多年来,驴子一直任劳任怨地将大麦一袋袋搬运到磨坊,但最近它已没了力气,越来越帮不上忙了。主人因此开始觉得,比起给驴子吃饭浪费食物,倒不如把它给处理掉。当驴子发现形势变得愈发可疑之时,立马就逃走了,前往不来梅镇。它心想,如果去了不来梅镇,一定能成为镇上的音乐家。

嘿哟吼 呀咿吆吼

嘿哟 嘿哟 呀咿吆吼

走了一会儿,驴遇到了一只趴着的猎犬。猎犬此时像是在跑了很远一样,筋疲力尽地喘着气。

“喂喂,你怎么这样呼-呼-地喘着粗气呢?这位捕猎的大哥。”

 (驴子问道,狗回答说。)

“啊,因为我上了年纪,一天比一天虚弱,再不能去捕猎了,主人说要杀了我。所以我赶紧逃了出来,可从今往后,我该怎么活下去呢?”

“好啦” 

驴说。

“我要去不来梅镇,成为镇上的音乐家。你想和我一起做音乐吗?我会弹琉特琴,你可以打太鼓。”

狗高兴地点点头,他们沿着这条路继续往前走。

嘿哟吼 呀咿吆吼

嘿哟 嘿哟 呀咿吆吼

肚子饿得咕咕叫,喘气呼-呼-,连脚尖都变成了圆木头

就算如此还要去 布莱梅镇

嘿哟吼 呀咿吆吼

嘿哟 嘿哟 呀咿吆吼

不久他俩遇见了一只猫。猫看起来好像被雨淋了三天一样凄惨。

“喂喂,你这都经历了些什么啊,怒气腾腾的吹胡子先生?”

 (驴问道,猫回答,)*

“连命都快保不住的时候,谁能开心得起来。我老了,爪子也钝了,比起到处去追老鼠,在壁炉旁躺着可是舒服多了。女主人都看在眼里,就想把我按进水里溺死,我拼着这身子逃了出来。可是,从今往后我该怎么办,该去哪呢……”

 “我们一起去不来梅镇吧,你应该很擅长夜曲,肯定能成为镇上的音乐家的。”

猫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决定和他们一起去。

嘿哟吼 呀咿吆吼

嘿哟 嘿哟 呀咿吆吼

肚子饿得咕咕叫,喘气呼-呼-,连脚尖都变成了 圆圆的木头

就算如此还要去 布莱梅镇

嘿哟吼 呀咿吆吼

嘿哟 嘿哟 呀咿吆吼

驴琤琤(chēng)地拨动琴弦,狗咚咚地敲响太鼓

猫则喵—地奏响小夜曲

嘿哟吼 呀咿吆吼

嘿哟 嘿哟 呀咿吆吼

不久三个逃亡者路过一户农家。就在这时,在门柱上的一只公鸡,用尽全力叫了起来。

 (驴招呼它说)。

“你的叫声真是能深入骨髓呀,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这时公鸡回答说)。

“我可是好心预告好天气呢……因为今天是玛丽亚大人洗好了幼年基督的衣裳,要晒干的日子。可明天周日有客要来,毫无怜悯之心的女主人,居然对下厨的女人说要把我煮成汤喝,让她就今晚割掉我的脑袋,于是我趁自己还活着,赶紧竭尽全力地叫。”

“瞧你说的,红冠老兄,不如和我们一起去不来梅镇吧。去哪儿不比死掉好呢。你声音这么棒,和我们一起组乐队,定能马到成功!”

公鸡非常欢喜,四人一起出发了。

嘿哟吼 呀咿吆吼

嘿哟 嘿哟 呀咿吆吼

肚子饿得咕咕叫,喘气呼-呼-,连脚尖都变成了 圆圆的木头

就算如此还要去 布莱梅镇

嘿哟吼 呀咿吆吼

嘿哟 嘿哟 呀咿吆吼

驴子琤琤狗咚咚 猫则喵—地奏响小夜曲

这时候公鸡飞上了天 喔哦哦哦地加入进来

嘿哟吼 呀咿吆吼

嘿哟 嘿哟 呀咿吆吼

可四人无法在当天就到达不来梅镇,来到一片森林之时已经日落,于是决定在那露宿一晚。驴子和狗趴在一棵大树下,猫爬上树枝,公鸡飞上了树顶。那里是最让人安心的地方。公鸡在入睡前,再次环顾四周。然后它注意到远方好像能看得到些许灯光,就向伙伴们喊道,

“喂—,我看到那边有灯,不远处肯定有人家。”

(驴说)

“那我们就再努力努力,去那吧。在这里睡可称不上舒服。”

(狗也说)。

“要能找到些还有肉的骨头,我可就太满足了。”

 (还有猫)

“我也想在一个更温暖的地方睡觉。”

就这样所有人都爬了起来,开始朝看得见光的方向走。很快,灯光愈发明亮,眼看也逐渐越来越大,终于来到了点着耀眼灯光的盗贼之家跟前。

最高的驴靠近窗户,向里看去。

“你看见什么了,灰毛老大?”

(公鸡问,驴子答道。)

“要说看见什么了,看见一张铺着干净桌布的桌子,上面摆满了看起来非常可口的食物和饮料。盗贼们坐在桌边,随心所欲地大吃特吃。”

 (公鸡说)*

“这不正是为咱们量身定制吗?”

 (说完,驴子也说)。

“没错,没错,原本就该是咱们坐在那儿!”

 (如此回应。)

于是四人头靠着头,讨论如何才能将盗贼们赶走,终于想出了个办法。

驴子将自己的前蹄放到窗台上,狗跳上它的背,猫再爬上去之后,公鸡飞了上去,停在猫的头顶。

如此,在一个暗号之后,四人开始齐声演奏音乐。也就是说,他们大声喊着,驴子叫着嗯昂,狗则是汪汪,猫叫着喵—,公鸡打鸣喔哦哦哦。紧接着他们破窗而入,大声地叫喊着冲进了房间。 ·

嘎啦嘎啦咔响!嗯昂!汪汪!喵— 喔哦哦哦!…

“哎呀!”

盗贼们十分吃惊,哆嗦着说,

“有怪物袭击啦。咻——!”

向森林中四散而逃。

现在,四个伙伴坐在餐桌旁,把剩下的食物吃了个干净。像是四个星期什么也没吃,贪婪地全都吃下了肚。

过了一会儿,四个音乐家吃完饭,熄了灯,各自寻找适合自己的舒适床铺。驴躺在稻草上,狗睡在门后,猫在炉灰温暖的暖炉上伸展身体,公鸡飞上了屋梁栖息在梁上。因为漫长旅途的疲倦,他们四个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午夜过后,盗贼们远远地看着屋子,发现在灯光熄灭后,就完全安静了下来,盗贼头目开口说。

 “咱们其实没必要这么害怕。喂,你,马上去探查探查。”

“啊,是!”

得到命令的小弟向屋子走去,到的时候,屋子里悄无声息十分安静。他偷偷溜了进去,想去厨房把灯点亮。这时,在黑暗中,闪闪发亮的猫的眼睛看起来像燃烧的炭火,因此他拿出硫磺火柴,想伸进炭火中点火。

猫可不喜欢开玩笑,它一下扑上了小弟的脸,吐着口水抓挠起来。小弟惊讶地急忙躲闪,想从后门逃走。睡在那里的狗跳了起来,咬上小弟的腿。

小弟跳进院子,经过粪堆旁时,驴用后蹄狠狠地踢了他一下。而公鸡因为这场混乱完全清醒了,在梁上大声叫了起来。

“ 喔哦哦哦——”

“救命呀——!”

小弟终于惊险地逃命归来,将事情的始末报告头目。

“老大!”

“发生了什么!?” 

“嗨,屋子里有一个恐怖的女巫,她对着我的脸吹气,还用长长的指甲挠我。还有一个男人在门后拿着刀子埋伏,突然就刺向我的腿,然后院子里的黑色怪物用木棍打我。最后,屋顶上的法官高声地下着命令,于是我赶紧回来了。 “

“法官说什么了?”

“给我,把恶人带上来哦!”(可以再改一下,喔哦哦哦的谐音)

“兄弟们,快跑!”

从那以后,盗贼们再也没有回来。 不来梅镇的四位音乐家非常喜欢这座屋子,都不想再离开了。

而这故事最后的传人,刚刚把它讲完了。

《格林兄弟、孩子们和家庭的童话》

塔卡日语翻译/故事重述

*括号里不用讲,而是通过改变声音来表达不同的动物。


【投稿须知】想要投稿?想要发布招生、招聘、培训及工作坊信息请进

You Might Also Like

发表评论